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7/28

一、

“救贖需要來自內在,不是因為現實特別美麗或具有意義,而是因為我們必需具有一個理由才會繼續活下去,即使是在這個殘酷、陰霾的城市。”
——李滄東(《密陽》導演)

到底,密陽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有人說,那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鄉鎮。
她卻深信,那裡有秘密的陽光。

喪夫,她去密陽;
喪子,她在密陽信了主——在絕望中看見了秘密的陽光。
她彷彿重新找到存活的理由,例如去宣講福音,例如去愛仇敵。
當她能做到這一切,她就是光明之子。
沒想到,仇敵不需要她的愛,甚至好像比她活得更好,更自由,更釋放。
很可笑。
謊言,然後她發現,她活在謊言裡。
愛不見得比恨好。
復仇,或許是更合理的存活理由。
只是她已一無所有,剩下唯一的復仇武器就是她的身體。

密陽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有人說,那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鄉鎮。
她卻深信,那裡有秘密的陽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009/7/20

很享受的一天。

第一次參加日本廟會,很多人穿和服,很多好好聽的日本民歌live show,很多美食吃,我們還一起跳日本民族舞呢!(如果好奇想知日本廟會是什麼,可看http://www.wretch.cc/blog/USTSU/3605603 裡面”日本孟蘭盆節”一段)

再一次感到,美國是一個可以讓異鄉人感受”生活”味道的好地方。

這感受竟是發自反美的我,真特別!

****

其實我講我反美,唔止係反美國政府(特別以前既布殊,我真係好想佢快d死),亦係反對高舉自由主義、資本文義、個人主義的美國文化,當然亦好唔滿意美國對其他國家既壓迫,美國人用了全球好多資源(現在自己是其中一份子了,好折墜!)等等。

不過當我經驗生活在這個高度發展了的資本主義社會,加上這裡有頗完善的法制、民主制度、醫療制度、對低下層的社會保障制度等等;well, 我不得不承認,美國的確有一股自由的空氣。我明白為何對好些人來說,this is a dream home . 例如這裡擁有比香港更合理更人性化的工作環境,能保障到草根不用為生存掙扎太多,亦有更多空間讓人去發聲去求學問去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等等。

而在這一天,當我望著一班在美國生活的日本人能如此享受他們的地道文化,在這裡載歌載舞,不由得再一次覺得:美國的確是一個自由的地方,即使異鄉人也可以在這裡生活得好好——而且,在廟會中懂得跳日本民族舞的,有不少不是日本人,這是我更感動的。

 

 

p.s. 這裡的”生活”用了引號,只是借用了高行健小說經常出現的觀念——在中國的土地中(特別文革前後),”生活”的氣息已漸漸失去,能好好生活,安定生活已是很不尋常。在我的生命經歷中,生活二字,well,暫時的確還是應該加上引號的。

2009/7/19

今天,我靜靜地與自己聊天,心靈的窗口不知不覺重開了,似乎是大地回春呢。

在那個特別嚴寒和漫長的冬天,我冬眠了,也本能地關上了門戶,免得著涼;雖然偶爾還是避不了風雪的吹襲,然後發了一個又一個的惡夢。永不止息。很累。不知道現在是在夢中還是人間,但我看見小鳥在走廊盡頭的小樹上築巢——在石屎森林中竟然會有小鳥築巢,牠們信任小樹,也信任大廈裡的人——是神蹟嗎?這時候,我才知道,窗子打開了,春天也來了。小鳥誕下了兩隻小小鳥,現在小小鳥與小鳥爸爸小鳥媽媽幸福快樂地生活呢。我祝願牠們一家永遠幸福快樂

不過,當我看見小樹下還未完全腐化的冷死了的枯枝,還有發黃了的枝頭剛長出了的新芽,我知道冬天曾經確確切切來過。記起了,那是百年旱見的雪災——只是當四川大地震發生後,雪災就變得微不足道;然後當大地震帶給人們的悲痛與感動都慢慢淡忘然後是華東水災然後是奧運,然後,當然再沒有人記起了雪災。

