2005/1/26

「世界上的人都是面具人

心靈上戴著面具的面具人

只有對著一個深愛自己的人

知道這個人不介意自己的『醜樣』

才會把面具脫下。」(摘自一位朋友的日記)

戴給別人看的面具,總是最美的。不過, 因為我們知道這只是一副面具,所以它更美,也不太值得高興。不是嗎?從小到大總聽過不少人稱讚自己,但對於不 少稱讚,我們只會一笑置之,因為這些話只代表了對方不認識自己。也許,戴這幅面具久了,我們已感到累透;如果有一天,遇到不介意我們「醜樣」的人,我們願 意為他放下面具,與他坦誠相對。這些「他」,就是我們珍而重之的愛侶、好友、同路人……

不過,也許,在這幅面具之下,還有另一副面具。這一副,我們是預留給一位最忠心的觀眾——自己。每個人戴上這副面具,也許都是迫不得已的。

這幅面具的背後,埋藏了我們最深層的傷痛與渴望,埋藏了我們不敢重提的故事,埋藏了我們對自己的失望與憤怒,埋藏了每一個還未真正完結的過去……

特別,從小的教導,使我們都習慣了為自 己設下許多許多「應該」,習慣了做一個「好人」——好學生,好孩子,好信徒,習慣了凡事都積極樂觀正面理 性……那麼,也許,不知不覺,我們竟變得比任何人都介意自己「醜樣」,唯有戴上一副雖不算很美,但最少看起來四官端正的面具,我們才有勇氣與自己一起生活 下去。

認識自己,或許就是要認識這幅戴給自己看的面具。

只是,要認識這幅面具,又談何容易?也許我們不是不願意脫下,而是不知道從何脫下。

說得對,「只有對著一個深愛的人,知道這個人不介意他的『醜樣』,才會把面具脫下。」

是的,只有愛裡沒有恐懼,只有愛能遮掩許多的罪。

是的,我們都需要人的愛。

遇上願意深深愛自己、接納的人,能夠給 我們很大的勇氣,讓我們敢於觸摸自己,感受這副又硬又實的面具。不過,人的愛又總是有限的,更懂得去愛的人, 也會有失去耐性、受不住我們軟弱的時候。唯有祂,經歷過軟弱、無助、孤單、傷痛、死亡的祂;甘願降卑,與我們變為同等,為我們無辜受罰受死的祂;創造我 們、保存我們、永遠對我們不離不棄的祂,能讓我們初嘗真正無條件的愛。

這份愛,叫我們願意把一切放下;我們終於放下我們的刻意,忘掉我們不明白的,忘掉別人對自己的不好,忘掉人及自己加諸自己的傷害……我們知道這一切不會不留痕跡一筆勾消,但願意開始明白,擁有祂比執著自己的不解與痛楚更好。

到這天,我們終於脫下了面具,與祂一起起舞,舞出屬祂的天地。我們生出了憐憫,不再介意自己和他人的「醜樣」,不再高高在上指點自己和別人的不是,而是學習像祂一樣,住在世人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

2005/1/23

耶穌走進了我的生命快要十年了;但到那天,我才學懂把肩頭的重擔卸給祂,打開雙手,開懷地與祂共舞……

生於破碎家庭的我,自小習慣了照顧患精神病的媽媽,看守吸毒的爸爸。別人都說我堅強、成熟。信主後,我繼續努力照顧身邊的人,大家都稱讚我是愛心爆 棚的基督徒。直至某天,我發現原來「愛心爆棚」、「照顧眾人」只是我戴給自己看的面具。原來,面具背後,是一雙抓得很緊很緊的手,要抓住神和人對我的愛和 信任;是一雙憤恨爸媽,埋怨世界的眼睛;是那習慣了握緊的拳頭,無力張開手,讓人與我分擔生命的重擔。我拖著無力的身軀,呼喚著:「我累透了,還要撐到幾 時?」……

