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3/26

“童年創傷的經驗會破壞個人的自我界限,一是讓人變得沒有界線,不能分辨自己和別人的界線,把別人的東西看成自己的東西,別人的需要看成自己的需要,也無法好好的承載自己的情緒和感覺。

另一種自我界線的破壞包括,讓自己跟別人築起了厚厚的牆,堅固的自我界限總讓別人無法闖進,這情況會讓自己跟別人完全的隔絕起來。

創傷輔導就是協助受助者在訂定一條跟別人相處合宜的界限,自己和別人能連繫起來,可是大家又有互相尊重的空間。

也只有一條清晰有效的自我界線,才可以完善一個完整的自我。”

–《從生存到生活》

2010/3/24

琴日精神上好攰好攰,攰到好想死,唔係講笑果種想死,係真係覺得無乜求生意志。我係度想像我最想見既人出現係我面前,但我都係無興趣見佢,我就知道我真係攰到癲左。又一次覺得,寧願徹底係人群中永遠消失。岩岩去美國,經常摺埋唔想見人,就係因為呢種攰到想死既感覺揮之不去。

今次回港我好難得咁好有系統咁安排時間表。頭先再翻睇過去10日既時間表,我係果d會令我情緒波動既約會旁邊寫個攰字,我發現我寫左7個攰,另外仲有3單空氣傳波既累人事件,即係加埋一共有10個攰。唉,唔怪得琴日會攰成咁啦。不過呢,我又發現10個攰入面,有7個攰我會用值得去形容,簡單黎講,即係果7個攰係有意義既攰。不過其實咪就係有太多有意義既野密集式咁發生,所以吃不消囉,唉……反而有一樣野,我唔知我應唔應該怪自己。我一直都覺架啦,今次回港有好多突發既野,咁我就又係d攰既約會/事件搵出d突發野出黎,嘩,竟然10個攰有6個係突發架!不過咁樣諗諗下又覺得唔對路,其實邊有咁Q多突發事件,好明顯係我既預報系統出左D事。最後我既結論係,6個突發入面,有4個係主觀地以為係突發(潛台詞即係好唔突發,唔知點解會預計唔到),有1個就真係好客觀係突發,有1個就界乎係預計內同預計外之間啦。

寫到呢度,我覺得自己好勁,竟然會寫左篇咁既野,我痴得好徹底呀……但我鍾意,吹咩?呢篇文無聊得好有意義,你唔覺咩?

2010/3/23

你是敢怒敢言的人。曾經何時,你的憤怒,你的批判,會直接變成我的憤怒,我的不屑。昨天一席飯,我發現我轉變了。我不再完全被你的感受融化,亦不再需要你完全體諒我,認同我的觀點,我有更多空間去感受你的狀態及堅持自己的想法。我想,我開始長大了。

——與師父飯聚五小時後有感

2010/3/18

突然發現現在過的生活跟大學生活好似:

1. 學下d新知識,關心下呢個世界發生既事, 學做知識分子。

2. 同一班朋友好close,一齊談理想、面對情緒困擾、間唔中一齊傷春悲秋一番。。

3. 經常自己煮飯食。

4. 做義工,好似當年上莊咁,搏的時候比打工時更搏,樂在其中,為理想而活。

5. 同家人有physical的距離,但心靈比以前接近了,相處得輕鬆了。

6. 無乜經濟上的掙扎。

7. 以前經常關中,遊走於中港兩地,認識文化差異。現在就遊走港美兩地。

8. 在網上世界好活躍,以前在大學團契也是這樣,狂出post講廢話,最愛在forum上同大家鬥咀。

嘩!原來我已活在我的dream life好一段日子了,好幸福呀!

p.s. 唔好意思,又唔小心曬左少少。

2010/3/17

口花花的我,見到執房的是靚女(真係好少有架,竟然靚過我。),當然忍不住口要跟她吹吹水。阿儀是新移民。呵呵,這身份真親切,我也是新移民啊,美國的新移民。

“離了家,親人朋友不在身邊,一定不習慣,感到孤單吧。“一說到離鄉別井的話題,大家很快就有共鳴了。

“美國的物價是否很高?”
“的確很高,不習慣。”
“那麼怎麼辦?我覺得香港的物價已經很高了。而且在香港的壓力很大,在內地走路都慢一點。在香港生活真的很辛苦。”一語中的啊。這是很多人的心聲呢。
“美國人的工作效率是否很高?”
“當然不是,我幾乎可以肯定,全世界工作效率最高的是香港人。美國人做事很慢,我最初很不習慣,不過香港人就是太快了,工作壓力都很大!美國和中國在這方面比較相似。香港人,就是最不懂得生活。”