而我,一度剩下的亦只有夢魘中的影像。

直到小小鳥一家飛進屋裡,把我喚醒了。

我張開眼睛,望著牠們,先是雀躍,後來竟然不能自控地哭起來。原來我已不知不覺流浪十多個年頭,直到遇上雪災,然後昏迷。小小鳥,我是多麼多麼的羨慕你,你有一個家,也就有情感的倚歸。曾經,我流浪,然後陌生人變成知己;然後我以為自己回家了;然後他們說我麻煩,令他們沉重;然後負著傷再一次流浪,然後為流浪找到一個美麗借口:我是一個四海為家的神奇女俠;然後……直到那一次,我竟然昏迷了。

昏迷的感覺,其實不錯,除了夢魘時可能會四肢抽筋;大多時間,我靜靜地睡啊睡,睡啊睡,像一頭傻豬,還不時發出鼻鼾,睡得好甜。雖然有時我又會耐不住寂靜,刻意把自己叫醒。幸而睡意太濃,醒了還是再睡,才不用生病的你清醒地受苦。

這一次,卻不一樣,是你,是你主動與我對話。我真的許久許久沒與你好好地聊了,如果不是親耳聽見,我不敢相信窗子重開了。你告訴我,你羨慕小小鳥,你哭了。我想起了,前幾天那抽泣聲是何等淒厲,還有那幾次靜靜的飲泣聲,我都聽見。不過,那時我還在屋外,你沒有開門,我想你又是在造夢,就沒再理會了。原來,那時你已經醒過來了。這次,你見到我,就任意地說呀說,說個不停。你說H和J和T曾是你的家人,後來H和J都嫌棄你,剩下T,但T也累了。然後你找了D和C和M,你沒想過,與你相交不深的她們,說了幾句無意中傷你的話,然後你再次離家出門,再次流浪。你又說其實很久很久以前你就開始流浪,最初是N收留了你,後來是因為誤會和N的業主收樓,你和N決裂了,你就離開了N……你開始不斷說起流浪的故事,當然吧,當中不乏驚險、樂趣……不過一再流浪尋見家家庭溫暖決裂離家出走,你真的太累太累了。最後,你在那年冬天,在街上走著走著,然後遇見了雪災,就昏迷了。在夢與醒之間,你知道T為你找了一間屋子。你關上了門,就開始冬眠。從此,我再找不到你了。

太好了,春天終於來了。你說你的身子還很虛弱,還要多睡,現在你也不會像流浪時一樣,永遠不為自己關上大門。不打緊,其實看見你能一個人好好生活,我就知道,你比以往強壯得多呢。我也相信,不久將來,你會再請我來到你的屋子。我們不會再次成為陌路人。

還有,你說打算和T組織一個新家庭,現在你們已找到了新房子,你還常常煮飯給T吃,也少了在街上流浪的習慣(身子不好就千萬不要流浪了,危險啊!)。你又說你還需要時間減少對組織家庭的恐懼和慣性流浪。這真的太好太好了。放心放心,我對你滿有信心。以前,你常說要對人有信心,又說重新得力是人的本能;你要給空間自己實踐所信啊。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讓我們,還有小小鳥一家,好好享受明媚的春天吧。

——寫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正望著當年的我,默默微笑。繼續加油啊!

