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9/30

昨天,我和弟兄討論,我們追求的是怎樣的生活。

有時候,我還嫌我的生活複雜了一點,很多工作,很多情緒,很疲累。不過,看看身邊的同事,認識的朋友,除了我的情緒可能比他們多一點點,似乎大家的工作都不比我少,大家都一樣的累啊。我要面對的難題,也不外乎工作、家庭等方面的,這不是常人都要面對的嗎?如今,我對什麼宏大理想、社會大事,都沒有那麼熱心了。除了活生生的人的親身體會,其他什麼民主、公義的呼求——所有宏大敘事,在我看來都只是空話。我彷彿找到我安身立命的位置,我關心的離不開在具體處境下的人,甚至,狹小至離不開我認識的人。我關心的就只是這麼狹小。為什麼越說越遠?其實我只想說,我發現我現在的生活是蠻簡單的。簡單,從許久以前,就成為我每天生活的目標。我要恭喜自己,我所追求的簡單不再在遙遠彼岸了。

不過,我還是那個心靈脆弱的我。我需要絕對的肯定與認同。彷彿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傷害我。就算只是一位蠻不講理的學生,無心說了一句批評我的話,已足以令我恐懼到極點。曾經,我以為我的心靈有天會堅壯起來,但原來這對自己太苛求了。如今,我來來回回地,受傷,療傷;受傷,療傷。這過程就如日出日落,理所當然。學會了療傷後,我縱不免於傷,但傷已不能使我長久痛苦。如果說,我比常人不同的是多一點情緒,具體來說就是多了這個受傷與療傷的過程吧。

其實,我不知道為何向大家分享這些。書寫這一切,來一個自我剖白,跟大家有何關係?不過,我還是自私地說了。往深處尋,永遠是一個陷阱,可能因為其實傷總不能徹底地被醫治。繼續想下去,難保不會以尋死作為終極的解脫。所以,還是擱筆好了。

***

寫畢此篇後,我反覆閱讀,憂鬱的味道越來越濃。
為什麼絕望突然來探望我?寫第一段時還是「好地地」。
不過,憂鬱,其實有一種美。
每次閱讀自己的文字,除了在憂鬱中寫成的,沒有幾篇是我滿意的。
憂鬱的我,會令我自戀,也讓我深刻感到自我的存在。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為何人如此需要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又為何只有痛苦與沉重,自我記憶才會深刻?究竟,人是什麼構造的?

2007/9/26

原來你可以如斯勇敢——我以為你在自討苦吃
你躺露你的身體——我罵你不懂保護自己
然後你們之間的磁場——原來我不可以與你同行
叫你不由自主地與她積壓了大半生的悲痛無賴怨恨無助感橫蠻無理佔有慾憤怒恐懼孤苦自憐連在一起——原來我高估了自己的愛心
所以,她叫你痛她病你煩她恨你累她憤怒你麻木你無助她反抗你靜默她發言她追逐你逃避——原來我在拒絕她闖入我的世界

我望著你就像望著鏡頭
你和她在上演一場戲
而我只是觀眾

突然,你我之間的磁場把我吸過去了
你躺露久了的身軀在抖震
我不由自主地擁著疲倦的你擁著她

原來是你
打破了第四道牆
戲子和觀眾都在演戲/不再演戲
是你讓我也擁著她
讓我也跟你一起叫她一聲:
「媽媽」

後記:

近來與弟兄媽媽談結婚的事,過程並不輕省。
不過,今天靜下來的時候,叫我最感動的,是弟兄的承擔,和愛。
有這樣一位弟兄,我覺得我很幸福。

病了,才有機會休息。

好像已經很久了……  發現自己再沒有要以病來叫自己停下來。

是否也是時候應該大病一場?

起碼,有人會知道我是個會生病的人。

2007/9/24

病了,才有機會休息。
休息,才發現自己病了。
病了,才有機會放慢腳步。

一步一步慢慢走,肉體仍然疲累;
心靈明靜了一點。

那是朝拜神山時的寧靜。
我,不過是渺少的凡人。

忙忙忙,能讓我更認識自己,更懂得愛人嗎?

