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1

我遇到一個變態同學(英文科),佢經常係網上FORUM分析我既一言一行!!!變態同學由上星期開始不斷製造假象,不斷係FORUM將我形容為班上最受歡迎最叻的同學。天呀!D同學連我叫乜名都唔知,鬼得閒鍾意我!!!(雖然佢有少少說服到我,搞到我有D開心!)

我琴日係網上FORUM同老師講我病緊,想調組下次先做PRESENTATION,呢個變態同學竟然公開係FORUM分析我既病因,話我一定係因為已經有一個DEGREE,唔甘心比不上其他17、18歲既同學,所以壓力太大病左……佢經常分析我係FORUM講既每句話……好變態呀!!!!!我第一次覺得我有一個經理人,佢將我塑造成名星,然後又自己做埋狗仔隊,不斷借題分揮我的一言一行,呀,太怪啦!

有時我覺得幾好玩幾得意,有時我覺得好麻煩好ANNOYING,不過最貼切既形容都係:好怪!好變態!

p.s. 變態同學係五十歲左右既師奶,有三個仔女,係好緊張型果種人,而且不斷強調佢係基督徒!

2010/10/10

「我和另一個麻瘋病人」在黑沉沉的夜的大地上爬,想找到大地和上天的分界線在哪裡。然而,一堵下臨深淵、上抵高山的牆擋住了他們,把天空和大地一截兩半。他們拼命用自己胸膛去衝撞這堵牆,傷口滴出的鮮血把這堵牆染得通紅,但牆卻依然靜靜地聳立著,巍然不動。於是,人與牆的搏鬥開始了。這個「我和另一個麻瘋病人」沒有時間,既無今天,也無昨天和明天,只有黑沉沉的夜,這夜卻把黑洞洞的無底深淵、傲慢地巍然不動的牆以及一小撮顫顫栗栗的可憐人照得通亮。有的人把牆視作朋友,緊緊地貼到它身上,把它當作靠山,求它保護自己;可是這牆卻一直是我們的仇敵。一直是。在這裡,發生了一系列恐怖的不幸,有哭泣、有鮮血、有憤怒、有詛咒、也有歡樂和愛情。然而「我和另一個麻瘋病人」與牆的搏鬥是無望的。這個「我」只能說:「我們人很多,我們的生活都不堪忍受。就讓我們用屍體鋪遍大地吧。」他們同其他在牆根下的人一起,每隔一定的時間就用前額撞一次牆,他們感到,自己雖然每隔一秒鐘都在漸漸死去,但自己是永生的,恰如上帝一樣。
 
–俄國作家安德烈耶夫〈牆〉故事概要,摘自劉小楓《走向十字架上的真》

2010/10/4

「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你發現自己走錯了,你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回頭怨自己錯了。」

我喜歡這態度,這就是倔強,最後的倔強。

最近,我發現倔強一直是我在苦難中存活的最大動力,是我生存的根本,他讓我走過無數關口,無比的powerful。我愛倔強!!!

這一次,我會學習倔強地再不回頭(轉身,卻不回頭,不埋怨,不自憐),並要倔強地、用盡全力地、帶著憤怒去放下那些長久不屬於我的責任、情緒和冤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xFMyuPDhw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