那一天,我崩潰了。我怨恨天父,「你對我太不公平了!你愛我?不要騙我了,我受夠了。」我要逃離天父的家。但那渴望被愛的心靈,離開了愛的源頭,就 一無所有。我留下來了,卻是那麼的反叛,又那麼的無助。有時,我覺得自己好cheap,是一個乞丐,乞憐天父的愛;但唱著詩歌,「耶穌,我愛你。」我卻唱 不下去,流著淚,質問祂:「我很想我可以愛你,但為何我做不到?」

我開始討厭基督徒,我知道他們一定會說我小信,叫我要悔改,信靠主。但,他們卻是例外的。他們聽到我的信仰掙扎,從未說過半句論斷、批評的話,甚至 對我說:「在我心中,你是很勇敢的,你沒放棄過你的信仰,勇於面對自己。我從不覺得你是一個差的基督徒,你不需要強迫自己什麼,想罵神就罵吧。」以往我常 給人一個堅強成熟的印象,但他們面前,說得最多的就是埋怨、呻吟、發晦氣的話,但他們真的從未嫌棄。只要我願意分享,他們的耳朵永遠為我長開。我對他們 說:「謝謝你陪我走過這麼多崎嶇難行的路。」他們的回應竟是:「謝謝你可讓我做你的見證人。」「是你的真誠打開我的內心世界,我也要謝謝你!」

在他們身上,我記起了那熟識的圖畫:祂伸手觸摸那患病、受傷、被世界厭棄的每一個,又說:「我不再定你的罪了,平平安安地去吧,從此不要再犯了」。在他們身上,我看見了耶穌。

是天父與弟兄姊妹的愛,叫我終於能脫下面具,經歷真正的釋放、自由、平安。這兩年,我一一回望自己的過去,重新認識自己,走過了漫漫長夜,走過了深 淵幽谷。天父爸爸沒有把苦難變走,但祂在苦難中同行,醫治。又叫學習溫柔地觸摸生命,都是粗糙的,污穢的,傷痕纍纍的,但都需要擁抱,需要饒恕。

福音大能還會繼續彰顯,叫所有未認識祂的跟從祂的子民,繼續被祂光照、管教、醫治。讓我們開懷地與祂共舞,舞出屬祂的天地。

2005/1/5

我願我的生命能自然流露,不再刻意經營。天父爸爸,讓我根於你,植於你,溫柔地配合你在我身上的工作。

我知道,你要我不斷更深入認識你是怎樣的一位神。你讓我經歷險地甚至絕望之境,因為唯有深深看見自己的限制與軟弱,我才肯放手,才知道我實在不能作什麼,我終於放下我的刻意。我開始真正和誠實地問:「天父,到底你是怎樣的一位?你愛我嗎?」然而,理性的答案不能幫助我。

閉上眼,只有如此,只有不再追問答案,只有停下來靜靜等候,別無他求,我終於能夠安靜在你懷內。你是我的神,你是美善、你是希望,你是永恆……求你教我重複的細味、細味,教我溫柔地忘記我的分心。

忘掉我不明白的,忘掉別人對我的不好。忘掉人及自己加諸自己的傷害……我知道這一切不會不留痕跡一筆勾消,但我願意開始明白及發現,擁有你比執著我的不解與痛楚更好。

求你讓我更深入認識自己,讓我放手放心被你光照,讓你助我看見。你不單知道,你也諒解。我對自己的認識就是隨著你的諒解,你的溫柔而加深。

我 不掙扎時,我看到原來的我了。這使我灰心,痛楚。我照著鏡子,瞪著自己:「這就是你所犯的罪,你必須自己來負責」。這還不夠,我還要不留情面,溫和堅定地 繼續對自己說:「只是,明天你還會再犯一樣的罪,一定會。」我無從替自己找藉口,我沒資格向你說:「如果你赦免我這一次,我不會再犯了。」我知道我無從勝 過罪,我會不住得罪你。一定會。一定會。

我曾經自憐、甚至怨你,恨你:「是我的 成長背景把我變成今天的樣子,是我爸媽的錯,責任不全在 我。我生來就是為奴,不是我的選擇!為什麼你不聽我的苦情?為什麼你不施行救贖?還要怪我犯罪?你沒資格……你走,我討厭你,恨透你。你不是神,我不信 你。」但你總是默默無聲。原來,我就是那高呼要把耶穌釘上十架的一個,我叫你從十架上跳下,好向我證明你是神。但你總是默默無聲,不為自己辯護,卻說: 「主啊,赦免她,她所作的,她不曉得。」

