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6/29

生活中最開心的 —

 

2008/6/23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家,一個可以安舒、被信任的家。

也許,沒有人會刻意為自己築起圍牆;不過你,現在還未變成我的家人。

我們都在回家路上,讓我們相信,在途上,會有天相遇。

2008/6/21

在這個空間裡,究竟有多少夢?
我看到了。你在談你的夢。

也不是真的談你的夢,只是談你有夢這回事吧了。

不,其實我沒聽到。我只是看到,你在談你的夢。你沒向我談。所以,我也聽不到你實實在在地談甚麼。

你為何向我默言無語?

自校園離別,還以為夢已變成陳腔、變得狹隘。

原來都藏在心中,不過狹隘的別意。

我們之間無言亦無語,問如何以知?我們都不知他者而卻又求知己者。

牆還是牆,越不了。

—-

我想不想讓你知我看到了呢?想是想的。但既然跨越不了,也就只好潛越。

2008/6/12

太難以信了。初看還以為是網上傳言,怎知是蘋果的報道。

等這麼多年了,真的嗎?

「中央電視台的網站卻在 6 月 5 日報道,香港 4.8 萬名市民在維園參加哀悼四川地震遇難者的燭光集會。縱然沒有提及集會同時哀悼六四死難者,內文卻毫不避諱提及市民向「烈士紀念碑獻花」,也如實地道出集會在 6 月 4 日這個敏感的日子舉行 … 」– 全文

2008/6/5

司徒華老了——讓你知道那已是十九年前的故事。

微雨輕盈,蟬鳴伴奏,還有那位靚仔MC——誰說這只是沉重的故事?活潑的生命為歷史譜出新歌。

會後食宵——一年一度與志同好友相會之期。莫理民主是否重要吧,最重要是逗得外母開心,早得娶得美人歸。

為中國祈禱——心靈再次跳躍,啊!原來我還是活著的,還有所執,還有所愛。主啊!願你的靈喚醒那沉睡的心靈,讓人性的美善再次蘇醒。這個時候,我們不再DEFENSIVE,都自由了,在地上如在天上。阿門。

如果——某年你看見靚女老師帶著學生來到燭光聚會,你就知道,受傷沉重的心終得釋放,為那理想自由翱翔。現在,還是讓我先在那屬於自己的狹小空間,享受享受吧。

「這不僅是對死者的一種敬重,也是對未來的一種憧憬;這既是一份道義的擔當,又是一份信念的堅持。」

- 徖玨‧天安門母親‧「六四」十九周年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