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8/20

一個人死的時候相信永生,另一個不信──請問:哪一個勇敢?

信仰很好,它總在人面對困境時,給人一條生路。牧師之所以為牧師,就是不斷給人希望,給人生機,這是牧師口吻的特點。怎樣叫虔誠?似乎就是一派積極,並且總不走進困局

早陣子跟友人談到擔心戰爭,友人便說,耶穌教我們,被審問時不要憂慮說甚麼,因為聖靈會引導。

我有這樣的想法:是的,當人面對不能承受的恐懼或焦慮時,便會產生一種抵償性的想像,它是一廂情願的,但又是必需的,因為沒有它,我們根本承受不了這個衝擊。例如,驚恐的人需要相信事情好快過去,即使事實更糟,若讓他遇上真相,他大概會發瘋。

我還記得有一回遠足,路很辛苦,領隊說很快會到,目的地有山水豆腐花吃,多美味。當然,事實不是很快就到,但這一騙,又到了可以忍受的距離。欺騙,一直有它的道德性。

說回跟友人談戰爭,大概已超出她的承受點,自然分泌解毒劑,「不用想,聖靈會教你」,這時候,發揮了止痛的效果

哲學家尼采那個能夠顛覆價值的超人,或者神學家潘霍華那個承受現實的門徒態度,不是人人都能接受──不,事實是:絕大部分人不會接受,因為還有牧師整天講的那種「交託的信仰」作為敬虔選擇。

宗教的確產生抵償痛楚的劑量。馬克思說宗教是鴉片,逃避現實,我想不如說是它提煉出來的嗎啡。對於極度痛苦的人,注射嗎啡,真的是欺騙嗎?

我相信,相信永生有令人更勇敢的潛能:如果最後都賺回來,有甚麼輸不起?──但事情不是這樣,據說,基督徒患上焦慮症,比沒宗教的人比例更多,因為有一個神可以整天被埋怨,心理更不平衡。

我的策略是,盡可能推遲注射嗎啡,因為,忍受痛苦才令人生清醒。不過,我需要嗎啡,在我受不了恐懼和疼痛時,我會把手伸向那個永生。

--轉載自時代論壇第1137期

***

“我的策略是,盡可能推遲注射嗎啡,因為,忍受痛苦才令人生清醒。不過,我需要嗎啡,在我受不了恐懼和疼痛時,我會把手伸向那個永生。”

古斌呀古斌,別騙人,你既然知道那是嗎啡,你就更清楚毒隱過後的代價是什麼。
除非那一刻你能從心相信那不是嗎啡,而是永生,否則清醒如你固執如你,其實是不可能去注射嗎啡的。當然若你已經痛苦得不能自控,這作別論。
唉,還有,說到底,永生的盼望或者真的不及嗎啡那麼能夠即時止痛,是嗎?
嗎啡是實在的,盼望是弔諱的——最實在也最虛無。
而且最後能否得著永生的福氣(就算浪子的父親從來沒嫌棄兒子),有時人心的破碎,叫人只能被捆在苦罪之中。唏噓啊。sigh….(誰說浪子一定能回頭?)

古斌,或許我強姦了你的文意。
不好意思,我這刻需要知音人,就讓我任性地發發姣吧!

2009/8/16

好友說:”我想,在日常生活中向他人展現自我形象時,其實也像無意識地填寫履歷表。倘若換上另一個(哪怕是超現實的)對象,會否呈現不一樣自我?”

*****

〈寫履歷表〉–辛波絲卡

需要做些什麼?
填好申請書
再附上一份履歷表。

儘管人生漫長
但履歷表最好簡短。

簡潔、精要是必需的。
風景由地址取代,
搖擺的記憶屈服於無可動搖的日期。

所有的愛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子女只有出生的可填。

認識你的人比你認識的人重要。
旅行要出了國才算。
會員資格,原因免填。
光榮記錄,不問手段。填填寫寫,彷彿從未和自己交談過,
永遠和自己只有一臂之隔。

悄悄略去你的狗,貓,鳥,
灰塵滿佈的紀念品,朋友,和夢。

價格,無關乎價值,
頭銜,非內涵。
他的鞋子尺碼,非他所往之地,
用以欺世盜名的身份。此外,再附張露出單耳的照片。
重要的是外在形貌,不是聽力。
反正,還有什麼好聽的?
碎紙機嘈雜的聲音。

****
辛波絲卡,你說得真好。
是啊,我是大笨蛋嗎?
為何我天天就是忙於填寫你、還有你、你、你,給我的履歷表?
你是我的誰?

從此罷填嗎?
說真的,這guts我有!
但跟你對抗,不也是浪費青春嗎?
免了,照填。

反正,我有權自制我喜歡的履歷表,而且我無須等你聘請。
明天,我就去找外星人見工,這個,沒人能阻我,也與你無關。
怎樣?生氣了嗎?