今天,我知道了。原來在我還作奴隸的時候,在我還活在自欺中卻以為很了解自己的時候,在還未與你相遇卻高呼深愛著你的時候,在所有人以至自己都聽不見我的苦情的時候,你看顧著我,聆聽我心靈深處的嘆息哀求,正如那天你看顧還在埃及地為奴的以色列民。

不 單如此,當埃及人正在加劇苦待以色列人之時,當埃及王要殺盡所有以色列的男嬰之時,當表面上看似埃及人完全掌權之時,你聽見你子民的呼聲,你已揀選了摩 西,並不斷保護他,管教他,陶造他,使他成為合你用的人,將來帶領你的子民離開埃及。你看似沉默,卻原來早已不斷開展救贖工作。你才是真正掌權的一位。

原來,當過去一代一代的罪與悲劇正在不斷累積,叫還在母腹的我要生而為奴時;當爸爸還在放任自己,多次不能自以傷害他最愛的人時;當媽媽還在醫院中,還一次又一次自殺,還受盡周遭各人的冷眼與歧視時,你就聽見我和我一家的呼聲,你已施行你的拯救。

當我還以為自己是最無辜最不幸時,你光照我,讓我看清我的本相。主啊,原來我實在得罪了你,我是個罪人。是你的諒解,你的溫柔,你的接納,讓我有勇氣走進生命的熔爐,面對這真實的自己——我的苦難、孤寂、空虛與罪性。

主 啊,但這還不夠,我是多麼的驕傲。當我看到原來的自己,我的禱告不是「主啊,你知道」的溫柔呼喚,卻是自覺是殉道者的大聲疾呼。這份自我誇大的情緒,使我 以為自己頭上加了一個光環,我繼續施行血猩暴力,傷害你的兒女和自己,迫逼他們和自己,加劇苦待他們和自己,正如當日埃及人對待你的子民。

但 你還是對我不離不棄,繼續管教與醫治,從不間斷。雖然我多次使你發怒,甚或你曾說後悔拯救我,但你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 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不以有罪為無罪,必然追討,直至萬代,以至賜下愛子,把我和我一家的罪全加在祂身上。

天父,求你教導我 像你一樣柔和謙卑,當我被你光照時,縱會灰心、疼痛;但求你教我不再只著意找出何以我變成這樣的理由,不再自以為是殉道者而大聲疾呼,不再為自己找藉口; 教我有勇氣對自己的本相負責,承認自己一無所有,不能自救。又讓我學你一樣,縱在苦路上跌倒,卻不執著被世人知道,而是懷著憐憫的心說:「他們不知道。」 然後,再繼續前行。

天父,請原諒我有太多刻意和外顯的經營,太多誇張,太多虛假的正直,以至生命的真相被一重又一重面紗厚厚蓋著。我太愛用你的名字,以你的名義,記著一切,去掙扎,去傷害人,卻看不清你的面目,看不清近景、遠景。

我不得不承認我的失望與疲累,我也不得不承認我的經營,但跟從你既是一個朝聖的旅程,我是絕對沒有理由放棄的,因為我還要釋放開懷地與你共舞,舞出自然而輕快的節拍。

p.s. 這篇禱文主要是根據蔡貴恆《歸回安息》中〈與神相愛,與己相感〉一篇改而成,我把文章原來第三身的角度,改成了第一身的角度,也加插了我的個人經歷、體會 和近來查經讀經時的發現。寫完了這篇文章,我第一次明白何謂「神教我禱告」,這篇禱文的每一句,都是讀經、回望過往的經歷、閱讀屬靈書籍、默想時,上帝向 啟示的,願把榮耀歸給祂。

2004/12/19

Tony〈站在後頭〉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的圖畫.

