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8

長大了,能和三五知己共聚,並不是易事。

即使能和好友相見,但你知啦,我咁好人,通常都是我關心朋友嫁嘛,所以往往是我聆聽朋友的心事;

又或者,我們都很疲累,難得見面,寧願輕鬆些,說些無聊事,心底的感受掙扎還是暫存一角吧。

就是這樣,與三五知己把足談心,真的百年難逢。

還記得上一次,就是在武漢時,和king、趙老師、弟兄在咖啡室裡,那時我一訴封存了一年多的ic上莊經歷。

然後,就是昨夜了,雄和stella細聽我在教學上遇到的困難和掙扎。這真是最大的支持啊。

被聆聽,被明白,是心靈創傷的最佳良藥呀!

雖然長大了確實不能像以往一樣,總有人在身邊關心自己、明白自己;但我知道我還是幸福的,謝謝朋友對我的愛,也慶幸我還有能力關心你們。

2007/10/22

9571328618.jpg因為作者是村上春樹,也因為是一本旅遊記。

在書局的架子上,滿滿一行村上春樹的小說。對於連一篇日本短篇也未看過的我來說,總以為那與我之間,有著很大的文化上的差距。

直到後來,我發現了與別不同的這一本旅遊記。

《邊境‧近境》,既寫邊境,也寫近境。別以為邊境之旅總比近境遊逛新奇刺激。在這個世代,經過不斷開發,已經很少真正稱得上邊境的地方,而所謂的彼鄰,卻很少為人所真實認識。當邊境成了近境,近境成了邊境,我們看到的,是自己的歷史與組成。

人們都說村上春樹的小說深奧難明。但在這本旅遊記裡,我看到的是一個簡單、孩子氣的村上春樹。不論他在無人島的荒謬探險、在日本讚岐連吃三天烏龍麵的採訪,或在墨西哥的無目的的痛苦之旅,他都是一個天真爛漫的觀察者。沒有大道理掛在口中,只有一個坦白面對經驗世界,天真求問的心。

2007/10/19

我們曾分享過我們的願景 …

我與你,在 New Century 的一家意粉店裡,
我總覺得我們總 order 了一客燒豬仔骨。

那日子,青春,對我們來說還很遠。
我們在編織我們的少年夢。

後來,在明華。

又一個晚上,大伙兒的,從 Westwood 走到 West Central 的 Restaurant。
吃晚飯再吃甜品,又在街上,找那行走西隧的通宵小巴。

在甜品屋裡 — 一席豪情壯語

– Quality of Life = Quality of Work

等號,沒有方向。
從此,開展了,全新的,國度,與,景觀。生命的軌跡
形成直角。

Quality of Life = Quality of Work
豪情‧壯語。

我如此堅信。

並以為,我們做到了。

並以為,我們做到了。

並以為,我們。

並以為。

然後,

學習妥協。
學習爭競。
學習強悍。

學習說服自己。

I hate competition。

爭競之下,有勝、有負。
犧牲了人性。

人變得越來越身不由己。

爭競成了最大目的。

竟又何苦?

又何以逃離?

生命的軌跡,成了鈍角。
忘記了昔日的少年夢。

也難尋。

時光如何飛逝,
於我,青春依然。

強烈的生命氣息,

終能訴說 –

終能訴說 –

世界的荒誕,

荒誕 –

控訴 –

它的野蠻!

2007/10/15

我說,我很易於平淡。追隨平淡,做起來比說出來容易與簡單。

你說,你很難於安靜。生活滿滿都是讓你感動的人和事,充滿著誘惑。

誘惑 ── 感動和誘惑,其實一線之差。(其實有分別嗎?)

我易於平淡,所以,我怕。我怕將來的日子,幸福快樂,轉念一生。

然而,說穿了,我還是個深受誘惑的人,以致於我,害怕平淡的一生。

你說,是呵,要笑看苦難,而不是被苦難所消磨。所以你追隨平淡,以致於能笑看人生。

苦難不會離我們太遠,你說。

想必是的。

笑看苦難,而不是被苦難所銷磨。

然後是生命的動力、舞動,與光采。

就像他們(南美的人)一樣,舞動,展現出非凡的生之光采!

追隨,不等於達到。達到,便不再追隨。

2007/10/6

這個星期實在太棒了。很輕鬆很寫意。
我又要高呼——我很喜歡教書。

弟兄說現在的我和上星期的是兩個人。對啊對啊。我是善變的女人!

《色.戒》已打破了我的個人紀錄——第一部我進戲院看了兩次的戲!但一點也不悶。第二次看,更陶醉於湯唯和梁朝偉的演技。細看他們的眼神,色的刺激更淡,情的味道更濃。
太棒的一部戲!

值得慶賀的,是我的同事和學生已經完全發現了我瘋癲的一面。
敬禮時,學生會叫我「靚女老師早晨。」
問你死未!

2007/10/2

一口氣看過了《無愛紀》,在吃晚飯時,竟羡慕起主角楚楚來。

無所謂愛與不愛,無所謂傷害,亦無需要知得太多。楚楚在她女兒的口中,「她很苯,其實她很聰明」。

所以,在楚楚的人生當中,承受的其實不太難承受。人生到了那個階段,如她所說,當盡的都盡了,要來的也來了,無所謂破碎與完整。而她仍然可以擁有--永遠不變的很愛她的爸爸、願意讓她永遠作她八歲女兒的媽媽、聰穎的女兒、愛她並讓她重生的男孩,與及無所謂愛與不愛的,願意相信她的「好」丈夫。

「世界在無聲轉動,
她的指尖有星,身就是銀河,
在夜之中靜默發亮。」

很懷疑自己有沒有讀錯,這一次看黃碧雲的小說,竟讓我心頭有陣暖暖的感覺!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