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9

「往事‧可堪回味?此情‧可值銘記?」

它寫七十年代。

它寫中大團契。

所有的人,都是食

誰有資格?

破碎的心靈,有何資格?

破碎,然後敗壞、腐爛、腥臭。

被人所厭惡。

春泥護花,花還是要歸回塵土。

何必?

痛苦,終不能自救,為何仍然,忍受,痛?

還是,讓痛苦與記憶一起

徹底消失?

2007/11/13

對於那些永遠不願意聆聽他人的當權者,我太傻,一而再對之有信心,然後失望失望再失望。

簡直浪費我的唇齒和心力。

在這兩次你只視為辯論比賽的討論和分享過程中;

在言語上,你贏盡了。

我已無言以對,不欲再發一語。

除了一句:

「XXXX。」(歡迎自己代入適當用詞。)

***

如果,如果有些人只可將之當成一塊石頭 ,也許我要學習

不是打碎它
不是被它跘倒
更不是被它刮傷碰傷

而是,輕輕地,繞過它。

2007/11/5

當你以為我在安慰你時,你可知道,其實是你在鼓勵我。

只有你,最明白恐懼那四十雙眼睛是怎麼回事。
只有你,最明白我們是多麼害怕再生病。
只有你,最明白我們是多麼倦於再上路。

也許有一天,我也會沒有力氣。

我會再次厭倦你的哭泣聲
我會無力分享你的恐懼
我們都自身難保。


如果你的哭泣能給我安慰
如果你的恐懼能成為支持
如果你的傷痛能帶來醫治——
你能如此為我分憂為我解愁——
誰能說明天還有什麼不可能?

努力啊!好姊妹。

把這段話放在這裡,因為我不想打擾你。

到某時某刻,你看見了,你會發現,這世上仍然充滿偶然遇上的驚喜

——幸福,本來就是無用經營的。

2007/11/2

在爭取與妥協之間,你會如何選擇?
今早戲劇科備課時,我們討論著。
Ms Woo請我分享經歷。想了會,「一時,想不起啊。」

想不起。

對。

在這個難得有淚的晚上,音樂響起。

如果不是這音樂,我何曾記起我是如此走過來的。

那是在宿舍裡許許多多個無眠的晚上。


我還是那樣單純。
我信
憑著信可以走過死蔭幽谷
我信
痛苦的價值和過後的光環
我信
在理想面前無容妥協
我信
生命充滿無窮無盡的可能性

未來
在祂手中
祂會帶我一步一步走過來

轉眼都過去了
是我選擇了妥協嗎?
是成熟了嗎?

年月的掙扎過後
我找不到痛苦的意義
也不相信理想

看見了生命的限制
很怕再進生命低谷


也悄悄失去影蹤

阿關
知道嗎?
當你說
年紀大,就會選擇妥協。因為再沒體力,再熬不住了。

這時
我知道

原來
青春已離我而去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