“你還這麼年青,就放棄事業了嗎?”
“怎樣說好,也算是有點犧牲吧,不過我現在也有做義工啊。”
“做女人,要為自己打算啊。我很早就結婚,因為很年青就離鄉工作了,很孤單,以為早點結婚,有一個家比較好。”
“你和先生關係好嗎?”
“一般吧。我們之間沒有愛情了。”
我說明白,這有點似我媽媽和爸爸的故事。嫁給香港人,同鄉都把這說成美事,其實有苦自己知。

她執拾完畢後,主動問我:”太太,怎樣稱呼?”
“叫我阿茵吧。”
她停了一停,我想她預計我會說自己是X太吧。
“很親切。”
“你呢?”
“阿儀。”

今晚有朋友來,我請阿儀替我多拿幾張椅子。阿儀拿椅子入屋時,望著我說:”阿茵,給你的。”嘩嘩嘩,佢真係叫我阿茵呀,好有FEEL呀!佢肯咁叫,即係當我係friend啦!great!(ok,我知道我可能係過份詮譯,但我鍾意發姣,唔得咩?)我馬上回了一句:”多謝阿儀。“加送一個四萬咁口既笑容。其實”阿茵”是湊大我的婆婆從小對我的暱稱呢。呵,我唔係比個個人咁叫我架。不過唔知點解,你比我既感覺好親切呢!

美國的生活其中一個令我深刻的體驗,就是當地的藍領階層都活得很有尊嚴,很自信。我相遇過的所有清潔工人、裝修工人、搬運工人,都從不會在客人面前表現得低聲下氣,大都是有說有笑,ok幽默。不過呢,今日同阿儀對話,佢就重複過幾次講自己無用呀,唔夠叻啊之類之類。這相信是不少香港新移民或低下階層對自己的看法吧。

呵呵,不過在美國,我看見另一個可能性。so, 阿儀,我當然唔會睇少你,但係亦唔會當你好慘,我地既關係好平等,i am阿茵,you are阿儀,that’s all!

撞到你,嚇到半死。有緣有緣,哈哈。

昨天自己自然真率,沒有造作掩飾,有點意料之外。

意料之外的好。這場突擊測驗,表現不錯啊。值得感恩。

不過計劃還是會繼續吧,特別回美之後。

謝謝你一直的諒解支持。

仍然期待計劃完結之日。非常期待。

從生存到生活……是的,我會好好生活。

祝好。

2010/3/12

朋友說:”我也好想,有一天,我能開發出一片從未開發過的境地,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成為巨人,瞻高望遠,這氣派,的確令人羨慕。我話過我想做皇帝,睇劇集《康熙帝國》時個心唔知幾癢,哈。

不過,有時又覺得,最令我觸動的,還是那些無我無私去為理想默默耕耘的人。(這是耶穌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要以為理想必然是什麼大事,好記得我敬愛的小鳳老師,在我們快畢業時一早就說,將來要回饋母校,用不著有什麼好巨大的成就。懂得做個好老婆,都是成就呀,已足夠讓你回來同師妹們分享分享了。的確,我的偶像就是做了我半個媽媽、把倔強反叛的我教好的三姑呢。她是一個家庭主婦,沒什麼封功偉跡,但相信在她的女兒、親人、朋友、千千萬萬受過她恩惠的人心中,她永遠是最好的。我常覺得,活過這一生,能有幾分似三姑,這輩子就沒枉過了。

但我份人又貪心,一早都講,成為巨人的慾望,我一直都有。而且,讀過下書,有幸拿著一些文化資本,又自覺自己有guts有點能力有點talents有夢想,有時又覺得,在社會上爭一席位,或參與多點群眾運動,做點有意義的事,似乎更是我的責任吧。而且,又覺得爭名奪利的遊戲、權力的遊戲,玩玩無妨。我覺得,學到survival skill是最基本的,能夠玩得叻就更好。這是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有時想避玩,想清高,是奢求,不設實際啊。(這段的前設是要做到巨人,首先要在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中玩得叻。我認我有時是有點不屑去玩,自命清高,但說穿了是自己唔夠人玩,哈哈)

我的結論還是很老土吧:我覺得,信仰加上生命經歷給我的呼召,是做一個既出世又入世的理想主義者,要有巨人的理想及平凡人的樂天知命(即鄭秀文”有一種快樂”的歌詞內容),哈哈!至於那些想成為巨人的慾望,則要學放下。時勢做英雄,現在的時勢不需要英雄,何況我不是英雄的料子。

近來有種迫切感,覺得真係唔可以再只顧住玩,顧住休息。頻頻諗起中學的校訓:寸陰是惜。我要努力啊。這兩天我常對朋友說:我羨慕你。我羨慕所有能踏實走在夢想之路的人。(點解羨慕人?因為有d自卑囉,同唔想再吃苦,驚要離開comfort zone。哈~如果要忠於我的呼召,自卑同懶惰也是我要突破的吧。題外話,琴日睇趙崇明《安息行旅》,佢講到一位天主教哲學家皮珀對”懶惰”的看法,幾有意思。我會節錄在文末。)

我想,我還是先要努力去做一個令自己羨慕的人了。努力!愛我的人請繼續守望我,我需要你!