眼前, 有三個四個的在談天說笑,
有一雙一雙的在默默相依…
這都是我的好伙伴, 好同事… 及其「家眷」,
這是我們公司第一次的員工聚會.

這一刻, 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

〈站在這晚的後頭〉

願你永不忘記這份感覺。
願這份感覺沉澱下來,
從喜極而泣的激情、感動轉化成綿綿細雨,
滋潤你每天的生活,工作;
特別在你不得意時、灰心失望時、迷失方向時、受壓無奈時。

有一天,
可能你會再次站在後頭;
望著
這晚的圖畫,
還有為這圖畫歡喜讚嘆的這晚的你;
和這晚過後,曾經迷失灰心的你;
還有在不得意時,再次記得這圖畫而重燃微笑的你。

願在這一天,
你會再說: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的圖畫.

這一刻, 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
我也望著一幅圖畫。

望著這晚你在沙灘上走在最後,會心微笑。
想望兩年前你第一次告訴我你的夢。
又記起那個下午,
你在醫學院飯堂向我和志強訴說你經過一年多後的心路歷程。

這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能對你對神說一聲「我願意相信」,卻還未畫完的圖畫。

這一刻,甚願你這夜的歡欣能化成一道光,穿梭過去與未來,
然後為你自己上演一場完美的祭,獻給祂。

而我,會學你一樣,
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欣賞這幅最美的圖畫。

2004/12/18

昨 晚看《天作之盒》,很好看,感動。是一部感情很真摯的電影。還記得去年上畫時,我誓言不會看,且罵得很狠,說它怎樣煽情,把福音的意義簡化,貶低了。今 天,卻有全然不一樣的體會。其實,我沒有否定當天的反思。當天是站在很遠的距離觀望,但那些反省不再成為最終的答案。反思之後,還有我個人近距離的傳釋和 體會。

自從對「意義」這傢伙,對後現代有多點領會,再加上近來常常看《傳道書》,漸漸不再那麼高舉理性和批判思考。當然,我不主張反 智,亦仍堅持獨立思考的重要性,但開始體會到世事實在有太多的不可知,也有太多的原是虛空,只是人自行賦予了意義。(但這並無不妥,這是人的生存之道,人 就是人嘛,我曾經如此,也會繼續如此)既然如此,最重要的,不再是真相是什麼(真真假假,是是非非,除了神,真的有人可提供最後答案嗎?),而是我相信什 麼。

強調「什麼是真相」,是把「真相」視為客體,這是絕對的、肯定的;若我知道了什麼是真相,就有權指責把真相扭曲了的你;我會說你 錯,你不夠客觀,你不應該。因此,當我們很肯定地認為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相,是對的,正確的,合理的,很自然就會批評與自己所看到的不同的你的不是,與你展 開爭辯。這樣的爭辯,我們會很強調客觀,理性,凡事要有理據,合邏輯;但人總是有情緒的,當自己的立場受到嚴重的挑戰,感到受威脅時,很自然會變得自保。 保護牆築起了,反攻的刀劍也出動了。。結果,很多時候,原是很強調要客觀理性的爭辯者,反會變得最不理性。真相不單不能越辯越明,反成了意氣之爭。

不 過,若強調「我相信什麼」,這是接受「我」不能全然掌握一個絕對客觀的「真相」,卻會盡一己之力,全情投入地傳釋「我」所能認知所能體會的「真相」**。 我不能改變和否定你的想法,但「我所相信的」,就是我的見證;這不是絕對的,肯定的,但一定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由於彼此分享時,大家不是執著於所謂 客觀的「真相」,而是重視相信這真相的「生命」,在你一言我一語中,幾顆心靈越來越找到共鳴,心漸漸開放了。人與人的距離漸漸拉近,真誠的分享就在不知不 覺中開始了。

這次看《天作之盒》,我也選擇了「相信」。當用心感受故事的悲歡離合,那一刻我是活著的。也許我,還有許多觀眾的眼淚的 確是被煽情的劇情安排,音樂效果「煽」出來,但今天我相信這些煽出來的眼淚,蘊含了人類對真善美的渴求。哭,因為被真摯的愛情感動,因為不忍心看見彼此相 愛的一對要分離,因為悲痛苦難,生離死別原是叫人難過的。更重要的,是當觀眾們流淚時,這一刻互不相識的你你我我,就在時空中默默相遇了。這一刻,我們都 沒有自保,沒有掩飾,心底最真的情把我們相連了。一起哀傷,一起呼吸。