2009/7/18

呵呵,我果然有職業病/思鄉病!
一邊睇呢篇<領導人的情緒管理>,一邊諗起以前係學校見到既眾生相,esp唔同領導者係唔同場合(唔同既老師點管學生、唔同既校長/panal點管同事等等)既style,當然亦有反省一下自己既表現。

下面是我的反省內容。=D

******
一、

“Daniel認為領導人的情緒特質,有時會產生驚人的力量,他說:一個經理人如果以和藹的態度對一位沒有達成目標的員工表達失望,仍然會讓對方產生正面的感覺;如果以毫無喜悅的情緒發布好消息,還是會使相關人五味雜陳,甚或大失所望。”

1. 這個只適用於受歡迎/已與學生建立了關係的老師身上,只有當你在學生心目中有了位置,你的喜怒哀樂才會感染到學生。(當然這裡指的”學生”,是還未被馴化的那一種。)否則,老老實實,小孩不笨啊!你對佢態度和藹?佢可能只係覺得你好蝦。你毫無喜悅?唔緊要啦,佢都慣左比老師鬧,多你一個唔多!而且好可能佢自己根本都唔重視果d所謂既”目標”/”好消息”,你講乜都仍然同佢屋企好煩既阿媽講既一樣:廢話。

2.以上的說法同樣適用於上師/下屬關係。除非係好得民心既好老細,否則老細你唔好自戀啦,無下屬會真係好明白你諗乜,你態度好好可能人地話你假,你鬧人就更加一定乞人憎啦。鬼叫你既權力位置令下屬覺得係你搞到佢地咁辛苦咁多野做,有人係背後講你壞話你當人工包啦!

二、

“他以一個針對56位模擬工作團隊的領導人進行實驗,發現領導人情緒高昂的團隊,成員感受到較為正面的情緒,在工作上會表現得更協調更順利,而使工作產生事半功倍的效果;反之,如果領導人情緒惡劣,導致團隊成員彼此默契缺損,相互間難以呼應、溝通失靈,組織產生情緒裂痕、互失信賴,導致工作效率低落,更嚴重的是成員私下會想辦法「拍馬迎逢」取悅領導人以求取安全感,終致彼此猜忌疏離,造成決策問題,真是非常划不來。”

1.這個非常適用於學校panel同老師(或訓導主任與訓導老師,如此類推)之間的關係。其實校長與大部分同事好少直接過招,panel卻會觀課、查簿、檢查試卷、分配同事的workload、影響課程設計的方向等等,所以panel對老師的影響好大,他們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同事。

2. 不過因為老師行業的升職階梯與商界不同,特別是長約的老師,除非他很重視別人對自己的評價/與上師私人感情深厚/好想透過在人前證明到自己的能力得到成功感,否則其實只要他不與上師關係太差,就沒大問題,他根本不會有動機去特別討好上師。因此,這句”更嚴重的是成員私下會想辦法「拍馬迎逢」取悅領導人以求取安全感。”不適用於學校生態中。

三、

“許多優秀有經驗的領導人都有過類似的體驗,恰到好處的怒氣,果真和讚美一樣可以收到激勵的效果。只是,如果運用有失分寸或時機不對、輕重不分、頻率過高,其所產生打擊士氣的效應不但可觀,也很容易擴散,導致傷及無辜,影響整個組織的氣氛。”

1. 這個很適用於與學生建立了關係的老師(esp. 班主任)與學生的關係。學生都是有惰性的,而且很多聰明的學生會很任性或較反叛,恰到好處的怒氣,才能令學生知錯。不過如果老師誤用怒火,以至與學生出現太多張力、誤解等,這時老師呀老師,你說一句”對不起”吧,why not?!

2. 不過對於上師是否有需要對下屬運用”恰到好處的怒氣”,我就好有保留。如果真的這樣,我會說這個上師當自己是神,亦從不當下屬是成年人,極度自大+乞人憎。

四、

“人文心理學派在管理、管教上主張以人為本的人性化管理,建議放棄像命令、威脅、指責等無效(nonproductive)的語言,運用正向的思維來管理,甚至於以無條件的接納、無批判的尊重來營造組織友善、溫暖的氛圍,善待組織成員,激發組織最大的動力,在建構「期待行為」時更要以有效溝通、匯談的方式,清晰闡述、論述行為背後的價值、信念,俾求化異為同,謀取真正的共識,讓組織成員真正理解、接納、接受而口服心服,才能使大家表現同一組織行為,朝同一方向邁進,能如此組織產值一定會大為提升。”

