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21

從前,有一個女巫在一條小村莊裡生活,村莊的人都很喜歡她。這女​巫懂得替人趕鬼、治病。不過好景不常。後來福音傳到這條小村莊,​村民一個一個信主。他們開始用屬靈的角度討論這女巫的惡行,說她​是行邪述的。過了不久,終於有一位主教把女巫捉了入獄。這主教其​實是個壞蛋。捉了這女巫後,他二話不說,就把她強姦了。他告訴女​巫:「如果你肯乖乖聽我的話,我可以留你的命,讓你做我的僕婢。​」女巫寧死不屈。有一次,她趁主教睡著時,用力鬆開了手上被搏的​繩子,然後拿起桌上的剪刀,想刺死主教。主教及時還擊。翌日,邪惡的女​巫被火燒死了。

2011/7/20

從小開始,就常常覺得自己很污穢很污穢。為何我三歲就會跟某男生說:「將來我要嫁給你?」為何我小二就會懂得寫情信,還要給大人發現,然後公開朗讀之?然後中二就學人拍拖?(我那個年代的band 1女生都很乖,很少人會初中時拍拖的啊。) 為何拍拖時又會這麼大膽?分手後都不愛那男生了,但滿腦海留下的竟是……

小時候,在我的信仰認知裡,性是婚姻的專利,常常慾火焚身就是不潔,就是沾污了聖靈的殿(身體就是聖靈的殿)。我彷徨無助,終於找了最信任的老師求救。

還記得平日像開籠雀,從來唔知醜字點寫的我,那次跟老師談心害羞得像一個紅蘋果。嗚嗚,我這麼可恥這麼淫賤,老師一定不接納我了。我說呀說呀說,還是說不出口。說了半天,終於大概暗示給老師知道我找她的目的是什麼。不過老師就是不肯放過我。我不斷用暗語表達我的困擾,老師卻怎樣都不收貨。她說我要面對到自己,就要說到出口。

支支吾吾了半天,終於說:「好煩呀!成個腦都係性幻想,分左手就日日都幻想佢,好煩呀!」嗚嗚,這樣還不夠,老師還要我和盤托出:究竟拍拖時和男生的親密程度到哪個地步。嗚嗚,總之還是處女就算了吧。嗚嗚,為何要交代得這麼細緻,嗚嗚。(歡迎讀者暇想和測試,但我是不會跟你告解的。XD)

不過,我還是乖乖的跟老師告解了。

然後,的確感到輕省了。

哈哈,那年紀的我,第一次經驗”告解”對人的好處。

現在回望小時候的一切,覺得很自己真的很可愛。(三歲就想跟人私訂終生,還不夠可愛嗎?XD)有點意外的是,那戰戰兢兢的心情,那種感到自己很污穢的罪疚感,還是記憶尤新。現在我的性倫理觀已經跟以前很不一樣了。現在看來,怎樣理解都不應把小時候天真無邪的自己說成淫賤吧。不過,情緒的記憶還是深刻的。就是來到今天,腦海還是不時會有聲音罵我:「死淫婦!」不過有時又覺得,這個詞語還是頗適合形容自己的。我!真!係!好!淫!賤!架!小心D我,哈哈!

日月如梭,我已經跟小時候的自己漸行漸遠了。身體的氣味,大腦的神經,價值觀,信仰,都不再是小時候的我了。不過,我不想忘記我的起點。更重要的,是我想牢牢記住在我無助時,曾經有一雙溫柔的手陪我走過那充滿焦慮不安的青蔥歲月。我曾經恨我的老師,覺得是她把過嚴的性道德觀植入我的體內,令我有整整十年原諒不了自己,令我不懂跟有性慾的自己相處。不過,今天再回望小時候的一切,只覺得我們都很傻。而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老師很愛我——這就夠了。謝謝恩師。恩師還陪我走過很多路,很多路,都是很艱難的路。

吳老師,小時候沒有妳,我的日子不知道怎樣過呢。

2011/6/12

我地係屋苑停車場行緊返屋企。宋先生無端端係我耳邊大聲「嘩!」,然後指住泳池果邊。

原來有一對鴛鴦飛左入黎。我答佢:「佢地當左呢度係公園喎!點解佢地企係泳池邊架?做乜唔落水游呀。」我望住對雀仔望得好入神,好興奮,諗緊有無方法令佢地跌落個泳池度――反正個泳池長年累月都無乜住客游水。

突然有隻手攬住我,好似同我好親密咁:「點解d野一對對咁得意架呢?佢地又一對對,我地又一對對。一對對d野好得意喎!」我覺得有d格格不入,但又唔想推開隻手,就係度冷笑:「係,一對對既野真係好得意喎!你對拖鞋好得意呀!」宋先生比人寸到應,唯有施展暴力:「屌你!」

終於行到屋企門口,佢一手攞住對拖鞋想掟我!!好暴力呀!

