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30

「寫作是為了追尋真理。這一點,作者和修士一樣要有獻身精神。然而宗教的真理的道路愈走愈狹窄,最後到達光明的十字架骷髏山項。作者的真理道路卻愈走愈廣闊,一一追尋真理的人慢慢會明白,原來根本無所謂真理。這樣一來,她便因為追求堅強,而變得軟弱了。」

「因此反反復復,活在地獄裡。」

– 黃碧雲,《一念之地獄》

追尋真理的過程與結果,確實如此。或窄或闊,也是一念之差。追尋,並不必然得到,甚或可指向虛無。但當你明白了虛無,你便變得軟弱,並且明白廣闊。

確實如此。或至少,我的經驗如此。

2007/8/26

1019082007 218.jpg

這次旅行,終於有張姊妹跟我的合照了~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

2007/8/25

我發現做一個人見人愛的老師可以很容易——如果我現在無聊和瘋癲到極點的特異功能,能在開學後保持下去,相信我會很受歡迎!最少我會很喜歡自己!

*****

很很很喜歡各位新同事,許多都是無聊幽默的瘋人!

今天更有一項有趣大發現:原來一間裝滿關係融洽的同事的教員室,可以嘈到爆!而且會廢話滿天飛!

深願開學後繼續不變。

*****

中文科連我一共有四位新同事,另外三位都是fresh grad~hehe~

小女子今天帶著三位小妹妹見識世界。由於她們此際認識的我心情極靚,可愛到爆,看來她們都愛上了我!

*****

寫完這篇東東,我的結論是潘老師患上極嚴重的自戀症!

2007/8/24

jade.jpg
安心:「觀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那只是苦難中的人想像出來的吧!」
楊瑞:「既然苦難是真實的,那就希望觀音並不是虛構的。」
然後,他們都變了許多。是成長,是生活的必然吧。

痛苦若然真實,這電影也是一樣。
都太爛了。

– 看許鞍華的《玉觀音》後感

2007/8/23

失望,懷疑自己的能力:看來我是不適合做老師的了。
太不公平了:為何那些得過且過的老師,反而應付自如?反而得到學生的愛戴?
心理影響身體,我病了,請假。內疚,更進一步確定:我不適合做老師。

焦慮,缺乏自信。
在課室門口,不敢走進。
遇到同事,低下頭。

知道還有你們愛我。我要堅壯,我對自己說。
說時,卻賴在床上;連站起也無力。
只好哭了。

***
這個,是去年初為人師的我。

今年,到一個新環境再執教鞭,我會怎樣?


我想,如果學生不喜歡我,我還是會很失望的。
如果真的真的這樣,潘老師,請緊記

一、這不代表你能力有問題(樣衰倒是有可能,雖然你會以為自己是美女)。

二、不要把你能否快樂過來的關鍵交到學生手上,即是說,不要期望學生明白你或非要他們喜歡你 你才快樂

三、喂喂,換個角度想一想,可能換了是你,也會覺得這個老師好煩呢

四、想想是否又是自己有太多「理想」要實現,才把學生和自己都迫得太辛苦;放下這些無謂的 「理想」吧

五、休息一下啦,遲些就唔同嫁啦。當下最最最重要是休養生息,身心恢復壯健時,什麼對你都難度啦!!

當然吧,我最希望的,始終是潘老師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好老師。

how?下次再說吧。(雖然仍然只是吹水!)

2007/8/22

細閱幾次旅行的照片。

發現一張張人物景物的定鏡照,原來不過是失去了生命的「車頭相」。這些照片,不能勾起記憶;當中的景物都只是刻意被鏡頭鎖緊的人工美,叫人更覺遊人並未真正融入當下。

真正的旅行,原來離不開這名言:放下,才有所得。

——放下熟悉的語言、食物、音樂、期望、朋友(即使與你同遊的是好友,也請先放下你們之間的甜蜜與糾結)

放下並不是刻意逃避,是讓意念輕輕來,也輕輕走(這刻可不是解決問題的季節,來日方長。先看看大地有多闊吧);並願意嘗試一個新的生活方式,不比較,不經營(與以往的旅行比較也不要啊!)。

——如此,the journey starts.

我開始明白這次旅行何以會如斯營營役役。

上一次雲南之旅,我們一到步就與陌生人一起找旅店,吃飯;第二天就騎單車,然後走到納西族人的家中聊天喝茶;跟著是欣賞白沙鎮,在避雨時與店主聊個夠……

這一次,我們忙著拍攝許多美麗的人物照,卻被當中的「人」搏住了。(有些人愛逃避,有些人愛不滿,有些人愛美麗,有些人愛on schedule;卻沒有人是同心——原來同心痛快玩一玩,看一看,走一走,也很難!)
我們總說時間太短(又不珍惜已有的時間,總是你等我,我就你),太在意身體的感覺(「不舒服嗎?」「要與你換位嗎?」「你柯左屎未?」是彼此說得最多的);卻甚少發出一個驚奇的眼神,看看當地的獨特處,問一個問題,說一聲讚美……

我們想欣賞景物,眼目卻離不開自己。

這次旅行,我們想要的背上的都太多。

我們忘記了——
一個旅人,真正需要的,很少。

2007/8/21

旅行歸來,每靜下,總有點失落。

與好友隔壁言笑,更融洽,也不過是表面的裝飾。
那山那水那人,在封閉的心靈裡都只是「他」,不是「你」。
我知道是我不好。
沒有與「你」好好共處。
失落,然後空洞,最後

是遺憾。

***
原來遺憾,就是在那獨有的時空中錯失了機會,然後,一切都是過去的了。

他,似乎情願製造更多遺憾,也不想面對。

IMG_1233.JPG

回來了。

多放了一天假,讓心靈沉澱。

一千一百多公里的路,九天,是時間太短,還是路太遠?

從早到晚,是馬兒的鈴聲,和車子的引擊聲。

遙遠的土地,卻是一樣的生活,

都是那麼的營營役役。

或許,我欠下你們的是一點時間。

這債我無法在你們身上償還。

那樣,我可以在這裡還嗎?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