1. wow!!!! this is my style! 雖然想當年我的教學風格還未發展得成熟,但我經常狂妄地想像,只要給我機會繼續教下去,我會做到自己心目中的”好老師”。當然,如上文所言,我仍然會罵學生的,因為學生有時不得不罵;但”無條件的接納、無批判的尊重”是我所追求的待人態度,我亦不認為罵你就是不接納你不尊重你。不過,如果我有時太自大太乞人憎,唔識接納同尊重人,反而我很期望你(包括學生)罵我、提醒我。

2009/7/16

近來常常想起教書時的片段。哈,以前常說教書很累人,星期一至五總是等待週末的來臨,更經常冀盼著長假期(雖然假期也要備課和批改作文)。現在吧,人人都羨慕我可以做少奶奶,我竟然覺得還是教書的日子最甜美,更自大地想像我一定會越教越好(現在就給當時的潘老師評分吧。唔好意思,老老實實,只是勉強及格!就50分啦!=P),且非常掛念我的好同事,好學生。你們都好嗎?

有人說教書是壓力最大的職業。這說法一定程度對吧,特別香港的老師聞名於工作量繁多――他們是鋼鐵造成的!!天天幾近上五、六節課,()好運的話可能會遇上好日“7 up”(即七連堂),須知在課室的反斗星通常都可以耗盡你所有精力,完了一天課,往往已經再沒力氣說話呼吸如廁吃飯,有時真的只想合上眼睛,一了百了。(內地老師一天上兩節課,空堂可用作備課改簿,回家大可真正休息。)累透了想休息嗎?不好意思,還有很多功課等著你批改,極多課程等著你預備(唔好意思,內地老師一般教一個課程,但香港老師閒閒地教3個,教7個的我也聽過)。遇上出卷季節、老細檢查課業、觀課,哈,你可以又祈求主加你額外的恩典:”唔該,比D更硬既鋼根撐一撐我啦,一係你就一野過用鋼根插死我啦,整淨利落!” 而且近年流行教改嘛,要學新課程進修嘛,要開很多煩得很的會議嘛。well,所以我再鄭重宣布一次:香港的老師是鋼鐵造成的!

不過,最累的人,還不是工作才最可以令你五臟六腑隨時狡瘁而死!小心小心!學校可不是完美的地方,有人就有政治遊戲,sorry, this is a must, and this is life! 而且學生的問題多得千奇百怪,如果一個不小心,誤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拯救天下蒼生;或者你誤以為學生都是天使,唔好意思,其實地係魔鬼,你會死得好慘。(相信大部分有熱誠的新老師都必經這階段),簡單來說,呢個唔小心既老師會提早burnt out(俗稱玩完)。至於burnt out後能否再次復活,則是時也命也。哈,君不見每年總有很多熱血老師提早轉field,或一個唔小心,哎呀,痴左,得了最普通最普通既情緒病姐,無乜野既!=P

(我常說討厭老師的職業病:長氣、怨婦格。see,上文足以證明我這離職老師已病入高盲,盲左,死淨把口=P)

不過,我說”這說法一定程度對吧”,代表我不完全認同。說真的,在香港打工,哪一份工作是沒壓力的?而且老師人工雖不算高,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咪傻,呢個世界無人工高福利好既工!而且,我好主觀好主觀的真切經驗是:做老師可享受到的無比快樂,除了天下間最偉大的父親母親可以經驗到之外,可能很多人這輩子都沒有這福氣。做老師,最幸福的莫過於可以享受學生們無條件的愛:他們會為你改好親切好可愛的花名,會因為你的教導改變自己,會記住你說過的話,會沒原因地偏偏喜歡你信任你,會因為你的辭職流眼淚……這些,都足以令我一生難忘。(當然,對於burnt out了的老師而言,教學生涯的恐怖經歷,可能也一生難忘!)老老土土說一句,這是恩典。一班同你無親無故,理性發展(/被社會化的過程發展)得未完備,做事無邏輯可言,個人感受大過天,我行我素,”我鍾意反叛,吹咩”的年青人,竟然會疼錫一個老師!這不是恩典,是什麼?難道你真的以為自己教學技巧特別了得?樣貌特別出眾?別傻吧,人與人的情,從來不是等價交易,特別年青人,他們最有個性最有骨氣,你對他好他絕可以不領情,而且從來沒人說付出與收穫會成正比。只是我的經驗竟然實實在在告訴我,我所得到的遠遠超出我所付出的!我超級幸福!

