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8/31

是中暑還是著了涼,不得而知。身軀不斷顫抖,發冷的警號呼喚冬眠的倦意,眼睛徐徐合上,窗子關起了,一片寂寥。在夢中,偷換了在現實中壓抑了的勇氣,釀成烈酒,人生苦短啊!何不今朝有酒今朝酒?告訴自己,就算冬眠,也要發一個美夢,豪氣一點。雖然身軀不斷顫抖,有一滴淚從臉頰流過了,對了,是聽見你用淒厲的尖叫聲叫喚我。心痛。我一度掙扎把眼皮拉起。不果。或許,夢總是比較甜美。我沒有醒來的勇氣。對不起。

2008/8/29

無言無語也無聲
發了黃的照片在諷刺歷史的虛偽
過氣的主角再沒有解說歷史的能力
你的沉默成了利刀
我想借來「界」一下
看看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

血小板忙碌搭棚
原來與你一別三年,我的自我修復系統已經啟動,運作還算順暢呢!
轉眼
風乾的傷口又癢又痛
快要痊愈了
老公說要忍手,不可以亂抓傷患
我就是不聽,因為結疤太好玩了,一層一層剝下好刺激
我成功了,沒有流血!勁!
(看!增加了自我修復系統的我,與拿刀界手的我,是否判若兩人?)

今天再次拿出發了黃的照片
想起那段與你甜美的過去
突然相信:
有天會與你重聚
還有
原來你的沉默
是系統啟動的鑰匙
或許目送
是你無奈的唯一選擇
你的心情
不一定比我輕鬆(是嗎?真的嗎?你還愛我嗎?)

老朋友
一萬個掛住你!

2008/8/25

整過過程真的有點超乎想像!

開幕是華麗極至,獎牌像豐收一樣,結局也這麼熱烈動人。我們這一代中國人,成功地向世界展示了我們的風範,以及我們對前面的繁華盛世,有無比的信心。

祥雲之樹,是多麼的美。古國的風華再現,一定要讓許多人隨之動容。

我們像小朋友玩蹺蹺板,傾盡全力地按下板的一端,要把玩伴抬得越高越好。

奧運這個蹺蹺板,按下去的,當局說,單是志願工作者就有一百七十多萬。十六天的時間,萬眾一心,把盛事向世界高高起。

我們一代,告別了二十世紀的苦難與自卑,正大踏步走向屬於我們的新世紀。我們仍清楚記得我們曾經站在世紀的開端,為能拿到奧運的主辦權而歡呼,為隨之而來的重任而戰

慢慢地,我們也學習了以奧運為目標,要讓零八年成為國家前途──基建、經濟、政治、民主的重大里程。

這樣說來,奧運其實是蹺蹺板兩端之間的那一個支點。它要把十幾二十年來改革開放、共同建設的努力,送往世紀的另一個十年。

一直以來,這個支點都站在我們的前頭。於是乎,我們都知道努力!

從今以後,我們卻已走過了這個支點。然後,便是等待一個又一個承諾的兌現。

很可能啊,我們最終都會被抬得很高很高的。然後,我們眼望那把我們抬得高高的,作一個笑臉。

然後,我們問,我們可以做的,又是甚麼?

2008/8/23


入海
攝於台南海濱,人生第一次看到夕陽入海,很美喲!


平溪線‧車廂外景色
在山中的感覺真好,是與廣闊平原很不一樣的感覺。


平溪線‧車尾
留意鐵路兩旁的人噢


平溪線‧車頭
原來可以坐在車頭,很特別的一次經歷。


平溪線‧山洞中
走在漆黑的鐵道上


台北站站台
看列車徐徐開出

2008/8/19

終於,飛快地在兩岸之間遊走了一圈。

如果我是龍應台,一定會找來兩岸的大事年表一起列舉一番。如果這樣,你一定能看到這群人所經歷過的是甚麼,他們的命運是如何的相互影照。

只可惜我沒有這樣的能耐。

一直以來,我們所認識的台灣歷史,大都是從國民黨時期開始。不只我們如此,就連我們在內地出生的父母親也如此。不只我們這批外地人如此,就連在台灣的人也如此。在二二八紀念館裡,一位義工孜孜不倦地告訴我們,國民黨時代以前的台灣是何貌,人們的生活是怎樣,他們的思想是如何。

但更為重要的,是這一切,他們其實不比我們認識得早。直至不久以前,他們才能公開談論台灣的真實歷史,歷史的面目才被慢慢揭開……

一輪政黨輪替,他們所得到的是甚麼?也許,歷史就像他們對中國的那場球賽,先是慢長的僵局,然後是極喜,跟著是極泣。就如他們對球賽的形容,是恥辱。

2008 年──難過的一年。

這樣曲曲折折的道路,竟又多麼以曾相識……

在這片大地上,有兩個主要政權,幾十個不同民族。我究竟是屬於那族的人?我的國又是甚麼?在云云眾多界定之中,我選擇文化認同。

吳宇森的《赤壁》,曾被片商要求要將劉關張三人合而為一,乃因為他們的面孔對外國人而言,太過相似──一樣模糊。

可是,正因為我們都一樣模糊,我的觀點才更加聚焦,觸覺才更加敏銳,我才能看到我們之間的同與不同。

人們一舉手一投足,對我而言有著無比意義。跟當地人接觸,很快便能明白各自的思想處境。

這就是遊走於一群有著相同文化的人之間的樂趣吧。

2008/8/7

大地回春,小草小花說笑話,小狗小虎打皮球。

間中下著毛毛雨,小蟹水中暢游,途人急著避雨,傻豬照舊睡覺。

今天陽光明媚,雖然沒有彩虹,但龜王(朋友說幸而不是龜公^o^)竟然請小兔跟自己賽跑,牠想給小兔一個勝利的機會嗎?實在不知道龜王在想甚麼,龜先生是最不懂表達自己的動物。

你猜誰會勝利?

****

如果有人想問我想說甚麼,我會告訴你:你不知道我也是龜龜一族嗎?——最不懂表達自己的動物! 呵呵呵呵!

如果有人肯討論一下我想說甚麼就好了,不過我好像沒有這樣的讀者。不打緊,反正這裡是我的天地,i am the state,哈哈哈!

2008/8/3

再過一個星期又是一年一度的大旅行!

這次相較以前幾次,有一個大突破──我們終於一起在赤鱲角上機(而不是深圳機場)。

因為機票問題,我們的第一站,不是一般人會去的台北,或高雄,而是台中。

八卦地去 Google Maps 看一看我們會降落的台中機場,點知…

Google Map 看台中機場

嘩!好多戰鬥機!!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