如果有天,不論看見任何電影或是現實的苦難,我們的眼淚都再不懂煽出來,真正的悲劇才正式開始。


**作為傳釋者,首先需要把自己投入身處的環境之中,所以「我」不是抽空地生活,指指點點,遠距離評價這樣那樣。

不 過,投入只是第一步,要做一個好的傳釋者,就不能只一面倒從自己的主觀感受出發,否則這會很受到自己的經歷、情緒感受所局限,不能跳出自己的框框,看得更 高更闊更遠。結果,很容易會變得什麼都「講feel」,「我的感受」變得比一切都大,(例如我們覺得某個敬拜好與不好,就是看「有無feel」,有 feel就是好;這樣,「我」就會變成了敬拜的主角,而不是神。)這樣,只是個人主義和自我中心;而不是反倒虛己,全情投入走進別人、社會、世界的處境 中,一同感受,一同經歷,活出自己所相信的。

另外,「我」需要在自己的處境中找到自己的演譯方法,因此「我」不能是一個不懂思考、感受,只盲目相信傳統,迷信權威的人。

從這些角度看,批判思考和反省又變得很重要;還有閱讀、關心時事、突破自己作出新的嘗試、用心聆聽閱讀生命等都是缺一不可,因為這些都是讓我們跳出自己的井底世界的第一步,而這,我相信是大學生走進大學最重要的目的。

2004/12/3

剛才有一個恍然大悟的感覺。

回宿舍的路上,坐著校巴,看著包衡教授的《跨界福音》(The Bible and Mission, Christian Witness in a Postmodern World) ……

其實跟這本書的關係不大,只是它叫我想多一點耶穌基督的福音。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神降生為人,住在人中間,最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叫我們得著救恩 — 簡單的說。

對嗎?

不知怎地,我的思緒穿透了幾年來與幾位基督徒同輩傾談時的記憶。

我是指在生活上遇到頗大困難的幾位。

這樣的福音,他們明白呀。也明白得徹徹底底。

我開始恍然大悟了。開始明白他們為何對信仰灰心。

或許,也就是這樣的福音,叫十字架的真諦大打節扣。

真正記載在福音書上的福音 ……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論到一個人!他生於木匠家,三十歲前不為人所認識,三十歲後被人像理解盧少蘭般理解他,結果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而重要的是,這個人的生平,竟讓福音書的作者們異日同聲地稱他為神 — 是為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大膽的講,我們所講的福音,許多時候簡直唔當耶穌是人。甚至乎比對人更殘忍。

所以說,耶穌的死是神打救我們。

但他既不是人,他的死與我何干呢?
我也與他所受的難無關吧。

這叫無份。

慨嘆,基督的十字架何時才被高舉?

2004/12/2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

眼前,有三個四個的在談天說笑
有一雙一雙的在默默相依…
盡都是我的好伙伴、好同事… 及其「家眷」
這是我們公司的第一次員工聚會。

這一刻,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2004/12/1

看過龔立人的書,明白到他對妻子、女兒們的情誼,一位看上去輕鬆自如,滿口邏輯理論的學者,昨天卻一直挑動著我心內的平靜。

對他來說,那是一個遺憾。

沒有人能從容面對生命的結束。
更沒有人能接受最愛以一個遺憾的方式離開。

記得龔立人在書中形容,疾病與死亡,傷害著的不單是病者的生命,
更加是病者親人的生命。遺下的人可能比死去的人更受折磨。

這是龔立人的心聲,他的內心掙扎。這是為何他不能接受苦難有任何的意義。更諻論要叫他將苦難與神連上。

一位看上去輕鬆自如,滿口邏輯理論的學者,讓我感受到那背後的不平凡。

他不平凡,而且勇敢。

他勇敢,因為他竟願面對甚少人能面對的問題 - 苦難的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的生活,還有人能挨過去,
但沒有意義的痛苦,是何等回事?