***
趙崇明《安息行旅》節錄

在基督教的傳統裡有七宗罪,懶惰是其中之一。皮珀指出,在古代”懶惰”(拉丁文是acedia)原來含有特別的意義:

“克爾愷郭爾曾經這樣說,acedia(懶惰)是一種”軟弱的絕望”,意思也就是說,一個人”絕望地不想做他自己”。從形上神學的觀點看,懶惰的意思指的就是,人不肯和他自己的存在相符,一個人在他自己的一切努力活動的背後,他想脫離自己。”

“懶惰”最深層的目的可能是想擺脫自己,就目標而言,原來”懶惰”和”工作”竟然是盟友。因為事實上不少人透過不眠不休的工作狂熱去麻醉自己,逃避面對真我。皮珀亦曾這樣定義”休閑”:”當一個人和自己成為一體,和自己互相協調一致之時,就是閑暇。”如此說來,有工作狂的人跟懶惰的人可能分別不大,都是不能體驗”休閑”的真意。由此可見,懶惰的反義詞不是拼搏地工作,而是休閑。

2010/3/11

你是受害者。殺你兒子的人對你說:”我為自己得罪你的地方流淚懺悔時,我感受到上帝的寬恕。因為我這次犯下的重罪,我看見上帝的愛,我也一直為你祈禱。”言下之意,殺你兒子的人不需要你的饒恕,因為上帝已寬恕了他。而且我活得很好,我現在有能力為你祈禱啊。

結果,你非常憤怒,近乎精神崩潰:”他的罪已獲得上帝的赦免,還需要我的寬恕嗎?我怎可能寬恕?上帝怎可以在我還未寬恕他之前已寬恕了他?”

這是電影《密陽》的情節。對於這位故事主角的信仰質問,都看了電影大半年了,仍一直懸在心頭。

我越來越懷疑,基督教所說的上帝的饒恕、赦罪,我們要愛仇敵等等,是否只是為犯罪者服務?這都只是為取消人犯罪後的罪疚感?像朋友所說:”贖罪其實都是做給自己看,好似喪事做給活人看一樣?” 然而,這對受害者來說,公平嗎?

又,為何受害者需要去饒恕傷害自己的人?受害者的憤怒、憎恨,代表的可以是對不公義、罪惡的不妥協,這種執著可以是一種道德力量,當然,這更代表心靈的創傷,傷口是需要時間和愛來滋養的,而讓憤怒、憎恨的情緒自由地表達,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療傷過程吧。到受害者不再計較得罪自己的人曾為自己帶來的傷害,可能這代表他終於走過了一些心理關口,是可喜的,但這也不代表他這時能”愛仇敵”,就比之前偉大。我認為,對於一些痛苦的回憶,能夠破執,能夠放手,做得到當然是好,這可以是脫苦之道;但人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不過我覺得最不合乎人性的,是在基督教/教會文化中,愛仇敵、饒恕竟然是一種道德要求。一個人不能饒恕時,竟會被加上太驕傲太自我之類的罪名。

再揭底牌吧。如上文所言,寫這文因為《密陽》主角的疑問也是我的疑問,不過既然這些疑問都放在心頭大半年,突然有寫文的衝動,事必有因。看這電影後,唔知點解總會經常睇到一些基督徒對這部電影的評論,幾乎每一次我都覺得他們的說法對女主角來說很殘忍。今日終於受不住,有感而發。

2010/3/1

這一天來得有點突然。

二月,我和宋先生經歷”小別勝新婚”,我第一次體驗一個人在美國的生活,一個人渡過農曆新年。思念的確是最美麗的距離。獨處的時候,我亦有更多空間跟自己好好對話,感覺很不錯。跟著宋先生回來了,我們間中吵架,但吵架過程非常惹笑,我經常說到一半,自己都頂自己唔順,笑左出黎,哈哈。我地越來越懂得好好吵架了,yeah~ 如何好好吵一場精彩又不傷感情的架(精彩是好重要的,精彩=對白精境=娛樂性高=緩和吵架的緊崩情緒=笑一笑世界更美妙=吵架而不傷感情),的確是一門學問呢!二月份亦有不少挑戰,要go through它們並不容易,在未來的日子,我會繼續努力。放眼世界,離開自我,已成為我的座右銘。愛我的人要繼續守望我、支持我呀。不過要數二月份最最最驚喜的,當然係朋友仔來美國探我地啦!呢幾日渡過得比我想像中還要開心,真係快樂不知時日過呢。

然後,到三月一日了。Yeah!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