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31

《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是我在中一時,第一次很近距離凝視死亡、疾病、生命無常時,令我還有力量前行,並感動我信主的詩歌。

中學早會時,常有機會唱這首歌。哈哈,到了現在才發現,中學早會常常唱的詩歌,都是最有深度的好歌。例如青年向上歌、你真偉大、感謝神、數算主恩、MORNING HAS BROKEN, IN THE IMAGE OF GOD, IT’S A LONG LONG ROAD TO FREEDOM、AMAZING GRACE、GIVE ME OIL IN MY LAMP etc…..我現在還是會常常哼起這些歌,哈哈。

不過,《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的地位始終無法取代。這十多年來《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一直是我的最愛,亦常給我安慰和力量。

而今天很開心的是,終於知道這歌的背後的故事——原來是這麼動人的。謝謝LAWPAT的分享。

p.s. 各位中學老師和同學,你地記唔記得有一首歌既歌詞類似係:one man’s hand can’t a new hong kong, two men’s hand can’t build a new hong kong, but if two and two and fifty make a million, u will see that day come round…… 我諗唔到呢首歌叫乜野名,但記得成日唱,同埋人越大,越覺得歌詞好正!

***

《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務。

神未曾應許,前途順利,平坦的大路,任意驅馳,
沒有大山阻,青雲直上,沒有深水隔,一路通暢。

副歌: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
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朽的愛。

安妮‧福林特(Annie Johnson Flint, 1866-1932)

在1866年的聖誕節前夕,安妮出生於新澤西的一個小鎮;三歲母親去世,經歷了兩年黑暗的寄養生活後,被熱心的基督徒福林特先生夫婦收養,得到如親生父母般的撫養和教育,並認識了耶穌基督。

安妮少年時愛寫詩、作曲、彈琴。二十歲後,養父母雙亡,她又患嚴重關節炎,關節變形,疼痛非常。在幾十年的貧苦日子裏,她靠著神所賜的信心與喜樂,從未質疑神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事,更效法保羅的甘心順服:「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夸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章8-10節)她的分享及作品,幫助了無數在疾苦中的人。

《神未曾應許》,既是信心寫照,也是人生激勵,因而被廣為傳唱。

2011/7/26

剛才做運動時,想起自己近日掙扎的事,想起溫州列車慘劇中政府的惡行,很自然就哼起這首詩歌,哈哈~
http://gepu.kuanye.net/d/file/201010/16bdf0d7119a997bc86119006cd08e8f.gif

多口補充:我喜歡這歌多於讚美之泉的”展開清晨的翅膀”一萬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 =qA7K3sDS3kY

無論我怎樣讀詩篇139篇,都不覺得詩人是跟上帝”談情”(這是”展開清晨的翅膀”一歌給我的感覺),反而詩人像在上帝面前懺悔自己的罪,或很怕有更大的惡在自己裡面而不自知。例如詩中說道:”我往那裡去躲避你的靈?我往那裡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裡。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 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

他又為不公義的事感到無助,憤怒,如:”神啊,你必要殺戮惡人;所以,你們好流人血的,離開我去吧!因為他們說惡言頂撞你;你的仇敵也妄稱你的名。耶和華啊,恨惡你的,我豈不恨惡他們嗎?攻擊你的,我豈不憎嫌他們嗎?我切切的恨惡他們,以他們為仇敵。”

在這首詩中,詩人跟上帝有一定”距離”,我想起另一首詩歌: “Be still, for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the holy One, is here; come bow before him now with reverence and fear”。(中譯:我靈鎮靜,至聖者正臨在我們當中。來,以敬畏、懼怕和崇敬的心,向祂俯伏敬拜。)雖然在罪惡的陰霾下,但詩人知道上帝的愛很深廣,黑暗和光明在上帝眼中都一樣。他又知道上帝是造物主,是真正掌權的一位。因此,他在禱告中提醒自己面對自己和世界的惡時 ,仍然要信靠這創天造地,滿有慈愛的一位。

只可惜,雖然”展開清晨的翅膀”一歌也引用了這詩的部分經文,但詩歌中的上帝像被”私有化”了,詩篇 139篇的原味失卻了!

p.s. 一個朋友用言簡意賅的文字總括了詩篇139 :”這首詩其中一個含意是詩人落入一種對創造與歷史主宰 的奇幻認識之中而忘形震撼,生出敬畏意識而作懺悔!”

***
詩篇139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耶和華啊,你已經鑒察我,認識我。

我坐下,我起來,你都曉得;你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

我行路,我躺臥,你都細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你沒有一句不知道的。

你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

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我往那裡去躲避你的靈?我往那裡逃、躲避你的面?

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裡。

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裡,你的手 必引導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 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 心深知道的。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 你隱藏。

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 未度一日(或作:我被造的肢體尚未 有其一),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

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你同在。

神啊,你必要殺戮惡人;所以,你們好流人血的,離開我去 吧!

因為他們說惡言頂撞你;你的仇敵也妄稱你的名。

耶和華啊,恨惡你的,我豈不恨惡他們嗎?攻擊你的,我豈 不憎嫌他們嗎?

