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5/28

我向PGDE的朱老師申請延遲一個月交功課,沒想到,她沒有只是當一件公事回應我的要求,還說了這番溫柔的話。

工作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它雖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千萬不要太執著! 漫長人生之中,有起有跌,用平常心面對低谷,將來才能夠往上走。一時間面對幾個難題,必須好好衡量輕重緩急,不要要求自己一下子處理好所有問題。你就讓某些事情暫時擱置,或者做得不太完美也算了吧。

或許,我實在沒理由不相信上天一直在眷佑我,每次在山窮水盡時,總有天使出現,扶我一把。人間有情啊~

是的, 人生如斯漫長,說現在是低谷嗎?更低的我也見慣了。是累了,不過,沒理由現在熬壞了自己,讓自己和弟兄一輩子都沒好日子過。

就在此際,聽了好友的電話,她的家事,比我所面對的,也許還要煩千萬倍吧。唉,人生就是這樣了。剛剛好好發洩過,很舒暢呢~此刻從另一角度善待自己,我要安慰自己,更要好好接受上天和友人的眷佑。

我,還是有理想有傲氣有執著的一個我。

我是最軟弱的,也是最堅強的。

2007/5/24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究柢只是我們的,因為我們擁有權力。

《馬嶽﹕天星.皇后.情色》– 明報‧論壇

2007/5/19

我呢個潘老師都幾勁,可能令到某d學生咁憎我,哈哈~

看著他們一句句罵我笑我冤枉我的話,我終於可以好釋放地生學生的氣,壓抑了的情緒都抒發出來了。

這 刻反而好輕鬆。我終於從心明白我的學生與我是來自兩個星球的人,他們的好惡、喜怒哀樂都非我能理解的。既然這樣,比他們憎比他們罵很可能不是我做得不好, 只是我這個異文化的人使他們睇唔順眼,加上我比較執著吧,就是要抓著他們的錯不放,不肯放下對他們的要求,令他們更反感。

不過,我真係好想好好認識來自另一個星球的他們~

潘老師,要放下身段,從零學起啊~

我要堅強,不要再被同事被學生hurt親~
被人不滿,一笑置之吧。係!

2007/5/17

這一代的中學生,是徹頭徹尾的「消費者」。上課不守秩序,是同學的錯(是某某同學挑釁我!),是老師的錯(其實我也想乖,只是老師教得太悶了),是天氣的錯(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是社會的錯……總之,一定不會是學生本人的錯——「顧客永遠是對的」!

面對這樣的一群「客人」,身為老師可以怎樣「招待」他們?我的答案是,首先要盡所能「不招待」他們,然後才盡所能「招待」他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007/5/15

暫時看過關於中大學生報事件的文章,最愛的是蔡子強這篇。

http://hk.news.yahoo.com/070514/12/27ecl.html

首先不得不承認,蔡生在正反雙方鬥得火紅火綠之際,來一招以柔制剛,厲害!

另外,最能打動我的心的,是他說出了身為教育工作者當有的胸襟和堅持。

「法國思想之父」伏爾泰(Voltarie)曾經講過:「雖然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至死也捍衛你說出那個觀點的權利。」

我 相信,如果有一天同學願意反省,又或者歉疚的話,原因一定不是因為校方處分了他們,而是我們這些作為老師的,曾經以極大的耐心和誠意,來看待他們所做過的 事;如果好多年後,學生仍會惦記我們的,多半不會是因為我們教授過他們什麼具體知識,而是我們曾經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如何處世做人。

很喜歡 Over the Rainbow 的《權力遊戲.中大學生報情色版》
http://florencelai.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14.html

是的,強就是力量,就是Power。要變得強壯,先要經歷風吹雨打。那麼中大校方可真夠用心良苦,把一班稍稍「玩過籠」的天子門生冠以「有損校譽」之名,一腳把他們踢出象牙塔溫室,獨對驚濤駭浪,早日體驗社會現實的殘酷。

唉,中大校方要自損校譽,我們舊生沒有權力阻止,又是有權無權的體現。

2007/5/12

你看過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內容嗎?

當我們對任何事下判斷時,何不先認識事件本身多一點?

我看過了,最欣賞四月號,他們用不鹹濕也不沉悶的方式表達了,含蓄卻大膽,溫柔卻具挑戰性。至於之前三期,是上一屆編輯出版,風格比較男性化,我不太喜歡。

這班人真的很大膽,直搗黃龍,向凝固了的性別價值觀說「不」,難怪會惹來殺身之禍。

中大學生報xanga:http://www.xanga.com/cusp_07/

中大學生報部分版面:http://www.mingpaonews.com/doc/cupaper/#

(Tony 按:我覺得逐版睇太麻煩了,所以整了個結合版 - cusp-sex.pdf)

2007/5/5

因此我不見了很多電話號碼。

我已出了新卡,電話號碼不變。大家可否把你的電話sms或電郵給我?

2007/5/4

前兩天跟我的基金經紀一起午飯,提到錢的問題──

「唉,有時候,想深一層,多出來的錢,在想到怎麼用以前,始終是多出來的錢。可是,既然是多出來,又何來有用的時候?」

「不一定。保險一點嘛,當你有病有需要的時候 ……」

「那不如我跟你買保險,來得實際一點。」

「那也是。」

「其實我想投資,就是想那些多出來的錢能有用一點。」

「是的,那就是刺激商業活動,提高就業機會嘛。但有時候,做點善事也好,我也有助養一個小朋友呢!」

「是嗎?他多大?」

……

……
「但是,除了做善事,我覺得若果有一些比較特別的基金,它的投資目標能有一點不同 ……

「就是說,好像一些公司要在別的地方設廠,我們可以用一些附帶條件要求他們對當地的工人有最低的甚麼甚麼保障 ……

「就是說,若果有一些基金把所投資的公司對社會的承擔包括在其投資目標以內 ……

「我想社會上有許多的人也會樂意去買這樣的基金,即使它的利潤可能會低一點。」

* * *

沒想到,她竟真的幫我去找那樣的基金,然後她今天告訴我,她沒找著。

當然啦,我說,這世界好像沒有這樣的一種基金。要有這樣的基金,我想還有一些比較複雜的問題先要解決。

基金營運,不是隨隨便便的靠眼光,而是有一些很科學化的方法在當中的,看市場的資本,看公司的盈利。但公司對社會的貢獻,對教育、文化的支持,或者是對環境的影響、對工人的傷害等的外部成本等,卻不會計算在內,就是問題了。這樣,也同時牽涉到會計制度的問題──能否存在一種方法,把非物質的生產,以及一些所謂外部成本某情度地量化,然後統統都計算在公司的賬戶裡面。若果真的這樣,我相信,甚麼「亞洲文化基金」、「中國可持續發展基金」等的東西,就可以立時在基金公司的冊子上出現了。

我這樣想,是基於一個假設,就是社會上的許多不公義問題其實是商業活動在不情願的狀況下引申出來的。我覺得光做慈善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對症下虊,就要叫企業家們多點自省。但光是少部份人去鼓吹自省也是不能的。要改變,就要改變整個資本市場的內部關係,改變其會計方法,改變其資本結構。

昨天坐巴士時想了又想,這樣的改變,很難嗎?好像很難,但又難在何處呢?


謝謝鐵夫的提醒,世界上真的存在那麼的一種基金,但例子不多,詳見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ly_responsible_investing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