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7/31

朋友,有很多種。不過這一個朋友,真的很特別。所以,我要再一次原文記錄我在這位朋友blog上的留言,以記念這位很特別的朋友——劉綺華。(對,要記念你,雖然你未死!hahaaaaa)

***

綺華,其實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在你的文字世界流連,這是一個很親切的環境,你所寫的一切我都很有同感。有時,望著你像望著自己的影子,想起自己走過的路; 有時,我會忍不住說幾句話,雖然我分不清我是與你聊天還是在自言自語。你是少數的會很著緊我的留言的人,漸漸地,似乎被你肯定被你重視能夠安慰你已成為我 自我滿足的一種途徑。然後,我又會告訴自己不可以這樣,我沒有這個資格,這把一段友誼太功能化了。說到友誼,我不知道我和你之間的是不是友誼,與你像很 近,又像很遠。其實我和你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很怕見人;我更怕如果我和你之間超越了拍拉圖式的交往後,反而會失去這種有距離的自在。所以,其實我又是很享 受與你又近又遠的感覺。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骨子裡是很相似的人,家庭有些缺憾,心裡有些理想,沒有太多安全感,不太懂得自愛,有點怕人,在中大團契光芒四 射,有一點才華但又沒有自信,經常寫錯別字但熱愛文學,不懂讀譜但愛唱歌等等等等。

好朋友,感受到面對工作,你有很多掙扎,不過你就是那 種敢於勇往直前,渴望成長,對上帝信心十足的人。如果我比你早出來工作,代表在經驗上有點優勝的話,我要說的還是:放心吧,既然你已有進入水深之處,迎見 挫折的準備;路,只會越走越清晰。無須猶疑了,就戰戰兢兢地出發吧。支持你^^

2008/7/27


謝謝小文 & Terence 早到陪我看書,許久沒有一起渡過一個這麼悠閒自在的時光。

謝謝 Tracy 帶給我們那麼多不同地方不同文化的體會。你的相片很好看呢,為甚麼老說它們很悶?

謝謝阿 Joe 所帶領及為我們的祈禱。你說得對,經過這麼多年,我們這班人,對上帝已有許多個別不同的領受,也不是每一個人也還能夠意潔心清的向上帝說話。這一點,你做得比我們好,感謝你為我們作了這樣一個好好的服待!Pantene 後來還說,她祈禱的時候哭了 ── 久別了的淚水。

謝謝 Maria、Leon、豪仔仔、嘉敏的分享。

Maria,為你能找到你喜歡的工作而感恩。希望在 Grad Cell 中能繼續與妳建立友誼。

Leon,來年的責任要好好承擔!說句實話,做老師對你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既然上天把這個機會交給你,就好好,專心地幹吧!

豪仔仔,很明白你所說的壓力。為甚麼你平時不跟我們分享多點你學術路上的煩腦呢?加油!要有自信!

嘉敏,突然有一種很敬佩你的感覺!雖然你不會覺得那是一個怎樣崇高的理想,但在我眼中,你真的很有勇氣,很有 Guts,很英!

小文,多謝妳最後請大家一起分享。很久沒有經歷這樣的時光了。大家都很用心聽。這是妳的成就!

Terence,希望你能早日化解家裡的問題,然後安安心心的,跟你的至愛成家立室!

多謝大家很用心的聆聽我的故事。大家默默的眼神所給我的空間,令我有點受寵若驚呢!

2008/7/26

今早讀到了龍應台的一篇,名為〈共老〉。

她的所謂共老,是指她與她的兄弟而言。但讓我今早在途上品嘗了好一陣子的,是裡面對夫妻的描寫。

品嘗,因為有所共鳴。

「如果我們是夫妻,只要不是怨偶,我們會朝夕相處,會耳提面命,會如影隨形,會爭吵,會和好,會把彼此的命運緊緊纏繞。」 — 〈共老〉龍應台

她成長於台灣。父母的一代,因為國共內戰,離鄉別井,落難於台灣,一別就是一生,再也沒有回家鄉一趟。

我父親年青的時候,造夢也沒有想過會來到香港這個屬資本主義的地方。就是為了我媽,他十萬個不情願的在批準過境的最後一天,兩袋棉被兩肩挑,戰戰競競地踏上了九龍車站的月台。

兩個人的命運,從此就彼此的緊緊纏繞。

一直以來,聽別人談夫妻關係,都是些老生常談。我們或者太過於實用主義,所以我們談相處之道,要怎樣相敬如賓。我們或者太過於理想主義,所以我們談一生同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題外話,前句是「死生契闊, 與子成說」,較少提及。)可是,兩個人的命運,怎樣是緊緊纏繞?