請不要再說我任性自我好了。
總之,我說了,從今以來,你們的履歷表,我還是會填。
如果你喜歡,我甚至不介意向你訴說每個欄目背後的故事。

你不是我的誰,你是你,我是我。
但你和我加在一起是XX,這個XX,我在乎,懂了嗎?

2009/8/6

朋友在facebook post了一個福音短片,
http://www.facebook.com/video/video.php?v=64211662607&ref=mf
我不認同當中的福音信息。

以下是我的回應。

****

我認為這故事有點危險,它傳遞了一個信息:”傷殘人士”要過像正常人的生活才可以擁有快樂。故事最尾用一句金句作結,像暗示上帝就像故事的爸爸一樣,祂對人類不離不棄,並盡力讓傷殘的人類過”正常”生活。

我很認同聖經中的上帝,像片段中的爸爸一樣,對人類永遠不離不棄。不過,我不認為上帝面對人天生的缺憾,是用這種”完美主義”及”高高在上”的態度。

我理解的福音,首先是不斷呼召我們走進自己的生命深處,面對自己的傷殘、貧窮。正如耶穌宣告:”貧窮的人有福了“,而不是:”照顧貧窮的人有福了”/”上主照顧貧窮的人,所以貧窮的人有福了。”耶穌又說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沒病的人用不著,他明說自己是醫生,而”有病”是我們與他相遇的必要條件。這與我的個人信仰經驗很吻合。我發現只有我越認識自己的貧窮、傷殘等,我才可以對生命,還有耶穌(一個被人厭棄的貧窮木匠),有更深的連結。

我理解的福音,另一重點是上帝不斷對”使人陷入傷殘狀態“的罪惡本身,提出控訴。在舊約中,祂不斷罵以色列民不去行公義,不去照顧孤兒寡婦等。來到新約,福音更是透過耶穌的復活,宣告十字架的不公義死亡權勢勝不過祂,祂是公義的一位。回說這短片,當中有很清晰的”正常”/”傷殘”的定義,但這定義的發聲權是誰擁有的?是所謂的”正常人”嗎?當我們不斷說”傷殘”人士需要參加馬拉松,三項鐵人,是否強化了對”傷殘”這身份的不接納?這究竟對傷殘人士而言,是幫助,還是另一種壓迫?我們這班”正常人”只可以做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慈惠工作嗎?這些慈惠工作究竟是誰而做?為自己還是為對方?我們真的愛”傷殘人士”嗎?抑或我們由始至終只愛自己?永遠脫離不了”自我中心”的思考模式?

最後,值得要注意的福音信息是,耶穌雖然復活了,但祂也真的切切實實被不公不義的世界釘死了。耶穌的死亡代表了當祂道成了肉身後,連祂自己也不能逃避面對人世間的不公不義,也不能逃避那傷殘的身體、會死壞的身體——他可沒辦法過”正常”的生活,他只是活出了人性,讓自己也成為傷殘人士的一份子。這個,是我理解中上主不以自我為中心的愛:神是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最後,跟大家分享兩篇文章:
http://hk.myblog.yahoo.com/salt_salt_fish/article?mid=844&prev=883&next=798

http://life.happensto.be/archives/897

2009/8/4

轉貼自龔立人blog中的一段留言
http://kunglapyan.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html#comment-form

作者:Sceptics 不肖生

****

從LACAN精神分析來看,約伯朋友看見約伯的苦難,誘發上帝在場的渴望。他們沿著上帝的缺席,抵達上帝的在場,但是抵達的只是欲望自身--那個掏空了的現實的填充物

這欲望的投射,來自潛意識的體驗匱乏,繼而得到權力掌握,和產生自戀。好如,6-18月,嬰孩在鏡前舉手投足,,牽動自己的鏡中像,得到空前權力后的狂喜,的自戀行爲

約伯的苦難成了“想象的能指”,始終到達的只是上帝缺席的所在,即上帝在場的幻覺。

這是約伯記揭露的“假信仰”。

約伯卻是在上帝在場的前提下,接受上帝缺席的事實,就此提出疑問。他得到的答案是順服上帝的主權,承擔苦難的荒謬。

接受上帝的缺席,個體承擔苦難,以及堅持上帝的在場;一個“上帝缺席的在場”,是約伯記提出的真信仰。。。

十架事件,基督單獨承擔苦難,父神缺席;也是一個“上帝缺席的在場”。

今天,在每個人間苦難裏,上帝缺席,不過,有幾個基督徒,願意效法基督,去承擔苦難呢?