我切切的恨惡他們,以他們為仇敵。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

2011/7/24

偶然看到朋友寫的東西,有點失望。每看到有同輩人批評「八十後」對政府有太大期望,不願意自力更生,我都不甚理解。我們既在差不多的環境下長大,有共同經歴,很多還是自己以前的同學朋友,這善意批評,聽起來,就像是學校裡的高材生在訓勉別人讀書時要像他一樣用功,卻從沒反省甚麼樣的制度結出了甚麼樣的果。我讀書時真的很叻,我深明此道。

我很興慶幸看到近年有許多年輕人肯為他們所看到的所經歴到的而出聲、抗爭,或者是最起碼的有所反省。他們不再願意改變自己去符合社會的意願,而願意去究問怎樣的社會能讓眾人都可以安居業。幾十年的社教化令我們以為社會必需要進步,並且都只有一條路,就是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這部份人只不過是看到當中的問題、非人性和制度暴力。我看他們這十年間的轉變,其實令我對這一代、對將來很有盼望。

我現在過的生活,不愁沒有屋往,沒有飯開。我有行動的自由,我有在社會階層之間流動的能力,這可以理解為我努力的成果,也可以理解為我較為符合社會上的主流意願,所以能獲取較多的資源。當然,讓我們這些「有用」的人生活過得好一點安穩一點是合乎社會利益,但同時也是犧牲很大。

香港有很多很好的作家、藝術家、創業家、夢想家,還有更多不是「家」的卑微的在尋求自己認為是幸福生活的人,和更多更多家不成家還在水深火熱當中的人。香港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太擠太貴昂了。我們納稅人和擁有土地的人,為甚麼非要他們選擇改變或離開?

香港的非主流人仕長期受到忽視。當有些人認為符合社會主流意願就等同於出賣靈魂,我覺得他們其實都擁有他們應備受尊崇的高尚人格。

2011/7/21

從前,有一個女巫在一條小村莊裡生活,村莊的人都很喜歡她。這女​巫懂得替人趕鬼、治病。不過好景不常。後來福音傳到這條小村莊,​村民一個一個信主。他們開始用屬靈的角度討論這女巫的惡行,說她​是行邪述的。過了不久,終於有一位主教把女巫捉了入獄。這主教其​實是個壞蛋。捉了這女巫後,他二話不說,就把她強姦了。他告訴女​巫:「如果你肯乖乖聽我的話,我可以留你的命,讓你做我的僕婢。​」女巫寧死不屈。有一次,她趁主教睡著時,用力鬆開了手上被搏的​繩子,然後拿起桌上的剪刀,想刺死主教。主教及時還擊。翌日,邪惡的女​巫被火燒死了。

2011/7/20

從小開始,就常常覺得自己很污穢很污穢。為何我三歲就會跟某男生說:「將來我要嫁給你?」為何我小二就會懂得寫情信,還要給大人發現,然後公開朗讀之?然後中二就學人拍拖?(我那個年代的band 1女生都很乖,很少人會初中時拍拖的啊。) 為何拍拖時又會這麼大膽?分手後都不愛那男生了,但滿腦海留下的竟是……

小時候,在我的信仰認知裡,性是婚姻的專利,常常慾火焚身就是不潔,就是沾污了聖靈的殿(身體就是聖靈的殿)。我彷徨無助,終於找了最信任的老師求救。

還記得平日像開籠雀,從來唔知醜字點寫的我,那次跟老師談心害羞得像一個紅蘋果。嗚嗚,我這麼可恥這麼淫賤,老師一定不接納我了。我說呀說呀說,還是說不出口。說了半天,終於大概暗示給老師知道我找她的目的是什麼。不過老師就是不肯放過我。我不斷用暗語表達我的困擾,老師卻怎樣都不收貨。她說我要面對到自己,就要說到出口。

支支吾吾了半天,終於說:「好煩呀!成個腦都係性幻想,分左手就日日都幻想佢,好煩呀!」嗚嗚,這樣還不夠,老師還要我和盤托出:究竟拍拖時和男生的親密程度到哪個地步。嗚嗚,總之還是處女就算了吧。嗚嗚,為何要交代得這麼細緻,嗚嗚。(歡迎讀者暇想和測試,但我是不會跟你告解的。XD)

不過,我還是乖乖的跟老師告解了。

然後,的確感到輕省了。

哈哈,那年紀的我,第一次經驗”告解”對人的好處。

現在回望小時候的一切,覺得很自己真的很可愛。(三歲就想跟人私訂終生,還不夠可愛嗎?XD)有點意外的是,那戰戰兢兢的心情,那種感到自己很污穢的罪疚感,還是記憶尤新。現在我的性倫理觀已經跟以前很不一樣了。現在看來,怎樣理解都不應把小時候天真無邪的自己說成淫賤吧。不過,情緒的記憶還是深刻的。就是來到今天,腦海還是不時會有聲音罵我:「死淫婦!」不過有時又覺得,這個詞語還是頗適合形容自己的。我!真!係!好!淫!賤!架!小心D我,哈哈!

日月如梭,我已經跟小時候的自己漸行漸遠了。身體的氣味,大腦的神經,價值觀,信仰,都不再是小時候的我了。不過,我不想忘記我的起點。更重要的,是我想牢牢記住在我無助時,曾經有一雙溫柔的手陪我走過那充滿焦慮不安的青蔥歲月。我曾經恨我的老師,覺得是她把過嚴的性道德觀植入我的體內,令我有整整十年原諒不了自己,令我不懂跟有性慾的自己相處。不過,今天再回望小時候的一切,只覺得我們都很傻。而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老師很愛我——這就夠了。謝謝恩師。恩師還陪我走過很多路,很多路,都是很艱難的路。

吳老師,小時候沒有妳,我的日子不知道怎樣過呢。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