不過,潘老師的福氣何止於此!我不會說LNSS是一間完美的學校,坦白說,這裡有很多有待改善的地方,但這裡的確有很多很多讓我很敬佩的好同事、好上師。還很記得臨別之際,大家為我FAREWELL,送上很多很多衷心的祝福。如此受寵若驚,小女子當時看似沒什麼大反應(我好像沒哭過),其實一點一滴,我都看在眼內,從未忘記,亦不敢忘記。

我的好同事,好學生,很掛念大家!你們好嗎?

2009/7/7

我不住告訴朋友:我近來心情差、常哭、睡得不好,不過我知道原因。哭是排毒,哭過了,過去的就真的過去了。

我不想朋友擔心我。

有些路,總得一個人走。

痛,好痛,極痛……依然表達不了,語言無力呀。

好久沒試過常常在電腦旁,每隔幾秒就看看有沒有朋友在網天室(雖然我未必會跟他們say hi),有沒有人回覆我電郵(我仍然有好多話想講,卻真的寫得很累了)……很矛盾吧,明知這都不是出路,卻苦等。

哦,究竟等待什麼?

還好,今天願意苦等了。曾幾何時,我心死了,只懂哭,和沉默,或者,連淚線也閉塞了。

終算來到今天了。

2009/7/5

是的,或許人生需要的從來不是答案,而是好好擁抱和享受這個不斷懷疑的過程。只有透過不斷傾斜身體,不斷經驗幾乎跌倒的不安,以至常常跌倒然後再站起,我們才有可能在舞動的生命歷程中,找到生命的重心。

(這是我閱讀<身體美學>後的最大體會。^.^)

——今天在facebook送給好友的留言。

2009/7/4

2009/7/3

(P同T跟T既同事食晚飯後,T渣車時,P好興奮同T講今日做左D乜。)

P:老公,我今日一口氣睇曬卷約翰福音,好感動呀。我太唔認識耶穌啦,點解以前唔識好似睇小說咁一卷卷睇聖經。依家耶穌好立體,有一個好活生生既形象係我個腦。我好多疑團解開啦,耶穌好深情嫁,唔捨得D門徒做孤兒仔 (P越講越高音,越講越興奮,發曬老姣。)

T:下,老婆,不如你讀神學啦,(細細聲自言自語)做牧師應該都夠錢既。

P:(好虛偽咁笑笑口講) 唔得嫁喎,呢D要上帝呼召先得嫁喎。(心諗)頂,我又唔信個個牧師都係上帝呼召,如果係真既,呢個上帝真係太廢。基督教好多牧師害死人,霸權啊!

T:不過做牧師人工都OK嫁,應該養得起我。

P:(心諗)呢個老公原來只係關心我將來會唔會養佢。(對T講)仆你個街,我未係回應小文既email度,係大家面前向你示愛囉,你睇左未。(T點頭,P發曬姣,把聲超dair,將頭捱近司機位,圾熟狗頭咁笑住講) 知唔知姐,我將來會養你嫁,等你好似我家下咁,任做自己鍾意既野。

T:(微笑,雙眼細到得翻一條線)

P:(心諗)個老公豬真係好可愛。(伸個頭去司機位咀T)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