 

****

上帝,來到今天,我終於明白,為人上帝甚艱難!你是多麼的自限,多麼的無能。無能者的大能,我全都記起了……今天,我真的很快樂。^.^

2009/8/3

要認真評論一個社會現象需要大量的準備工夫,對我來說近乎是不可能。但由於老婆好意多番督促,也不好有負所望,只好快快了事,隨便把我們這幾天的討論筆錄如下。

成功非偶然

這是個網絡年代,要說道得淪亡,先問問 Google 才說。我真的十分好奇,是甚麼原因,一本連半點裸露也沒有的寫真集,一開售便賣了數千?是否近來興復古,一眾男生不再願意把珍藏存留在他們的硬碟裡,或是互聯網的討論區上,而要用錢買一本只得數十頁圖片的 hard copy?

即使相中主角豔壓群芳,即使她是絕世佳人,也不用麻麻煩煩,明知書中照片在 Google 裡一定是名列前矛,仍廢時又花錢地走去買吧?難道走去買的都是不上網的七十前人?還是香港人忽然重視知識產權?

其實,今時今日,誰還會出版寫真集,已經是一個好問題。沒有全盤的計劃和信心,想成名的0靚模應該不會選擇行這一條路。

這是一本寫真集?

對,這是一條問題。因為人在美國,無緣見到它的真身,只能在網上的(那在 Google 名列前矛的)。一看之下,完全有覺得它應該在 Kubrick 中間放閒書的位置裡出現的感覺。在大眾、三聯看到它也不足為奇。相片的拍攝自然、拼貼零碎、跳躍、富有動感,有點像 LOMO 照的拍攝手法(雖然顏色還是過於正常,這裡攝影師應該稍為改善一下);而相片旁所附有的對白,簡直就像少女日記的內容,不少以 Blog 為體材的書本其內容其實也差不多。把它放在 LOMO 相簿和少女日記之間,感覺實在是正常不過。或者放在旅行遊記附近,當閒書來賣,也未嘗不可。

這樣說來,是這本寫真集太似 LOMO 相簿/少女日記/旅行遊記,還是相反?

情感工業

我只能說,周秀娜這個人/商品,從宣傳到市場定位到品味包裝都非常成功。有別於以往的「豔星」,她的姣真是十分姣,她很可愛但也很有成熟女性的性感。她有自信能風魔萬千少男,能制造可觀的收入,令自己經濟獨立,受到尊重。這是天真、無知、青春、理想、性感、平凡、潮流、自主新女性的集合物。但她也平易近人,像你的舊同學和網友,她的寫真集,目的是要你買下來像舊情人的私相簿一樣地好好珍藏。

書展

寫真集在書展出現,有人認為不對,而對策就是要成立一些審查委員會來審查所有展出的商品及其銷售手法。

為何如此麻煩?

因為這是香港書展,不是基督教書展;因為在會展舉行。

「香港書展由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是亞洲最大型書展之一。」(維基)

每年在會展舉行的展覽,有不少是貿易發展局主辦或者協辦。貿易發展局為「專責拓展香港特別行政區全球貿易的法定機構」(維基)。而這些許多展覽,人們慣常稱之為「Expo」,意即博覽會。「第一屆世界博覽會是在1851年於英國倫敦舉行,當時英國國勢全世界最盛,英國便希望透過一個大型的展覽,去顯示其國力。」(維基),我絶對有理由相信,貿易發展局的邏輯與此如出一轍。而作為一政府機構,縱然有市民對展出物品有意見,也不能私下解決。

自由市場的失陷

許多人以自由市場模式來維護寫真集在書展中的出現。不錯,寫真集的出現,付合市場供求原則,但寫真集在書展中出現,明明冒犯了大多數讀書之人,為何仍然可以生存,而且還這麼成功?為何一眾出版商要為每年的書展而疲於奔命?為何一眾讀書人要在每年書展其間大排長龍?為何讀書人要接受寫真集出現在他們心愛的書籍當中,而只可以用言語宣泄不滿?

香港書展的背後是貿易發展局,而貿易發展局的政府背景,讓到它可以動用的資源,遠遠多於任何一個出版商,或是業界聯會。這正是他本來的目的--連合大量的資源,補貼、推動香港的出版事業及閱讀氣氛。但這同時也制造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香港書展形成了壟斷。

若不是香港支持不了一個真正的書展,就是容不下另外一個書展。

自由的意義

在我們的社會裡,個體與個體的自由往往會互相抵觸。當一個個體得到完全的自由,就代表著別一個個體的自由受到約束。作為一個政府,最理想的目標,莫過於能保障每個人的自由能得到充份揮,而過程當中統治者往往將自己的管治自由壓至最低。資本主義的目的是要聚集資本,過程當中資本家的自由往往得到充份發揮,而同時間限制了許多人生活的自由。政府的
運作有別於資本主義模式,卻能互相配合。除了個別極端例子,現代人都其望由政府去保障他們的自由,而非資本家。從個人經驗所得,企業內部是最不自由的地方,但卻很少有人認為
有何不妥。

所以,我說香港書展有別於基督教書展。對於寫真集,基督教書展可以說不,香港書展不可以說不。

怕就是怕香港實在容不下另外一個書展吧。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