放慢腳步,才知道何處是我的方向。

今天因為m痛,痛到我覺得自己會暈(我已暈過四次了!)和站不穩,所以請了假。

開了學大半個月,工作量比以前大增,加上近來的假期都在忙結婚的事;好像很久沒休息,確是挺累的。今天終於可乘機歇歇了。

累,是一位霸主,會一腳踢走其他感覺。

其實這陣子,我想我是挺快樂的,特別在工作上很有滿足感。學生都很乖,他們每一份用心做的功課,每一雙好學的眼睛,都激發我為他們預備更多。有些學生,我能夠預視他們必可以青出於藍。我很雀躍,不斷思考究竟可以怎樣指引他們當走的方向。我知道我可以做的和需要做的就只是指出這條路,然後他們可以比我飛得更高更遠。當我聽到學生為我取名為「小潘潘」時,實在很甜!從未聽過如此親切的花名呢!

還有一小群學生,有些有秩序問題,有些情緒不穩定,有些有學習障礙。我現在了解他們還不夠深,還未懂用什麼方法管教他們才最湊效。所以暫時我只做最基本的——建立上課的常規;每天只要能夠順利上課,我已算自己及格了。不過,與過去不同的,是面對這些「搞唔掂」的學生,我不是想逃避想放棄啊,也不是強迫自己一下子功力大增,我會給空間自己的。

這份滿足感本來很值得細細品嚐。只可惜,現在說起這些事,像說他人的故事。除了頭腦上的認知,再記不起什麼。為什麼?

因為現在還有一百多篇文等著我去批改,一想到這,又感到很累了。

累是最霸道的。這刻,除了累,還是累。

2007/9/23

21005poster2.jpg

出埃及記跟我的關係,是我常常被人說我的言談是屬於「詭辯」一類。

彭浩翔的這部電影,把逆向的思考,充份展現在觀眾面前 ── 一個無聊荒誕的題材,能以十分寫實的技巧具體地鋪陳出來。最後以男主角的一句「事情荒謬至一定程度,世人將不再相信」作結。

我會說,若然你能夠體會到荒謬事情的真實性,便能明白現實事件中許多的荒誕性。

或許我的「詭辯」,還未達到彭的程度。

在三位主人翁之中,最捧的可能是溫碧霞演的潘小源吧。三位中只有她才沒有執著於現實中的真假對錯,在尋找溫飽與溫存的同時,能用愛去釋放身邊的人。

只可惜,她的痛苦好像也是最長久的。

這樣說來,最聰明的還是潘小源嗎?

2007/9/16

這些日子,有些事,暖暖的在心上。

留得晚了,工作至零晨幾點,看到了晚上的 2706,比白天漂亮多了!

希望我的存在,不要為你們帶來過多的拘緊~

有些事,緊緊的在心中。於我為一點經歷,於你、你而言必定是重重的,壓在身上,緩緩走過。成長之痛,如蝶之破繭,在委曲中打開一片寛闊之大地。

有些事,在身傍,一些些的幽暗角落。只有在其後、晚間,進到你心裡面,讓你一點一點的,覺得有點不甚滿足。

渴望愛,渴望被愛,就如渴望去愛。

2007/9/14

原來的版本:
如果沒有人願意放下自己的理想,這世界永遠不會有能實現的理想。

為聲揚寫的版本:
如果每個群體的所有人都不願意放下自己的理想,這世界會有無限個理想,但它們永遠都不能夠實現。

2007/9/8


6pm @ 油麻地

2007/9/7

開了學一星期,很忙很忙——最早七時最晚九時離校!!

不過我很開心很滿足——這份滿足感是過去一年沒有的。

我想我開始懂得恩威並重地對待學生了。

他們都很乖,很可愛~我也毫不留情地向他們展現我的真性情,常逗得他們大笑。

他們快樂,我也很快樂!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