但我看到他的勇敢,與他不一樣的信心。

信心是他的依然信靠。我看到,對龔立人來說,神依然是神。
在苦難中,祂不需人為祂作解釋。
在苦難中,祂依然是主。

對我來說,是的,我認為苦難是荒謬。
但我卻知道我們蒙恩。

蒙恩是因為,縱然神不會籍著苦難叫我們成長,
但恩典卻叫我們能面對苦難,
叫我們能在苦難的宿命當中享受生命中的一點快樂,
叫我們在共苦中連成一體,
更在勝過苦難時,倒過來說苦難叫我們成長。

成長是因為蒙恩,蒙恩是叫我們成長。

在當中,苦難 - 你還有位置嗎?

2004/10/27

越從社會文化的角度理解身處的世界,越發現當日耶穌在世,祂所做的一切都很激,不斷挑戰當時的傳統,但其實那是勁恐怖勁前衛勁激動的一回事。如今,對祂常與婦女、窮人、罪人親密交往,我有更深的感受。

好想好好再看福音書。

基督徒常說要愛人如己,不過我們現在真講得太簡單太容易了,比起主耶穌當日那種敢於對抗社會霸權、站在公義中宣揚和實踐的愛,有時真懷疑今天基督教高舉的愛,能彰顯到當日耶穌幾多個PERCENT?

如果實踐愛時不感到痛苦、受逼迫,也許我們距離真正跟從主還頗遠。

*********
零晨三時多,我的房間仍很熱鬧。同房和幾位宿友不斷她們在宿生會傾莊的事。幾位宿友好激動,勁罵人,勁爆粗,又說要怎樣針對某人,對付某人,「我今年既目標就係要玩殘佢。」

我其實很想睡覺,但又有點不好意思講。更重的感受,是很討厭她們這麼小家,麻麻煩煩,不斷說是非,又密謀排擠某人,覺得她們好自私無聊。我又好想勸同房溫書,她明天要考試,卻未溫好。

不過我還是靜悄悄睡了。

睡 醒,心裡好難過。想起她們說過的話,她們的樣子。今天她們在這裡排斥人、對付人,明天、後天她們還會在其他圈子,將來的家庭、工作中不斷重演。我知道她們 所做所想的絕對不是少數人的表現,就是普通得太普通了,根本每時每刻都上演——這就是我們的世界了。這個早晨,我祈禱了。好像是開學後第一個早晨會祈禱。 (平日都係好遲起床,然後趕!趕!趕!)

不過,我又問自己,為什麼我可以這樣高高在上不屑她們?我真正跟她們這麼不同嗎?

排斥人、對付人的事其實常常發生,但我太幸福了,沒做過主角,甚至可以講,是完全相反,我身處的群體,總是人人都很愛我疼我。不過,幸福還不止於此,我更太久沒見過排斥人的事了。我的朋友只會說:「為什麼我不懂愛他?」基督徒就是有這種自責自省的本能吧。

所以,昨晚我真的很不習慣。這場面,好像小學之後就沒見過了,太陌生了。

今 天,坐校巴時見到星燁,他是第一位國內三自教會派他來港讀神學的學生。談到他的將來。他說很可能會留在香港事奉,因他在這裡可作的多的是,例如有可能會開 一間有關內地事工的機構。「香港有這些機構,如防角石等等,但都辦得不好。」「為什麼?」「三大原因:一、不了解中國的宗教條例。在中國做事,一定要熟悉 中國的法例的。二、不了解中國人的傳統文化,所以不懂與官員和教會相處。三、我們在內地搞事工,當做輔助者的角色,由當地教會做主導者,這才會做得好。但 現在的香港機構都做主導角色。」聽了,覺得他很有智慧,心想將來這位朋友一定是很不簡單。

反覆想了想星燁的話。他說的,其實都是WESLEY常強調的宣教觀,就是幹什麼之前一定要先了解其文化歷史,太AGGRESSIVE,太想把自己一套強在對方身上,只會弄巧反拙。突然又想到同房和宿友們傾莊的事,我問自己:我認識他們的文化、為人、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嗎?

