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9/23

對於妳剛才在西班牙課上那驚惶失措的樣子,我消化了好一回事兒,才回神過來,敢去相信這個,是妳。對不起。在妳最痛苦的時候,我又本能地躲起來了。原來我還是很害怕面對妳的脆弱,及由此而衍生的一連串”手尾”——但我又承認妳的脆弱是我有份建構的,若當時我能站立得穩,與妳常在,我想妳就不至那麼彷徨無助了。所以我說,一直妳才是真正的英勇戰士,多少次,我把妳丟棄時,柔弱如絲、發育不全的妳還是堅持屹立在懸崖邊,處變不驚地、小心翼翼地爬上來,爬上來。妳,三歲的小孩,我,二十七的成年人。看著妳的倔強、勇敢,最後我還是哭了。然後我回頭,重新走近妳。謝謝妳總是原諒——妳多是瘋狂大哭一場,歇斯底里好一會兒,然在我還沒想好當怎樣逗回妳時,妳已經露出了血盤大口,哈哈笑,哈哈笑,做回最天真的小孩子,像一切從沒發生。

***
補充:前天第一次上西班牙文課,要用第二語言(英語)去學第三語言(西班牙文),我完全跟不上進度。當老師不斷請同學當著全班朗讀西班牙文的課文及叫我們將之翻譯成英文時,我的壓力指數直線上升,馬上胃痛頭痛呼吸困難,像幽閉恐懼症的患者發作時一樣。

2010/9/20

今早,我在 facebook Status寫上:”shame shame shame shame shame太醜啦太樣衰啦太低b啦,你話,我以後仲點出黎行…..”

事緣,我又做了一件無賴的事,至於詳情就無謂說吧,好歹是醜事,給我一個下台階吧,唔係以後真係唔知仲點出黎行。=P

還好,經過一個午睡,太陽出來了。心情靚曬,對自己的無賴行為有了新看法。我想起小時候的我。三歲來港後,爸媽因為各種原因,無暇也無能力照顧我,我在一個親戚(三姑)家裡長大。寄人籬下,小小的我當然會看人臉色做人,事事小心謹慎。不過,始終小孩子是不會演戲的,那真性情逃不過大人的眼睛。記得小時候的我經常把三姑氣得哭笑不得,她常說我”聰明得過份、任性、咀巴最強(把曲說成直)、早熟、非常倔強”。現在,腦海重溫著很多小時候的經典場面,回味著一個不折不扣的無賴是怎樣誕生的。

想到這裡,開始較能夠接受這個經常不要臉,做盡無賴事的我真的是我了。心裡有種釋然。哈,其實,我沒變過。骨子裡,我還是小時候的我。中學同學給我的別名真好——潘底褲,她們果然是我的知己啊!不過,人長大了,就當為自己的言行承擔後果。現在我絕對有能力為自己的淘氣行為收拾殘局吧。而且我面皮三尺厚,屬唔知醜字點寫果類。好吧,就讓我跟潘底褲立一個約吧——潘底褲呀潘底褲,無論你的過去現在將來都是一個無賴,我仍然一生一世守護妳,愛護妳,與妳永不分離。=)

當老師時,我很偏愛那些反叛聰明的淘氣學生。有些同事會很討厭他們,但我覺得他們很有個性,心底裡是頗欣賞的,但這類學生帶給老師的麻煩總是不少。所以,我對他們的感覺又是矛盾的(我管不住他們啊!唉,完全是一個被人蝦到無位企既小可憐miss!),總是又愛又恨——雖然愛比恨總是跑贏幾條街!現在我越來越知道箇中原因了。