我理解的命運,不同於宿命。每個人對自己的命運,都有一定的期望。你期許成為怎樣的人,選擇怎樣的伴侣,過怎樣的人生。某程度上,命運在自己的手中。青年人都是這樣,帶著自己對生命的期許,躊躇滿志的開展自己的人生。直到某一刻,你的命運遇上了歸宿,它不能再單存在於世,而在其預定行走的軌道上,作了一個出其不意的折射。

纏繞有別於並連,更不同於一致。兩個人的纏繞,是互相纏繞。有時候,是你的命運纏繞著我,有時候卻是我的纏繞著你。我們對命運雖有所期望,也難免萬物有其軌跡,叫你不由自主。不由自主的命運互相纏繞,往往就是人生裡的種種曲折。

世上有許多不同的人,也有不少人努力嘗試操控命運,年青的時候就為自己立下了軌道。作為他們的另一半,就只能夠獨個兒繞著走 ── 相對於他們,夫妻命運能互相纏繞,便是幸福。

2008/7/25

大家見我最近頻頻出post,一睇就知我好得閒啦,係咪好羨慕我呢?哇哈哈!

今日我的優閒生活主菜是看八卦雜誌(好似係第一次自己比錢買!)。弟兄串我:姊妹又向師奶邁進了一步了!我的回應:一、我不否認我是師奶(師奶萬歲!)。二、能像我如此享受做師奶,例如愛上煮飯,愛上做家務,現在更愛上看八卦雜誌,其實是需要生命有番d深度先得嫁(君不見很多專業女性在師奶角色上都是一團糟嗎?),所以你們應該為我鼓掌!!!

回歸正題,這回看八卦雜誌(最新一期的忽然一周),有兩篇令我最有感受: 

一、狄娜,好似真係有d深度,勁!

最欣賞的,是她那份胸襟。她不單接受和尊重女兒變性,更從訪問內容和新書所言中,看出她設身處地為兒子/女兒著想。好一個懂得放手和了解自己的限制的好媽媽!

你所選擇的航道,是媽咪非常陌生的,但你既然主意已決,我就會無懼於揚帆出海,我會與你共同掌航,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場不會全勝的仗……

做母親艱難,我說做子女的更艱難,既要謀生,也要孝順你。像Michael,如不是有我這樣的母親,他可以過清靜的日子,根本沒有人理他變不變性。

只要他做個善良、快樂的人就夠了,其他的,我別無所求。

有點興趣看她出的新書《從母到友》,此書賣點是自揭家醜,她希望年青人可借此書為反面教材。可能本書真係有d料到!唔知有無人買左甚至睇左呢?

二、九歲神童父親教子確是有方,但無乜人性呢!i dun like it!

神童老豆教子確是有些法子,例如阿大仔考牛律入學試以為自己「實得」,他知道驕兵必敗,就讓個仔先參加奧數預備賽,更只給他一天預備時間,希望他考得不好。結果如他所料,他藉此讓個仔發現輕視考試是大忌。個仔明白後,有了危險感。這時他轉用鼓勵策略。「就在這種心情起跌之間,在我的調校下,成功考入牛津數學系。」

他還有很多有效的法子,例如讓兒子從小如謝絕電視機和遊戲機,培養他們只從書本和閱報獲資訊;訓練兒子閱讀專注力,現在9歲神童兒子能在書桌旁10小時,邊讀書邊休息;還有唔好讚兒子「叻」,因為「叻」涉及能力問題,代表能力高才會成功,反之失敗時就會有自卑感……最厲害的,是他太太在懷孕前半年(一般人只會在懷孕後注意飲食吧)已嚴選食物(不含添加濟和人造色素),以免影響胎兒腦部發展。不得不讚他為了兒子的「健康人生」做足準備。

看著看著,有點像看孔明在運用兵法打仗,他的育兒方法確是十分周詳,可謂用盡心思。我不排除用他的方法,會容易一點訓練一個「神童」出來。只是我懷疑,如果這位父親生了一個天生弱智的兒子/女兒時,他還會懂得如何育兒嗎?如果兒子長大後像狄娜的女兒一樣想變性,他會如何應對?我更懷疑的,他是愛他的「兒子」?還是愛「可以被他調教成神童的兒子」?

***

如果有天有幸做人阿媽,希望我懂得給他們一個很大的成長空間。還是老老土土那一句:他絕對不需要是神童,更不用很叻;能快樂生活就夠了。而我相信,一個真正幸福快樂的人,首先要有胸襟包容人生的缺憾。

2008/7/24

想為它寫一篇 Post,以記念我前天無意中發現了它。打開第一頁,噢,多有意思的一句話,就順使拿過來作這篇 Post 的題目。

目送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就是能走當走的路已盡,餘下的路只能目送而矣。

很複雜的情感呢。
因為是龍應台,因為是她的「目送」,所以還沒有把它打開,我便買回家了。

期待打開它的一刻。

 

2008/7/23

很奇怪,望著一個dreamaker,一個極之成功、贏盡掌聲的dreamer–Randy Pausch,我的感覺是不公平、妒忌、又愛又恨。

看了他那場驚天動地的「最後的演講」,我質問世上有多少人如斯幸福、生活無憂、IQEQ爆棚、能力過人、no unfulfilled needs?這個人太幸福了。他的世界只有成功、掌聲、夢想成真、榮耀……卻離貧窮、卑賤、無能為力、不公義、為基本需要而掙扎等等很遠很遠。我竟然會想起一個已甚少關心的宗教問題?——為甚麼耶穌不是以這種形象出現?這不是對世人更震撼、更有影響力、更像上帝嗎?

