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6/12

我地係屋苑停車場行緊返屋企。宋先生無端端係我耳邊大聲「嘩!」,然後指住泳池果邊。

原來有一對鴛鴦飛左入黎。我答佢:「佢地當左呢度係公園喎!點解佢地企係泳池邊架?做乜唔落水游呀。」我望住對雀仔望得好入神,好興奮,諗緊有無方法令佢地跌落個泳池度――反正個泳池長年累月都無乜住客游水。

突然有隻手攬住我,好似同我好親密咁:「點解d野一對對咁得意架呢?佢地又一對對,我地又一對對。一對對d野好得意喎!」我覺得有d格格不入,但又唔想推開隻手,就係度冷笑:「係,一對對既野真係好得意喎!你對拖鞋好得意呀!」宋先生比人寸到應,唯有施展暴力:「屌你!」

終於行到屋企門口,佢一手攞住對拖鞋想掟我!!好暴力呀!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