2010/9/19

中文系何杏楓老師的丈夫患癌離世。年輕。不惑之年。哲學人。死時女兒兩歲。知道患癌那天,他在日記簿上寫上題目:新生。新生。死亡。新生。耶穌說。麥子不死,不能結果。他的遺作《顯魅與和樂》。

http://ahlearn-collection.blogspot.com/2010/08/httpwww.html

Maria,當今Satir大師。她曾是經濟學家。社工。有天她遇上嚴重車禍。然後,然後沒有然後。死裡逃生。然後,她成為Satir的接棒人。人生方向完全逆轉。睇相佬話車禍果年佢終於還清所有前世今生欠落既債,從今以後做到她真正想做的事。

潘底褲。叻女。瘋子。破碎家庭。活在夢中的火星人。原生家庭的奴隸。她未死。她說她離死不遠。生比死痛苦。她選擇了生。溫柔與暴烈。何時她還清了前世今生欠下的所有債。何時?何時?何時?

她笑了。她說。人活著是為自己而活。她明白了自私的好處。夢想。慾望。貪念。前世今生。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理想主義者。沒人可以擋著她的路。包括自己。包括前世今生。然後。然後沒有前世今生。

2010/9/13

頭先去華人超市買菜,我令到個切肉既墨西哥靚仔笑死左!我都笑死左!咁就有兩個人死左啦,哇哈哈。

咁排我前面既女仔好煩,佢只係買兩隻細雞脾(你需要知道呢度係美國,一次過買十隻八隻先叫正常!買兩個算買得超少!),咁墨西哥靚仔係雞脾堆度揀雞脾啦,個麻麻煩煩既姐姐仔呢隻又話唔好,果隻又話唔好,不過阿靚仔好有耐性,我好欣賞佢。終於都揀完兩隻細雞脾。原來呢,有骨既肉就可以要求切架喎。我係度買左一年幾菜,都係呢刻先知。麻麻煩煩小姐繼續發揮中國人既嫌尖精神,鬼咁細既雞脾要切成五至八塊,舊大骨又話唔要。靚仔繼續好有耐性。

好!終於輪到我買啦!你估我買乜?呵呵呵,我一於,有樣學樣!叫佢要切到同個女仔要求既一模一樣。我都覺得自己好賤架啦,但我就無個女仔咁老鳳,揀雞脾既過程無咁嫌尖,而且勁多謝佢,唔該佢,總之勁賣口乖。 但佢切完d兩隻細雞脾,死,我發現份量好少,唔夠整蒸雞。哈哈哈,於是叫佢切多兩隻雞翼。佢最初聽到我話買兩隻雞翼,登到隻眼好大,我相信應該無人試過只係買兩隻!跟住我諗諗下,再又買d雞翼另一餐食都好喎。於是我話,我total買12隻雞翼,淨係有兩隻要切。

可能我又講過要買兩隻,後來又講買12隻,又話要切其中兩隻,聽到阿靚仔頭都暈曬。

佢聽極都唔明我講乜,我重覆左好多次,已經笑死左,佢自己又勁笑。後來佢終於明我up乜,照我要求切兩隻雞翼。但佢好唔明咁問:why do you want this?我有嘗試解釋因為雞脾唔夠,所以想加多兩隻雞翼,但可能墨西哥菜唔會切d雞一舊舊煮啦,總之佢好似唔明我up乜,只係繼續笑。佢個樣話比我聽佢見到天下奇聞:有人要佢切兩隻雞翼!

果然,我一買完,佢就同佢同事笑笑口細聲講大聲笑!

“you are taking about me??!!!”結果佢又再勁笑,我又勁笑。

p.s. 掛住寫呢篇野唔捨得去煮飯,今晚要好夜先有得開飯,老公大人唔好打我。=P買菜買到笑死人事件

2010/9/4

以為自己站了起來向著前走,但當你的光芒在長空劃過,我又膝縮一角,覺得沒有臉看你。我用了一整夜叫自己勇敢,然後拿起擊傷我的石頭,默想,懺悔。天亮了,我放下它。或者多歇一會,我就會起步。是的,路途上再沒有你,但總會慣。朋友,請珍重。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