其實這問題心裡老早有答案——如果耶穌是Randy Pausch,祂只會是沒病的人的上帝、富有的人上帝、中產以上社會階級的人上帝——但有趣的是,沒病的人、富有的人、中產以上社會階級的人基本不需要上帝;如果你看了這位Randy Pausch的演講、書籍,可能你會有這些感覺:他很棒!他可以給你很多啟發!他很有生命力!這個他,完美,令人仰慕,怎樣看也像高高在上的上帝本身多於一個需要上帝的人,但這個高高在上的上帝只可供貧窮人和受苦者仰望,而永不會與之同行、設身認同和感受其苦痛。可恨的是,高高在上的上帝並不是我所認識的上帝,而我也不希望自己成為這樣的一個人。

我會用「可恨」來形容,因為,哈哈!現階段我仍然有多少自憐,仍然覺得自己的生活有點苦。而這種苦呢,不得不承認多少是自找的,但那個道成肉身、活出貧窮的上帝對我的影響也可真不少呢。(所以上帝是我苦的根源!兇手呀!)我是從心裡羨慕(但並非敬佩)Randy Pausch這類人,他們的世界簡單、straight forward、朝氣勃勃,從未受苦難和絕望的徹底洗禮;所以對他們而言,希望、自信是理所當然的,絕不虛妄。而我呢,就不斷經歷魯迅所言「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希望」與「絕望」通通皆為虛妄也。

說著說著,越扯越遠,我的負面思維又走出來了。Randy Pausch,對不起啊!我是一個很差勁的讀者,彷彿從沒認真傾聽你的教導,老在想著自己的死胡同。好啦,我也不再走死胡同了,祈求上主,讓我望著十架,能經歷那份勝過死亡的平安。其實「希望」也有兩個層次,在世的「希望」,與「絕望」一樣,虛妄的;但有一份「希望」,能出生為死,勝過黑暗權勢、滿有創造力量,永不止息。信者得救,yeah!(怎麼突然如此Christian?我不是很久沒返教會嗎?)

補充:蘭迪.鮑許Randy Pausch是一位熱情、風趣且教學認真的大學教授,在46歲時被診斷出罹患致死率最高的癌症——胰臟癌。隔年8月,醫生說他的癌症已經轉移,可能只剩下三至六個月生命。9月蘭迪教授應學校之邀發表了一場演說,這場演說讓現場400個人笑聲不斷,也讓不少人流下淚來。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至少已有一千萬人上網觀賞這場演講的內容。——《最後的演講》一書的作者簡介

2008/7/21

這個暑假,我讓自己優閒地過一趟。看來是不錯的選擇。因為有閒情,多了空間與自己聊聊天呢,that’s great!

一、

至於工作,如果工作能給予空間自己去發揮理想,興趣與工作能合而為一,這當然是最美好的一件事。
不過,即或不然,在工作的場面中,學習與不理想的環境共存,也是一個好的經驗,因為會生出更多智慧去選擇堅持與妥協,和有機會更深切去認識自己。

至於上帝,我相信祂有一個更廣闊的胸襟和更深遠的目光看待祂的兒女的選擇。相信He’ll guide your way就夠了!創造你的上帝比你更認識自己,祂應該從不擔心你某個決定/某些時刻是否忠於祂、愛祂,為祂發熱發光。He knows you and trusts in you.

–在朋友blog上留言的節錄

二、

婚後,邀請了不少好友來我家吃飯,也多了與朋友共聚交心。這陣子,有許多許多開心的、釋然的、盡慶的分享時刻,it’s a healing time。我非常感恩。雖然可能將要面對離別,不過看來它沒有讓友誼轉淡,反而是一個機會,讓我更珍惜相聚的甜蜜,更有勇氣說出心底的話。

三、

近來著了迷看心理學的書籍,給了我不少framework和inspiration去檢視自己的生命。其中一個開心大發現,是即使今年在工作上沒甚麼滿足感,也有不少憂鬱焦慮難熬的時刻,但我開始學懂單單把這些經歷看為人生的逆境,卻不對自己帶來根本性的傷害,不讓心靈再添傷口。看來做老師是一個intensive course去處理成長的問題,i am proud that i think i am getting a good performance in this self-growing course!

2008/7/11

這才想起,當初的決定。

是否已到了那當到的地方?水,已經很深了嗎?

在這以前,我學會了跟從。跟從我的眼睛、我的耳朵,過我的生活。

在這之後,我學會了分析。分析我眼睛耳朵所接受的一切。

也就從此忽略了那看不到的深度。

看不到、聽不到,其實很重要。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