2011/3/15

冒汗。失眠。(食靜心口液啦你,仆街!)你知唔知自己做緊乜撚野?你激撚死我啦!!!!屌屌屌屌,日日整係想俾人屌……年少輕狂在任意橫行,強姦了一個處女。羞愧的遺精帶著苦澀味,在陰道發酵,讓她能夠留芳百世。你想留芳百世呀花?Okay, 我去你墳前獻花!歸西啦你。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ZpYuNMxFYA

Dying Song Lyrics
Artist(Band):John Frusciante

I’m going away, forever,
I’m going away, forever,
Never coming back this way,
Never coming back to this place.

What I need is a heaven,
What I really need is a heaven,
A place to go where I can really be,
A place to go where I can really be
Where I can really be.

Dreaming my life away, counts for nothing,
Dreaming my life away, counts for nothing,
But nothing ever is the end,
No, nothing ever is the end.

It’s sure been a full life for me, yeah
It’s sure been a full life for me, yeah
It’s sure been a full life for me, baby, it’s sure been a full life for me

2011/3/7

你會自由,當你學懂去為自己的(不)快樂負責任(而不是等別人令你快樂)。

你會自由,當你願意把面子及面具都放下。

你會自由,當你學懂投降和放手。

你會自由,當你學懂愛自己。

誠實地生活,誠實地面對人生的限制和痛苦,不存在幻想,不自欺欺人,承認自己的慾望和需要,不去否定,也不去放縱,適當地讓自己的慾望和需要得到滿足,做一些會讓自己快樂的事,跟接納自己明白自己的人多聚一刻,珍惜和保護你所愛的人。

一切終於可以重新開始。

做一個平凡人,過平常日子。

2011/2/18

http://www.yinyuetai.com/video/117553

夢想的延續,曾經我一直在追逐
可狹窄的道路竟如此坎坷
讓我挫折於人生旅途
口中說著懷念的感言
並非是渴望回到從前
只不過是在尋覓一路失去的天空
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
拜托別再流露出一副
仿佛成為了犧牲品似的悲哀表情
過錯並不會靠流淚就結束
它將永遠成為心頭的重負
徘徊在這看不見出口的感情迷途
我到底是在等待著誰?
像自己曾經在白紙上寫過的那樣
我好想更加真率地發洩心中情感
好想逃脫身邊的種種桎梏
那就是所謂的現實?

本是為了實現夢想才活這一生
可黑夜當頭讓我幾乎忘卻了初衷
什麼低調隱忍
我已經忍無可忍
反正我也沒有回頭路
何必要打消心頭這份思念
人生來日方長不是麼
反正也算一種懷舊
這些痛楚,我就算歡迎又有何妨

看來我必須道歉才行,好吧抱歉
都怪我不擅長言語表達
這段時間讓大家擔心了
那天我曾負擔的全部
明天我將負擔的全部
我從不會把它們編上先後的序號
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
我只是悄悄閉上了眼
畢竟那樣看不見不想看的東西
那些無謂的傳言拜托打住
那些從未聽過的說法到底?
面對現實時才發現連朋友也……
拜托不要再欺騙我了
鮮紅的心臟彷彿焦慮不安
身體的每處彷佛都在燃燒
原來我其實正充滿了期待
期待著所謂的現實?

我是為了實現夢想才活這一生
好想大聲喊出來,你們是不聽見?
什麼低調隱忍
我已經忍無可忍
反正我也沒有回頭路
對大家的善意
我時刻滿懷感激
所以我才嚮往著再強
只要能夠讓我前進
是敵是友,我全都歡迎又有何妨
讓怎樣打開下一扇門來著
如今我正在考慮
總之再也不能回頭
我的人生故事早已經開始
勸自己醒醒吧,快醒醒吧

何必要打消心頭這份思念
人生來日方長不是麼
那些尚未完成的目標
今後我想要全都重新來過
再一次走上人生旅途
我是為了實現夢想才活這一生
好想在聲喊出來
你們是不聽見?

什麼低調隱忍
我已經忍無可忍
反正我也沒有回頭路
對大家的善意
我時刻滿懷感激
所以我才嚮往著再強
反正也算一種懷舊
這些痛楚,我就算歡迎又有何妨

2011/1/29

跟一個牧師朋友談起對同志議題的看法。

我說這個議題對我來說很貼身,很害怕跟信徒討論時會變成無聊透頂的為不同信仰立場的”真理之戰”,所以一直都不敢問他的信仰立場。”不過現在我不害怕了。我知道就算我和你的立場不一致,都沒所謂了,這都不會影響我們的友誼。”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我的立場就是想認識他們多點,向他們學習。我不知道這是對還是錯,我不認為我需要下判斷。(I don’t think I need to judge.)”

