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7

上學期的考試剛剛完結,潘老師批改學生 的試卷時,張開血盤大口笑個不停。無它,只因她看見學生的成績大大進步。不過,潘老師不是很在乎成敗的那種人;她快樂,並非因卷上的一個數字,而是看見學 生終於生性點了。原來他們還是在乎自己的,還會自愛,不像測驗時一樣,對自己愛理不理,把測驗不及格看成理所當然。

——欲想再看,請留言,我會寄給你

2007/1/22

日期:零七年一月廿一日
時間:晚上七時五十五到十時十分
地點:朗豪坊 UA
人物:姊妹跟我

記念現實生活中的 — NANA、HACHI、TARUMI、REN、YASU、NOBU。

或逆流而上,或隨波逐流,只要前行,就是好了。

「那又怎會是夢呢。」

2007/1/20

寶寶

碰見一個好久沒見面的朋友。雖然有點倦,還是跟了他去喝杯茶。他問我的近況,我回答說:「有一個老婆和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很多人知道我結了婚都問我這問題,他也不例外。他問:「結了婚有甚麼不同?」我答:「沒有甚麼。兩個孩子,一子一女,好。」

他是讀哲學的,所以說:「到目前,還沒有任何理由使我願意把一個新生命帶進這世界。」 理由。有理由的人永遠是對的。他當然是對的。如果理智地看世界,這世界是很糟糕的。人口過多,經濟危機,戰爭威脅。為甚麼要把新生命帶進這世界呢?沒有道理。

幸 而我是個不懂邏輯和比例的人。我讀書的時候數學常常不合格。因此,不管世界怎樣天翻地覆,只要讓我看到個美麗的小男孩坐在石地上和他同伴下棋,我便知道世 界還有希望。我不是鼓勵大家大量生產。但是,養個小寶寶吧。會叫爸爸媽媽的,會傷風流鼻涕的小寶寶。會打架說謊,會得長大,然後令你傷心哀痛的小寶寶。

——杜杜《住家風景》

小女子讀後感:

一、跟杜杜唯一不同,是小女子數學不單從不會不合格,還不少時候取滿分。我深信我絕對是讀理科的料子,雖然我跟杜杜一樣,不懂邏輯和比例。

二、 我是鼓勵大家大量生產的。那次我問弟兄,可否生六、七個小孩,我們的上幾代可以,為何我們不可以。弟兄說這有點困難,除非我們現在的消費環境跟上幾代一 樣。事實證明,弟兄是懂邏輯和比例的。雖然在夢中他經常看見我大肚,而且肚裡的不是他的孩子。我一次又一次童貞懷孕或懷有他人的BB,更試過生卡通貓,跟 著弟兄拉我們孩子的耳朵大叫:「哇,好長呀!」

三、請大家快向你的神祈禱吧,我很想快些結婚生仔,最好明天就是。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