於是回到宿,急不及待問同房昨晚的事。了解多一點了。不過,我想我未了解的,還有更多。

祂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

********
越來越喜歡同房。
很喜歡今年的宿,回來總有回家的感覺!

2004/10/23

很想記下這刻的感覺,只因想鼓勵鼓勵自己。

這 麼舒服一個人閱讀、思考的感覺,很久沒試過了。生活總是離不開人,上課時聽人講書,下課了找人吃飯聊天,晚上找人開組講電話玩icq。生活好像沒什麼缺 欠,但總是有把聲音催促我要改變、成長,越來越響亮。我不明所以,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聲音。心靈深處的呼喚?理想的驅使?聖靈的提醒?我不知道。只是有很強 的信念,知道它說得對極,指引我走正路。

這個晚上,我聽了它的話,認真閱讀、思 考。那份滿足感,簡置無法言喻,小文說我對著一本書發姣。 想來也是。《後現代拜物教》實在太好看了。易明、清晰、到肉、發人心醒,把我幾個月在文化研究學的概念,用很貼身、顯淺的例子言辭說盡了。最正的,是它與 信仰結合!哈,第一次發現文化研究與信仰可以如此貼近!

一切都是從《失城》開始。還記得那個晚 上,我坐在泳池邊呆了一晚。第一次發現城市 人不比農村的小孩幸福,第一次明白麻木自己、與人疏離不是因城市人特別自私,只是大家根本無從選擇,這是唯一的生存之道;第一次怪責自己沒有好好認識香港 人和這個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第一次為香港和香港人流淚、祈禱……一切都是從《失城》開始。從此,我真真實實活在現實生活中,不再自命清高,只追求為逃避 傷痛而生的遙遠的夢;不再只是站在高處不屑這城的文化,城市人的公利短線,還會自省,還會認罪(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分別),還會感嘆,還會觸摸。

這 學期,我很愛讀文化研究,只因它教了我用更闊的眼光審視我的生活處境。我的中國夢還未完全幻滅,但這確是遙遠的夢,我只能把它交托給天父;但我的香港夢 ——認識香港、服侍香港人——卻越來越熱熾。我愛香港,更愛這都市美麗背後的醜陋,因為我看見我的主當天是如何走進人群,行公義、好憐憫,拯救迷失的人。 不過我的見識學識都太少,未懂的太多。要實現夢想,還需努力。真的需要很努力。比現在努力多幾千萬倍!!!

下午還看了《你在天堂裡遇見的五個人》,同樣是很有意思的書。一邊看,一邊問了自己一道問題:我完全原諒了爸媽沒有?

約 一年前這個時候,選修「個人成長」的課,記得那一天要寫遺書,我哭得很厲害。我寫了給爸媽。告訴爸爸他的確做了許多錯事,但都過去了,我原諒他,也請他不 要責怪自己,但一定要照顧媽媽,好好活下去。寫了後,才知道,我還未完全放下爸媽對我的傷害,因為若真是原諒了,就無須再提過去的事。刻意重提,就是未放 下吧。

這道題,我現在不懂答,因為這刻根本不會聽到自己真正的聲音。也許只有在某時某刻,某些場合,巧遇一個試驗的機會,我才會知道。只深願,天父繼續教我去愛,也讓我深深經歷你,我知道唯有如此,我才會學懂真正的愛和饒恕。

相 信唯有懂得靜靜閱讀、思考、寫文章、研經、祈禱,唯有在獨處中,靜甯中,人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需要,才聽到上帝的聲音,才能成長。我深願我可以過這一種生 活,縱然也許要經過孤單的曠野,觸摸心靈深處未愈的傷,但我不會怕,怕的只是我被消費文化影響太深,被空虛孤寂感操控,不敢踏出信心的一步,並堅持下去。

生活還有另一種可能性,生命的深度闊度還有許多可開拓的空間。
我深信。也深願如此發生在我身上。
求主憐憫!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