“認識他們多點吧,他們很棒。前天我探望了一對同志couple朋友。”

“我不認為他們特別棒,他們不過是普通人。”

“呵呵。我還是覺得他們很棒。一定程度,我分享到他們的掙扎――自我身份認同的掙扎,在人前不能做自己的痛苦。”

哈哈,其實跟他對話後,我是被他說服了的。是的,同志都是普通人,他們的確經歷不少掙扎,但這掙扎或許不比你我多或少,都是生之為人會經歷的平常事吧。

琴日同信仰立場唔同既中學師妹(christian, 職業為pastor)傾同志議題既野,勾起果d好痛苦既記憶。(cufes/iccf年代,同u-fire”抗戰”既經歷。actually u-fire班人,好些學生領袖、導師,係我中學團契既好朋友同mentor )我成日同人講,覺得自己經歷過小型文革。當你要為左你既信仰立場,站在講台上同你重視既家人朋友對峙、互罵時,果種感受真係畢生難忘。

同志議題係我近十年最關注的議題之一,作為一個尋道者,我的信仰立場經歷多番轉變,在我看來,固然是越來越走近”真理”,但我更確定的是,沒有人擁有真理。

講真,我真係無興趣係信仰立場上同你有d乜野辯論。基督教界唔同宗派唔同立場既人士,寫左大量關於同志議題既書同文章,如果你係持開放態度,有大把人可以同你傾,有大排野比你學。

另外,我既經驗係,所有形而上既討論都係廢既。講咁多,都遠遠不及你同d有血有肉既同志交朋友。我宜家身邊有好多同志朋友,其實如果你無親身接觸過佢地,你就帶住大量自己既前設去批判呢班人,係咪好不知所謂?

仲有,我同你講,性/別身份認同係好複雜既一樣野。除非你將自己放係呢個議題以外既抽身角度去理解一切,如果唔係,可能有一日你都會親身經歷自己既性/別流動性。be open la, 性/別既野,好好玩架!唔好咁快以為自己好了解人性。人性係奧秘,你只可以去經驗,唔可以去定義。

其實我只係想問我既小師妹一個問題:今天我的信仰立場跟你截然不一樣,很可能永遠都不一樣。你還愛我嗎?如果我不願意”悔改”,我仍然會堅決站在我的立場的一邊,我還是你的朋友嗎?抑或我只能夠成為你的敵人?如果你還愛我,你就去好好實踐你對他們——在你看來處於”屬靈的黑暗中”的同志群體的愛吧。只有你願意不去征服和改變他們,你才有資格談愛。

2011/1/18

香山:

非誠勿擾。在人前,我是你的形象顧問。離婚典禮。人生告別會。他們在乎,他們感動,你樂意為他們當戲子,我有幸成為這些戲的導演。沒有人走近過你的靈魂,沒有人得到你的真正信任。你說,非誠勿擾。

那天,我嚇傻了,你竟然用五十萬買了一瓶酒。這瓶酒原是一場荒謬。什麼全球暖化,北極冰川融化,救救企鵝。說得很有意義。你一早看穿。北極哪裡有企鵝?原來,你是用五十萬買這瓶酒來慶祝生命的荒謬――你得了絕症。我崩潰了。我們都崩潰了。

你的身體果然頹廢得很快。死亡離你不遠了。那天我們找葬地,你找不到喜歡的,然後你說:其實我不怕死,只怕生不如死。好,就趁你的身體還未衰敗時,讓我為你搞一場人生告別會吧。那天,一如以往,你是最佳演員,我是最佳導演。這場戲,不少人為你落淚呢。

當外人以為最感人的戲已經上演,只有我和你,知道其實這只是開始。這部戲,叫死亡舞曲。好了,時間到了,你終於成了一個舞者,輕盈而美麗的奔往死亡。呵呵,我為你安排的這個舞台――跳往死亡之海的輪船,沒有使你失禮吧。不過請原諒我沒勇氣見證你完成這場人生盛宴,那一刻,我側了面。

香山,我和你之間,一向話不用多。d人講埋好多廢話,什麼安樂死道德不道德,什麼自殺是自私的行為,佢地得把口講講講。好撚煩。

非誠勿擾。香山,你放心死去吧。人生有一知己,你、我都可以死而無憾了。

秦奮

2010/12/7

一、

好愛好愛綺貞。成與敗,誰來定義?如果高高在上、名成利就才叫成功;在我們的上空,失敗者在飛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HL5o2qoIjk

二、

先後收到Bet、Diane、Maly的問候和關心,她們真好!她們都沒有比我忘記,都把我念在心頭。這樣的教會,這樣的朋友,真好!好感動呀!

三、

又一個朋友有喜!我也很雀躍呢!希望明年今日,我和宋先生都有信心當爸爸媽媽。我都好想生仔呀!

四、

秀雞好叻呀!佢係一個好專業既社工,我為她感恩!為她驕傲!肥K都好好!近來係facebook遙距觀察,覺得二娘有好有轉變,好有生命力!我以英華人為傲!英華萬歲!

五、

近來跟幾個舊學生越走越近。我很驚訝,他們的環境都是困境重重。是什麼讓他能夠出於污泥而不染?是什麼讓她如此抑鬱,又如此熱愛生命?是誰教他們如此互相支持?我看見友誼給他們的力量。小伴子們,你們比我想像中還要棒呢!誰說名校的學生才是精英?他們未必入到大學,甚至可能會繼續做小混混,喜歡放縱、做愛、說謊etc,但他們都是我心目中的精英。希望他們長大後,不會被這社會污染,繼續美麗!繼續做個有良心有義氣潔身自愛的好人!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