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3
《天星.遺情》

原曲:《天水.圍城》
歌詞:
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CHRISTY
主唱:
TONY

無論再多勸喻 無論往跡建樹 無論幾多燭光絮願
無視往昔片段 無視眾坊志願 無視發展亦建亂

鐘聲響徹陪伴人聚散 穿梭兩岸維繫記憶空間 漸成習慣

攔住了風浪 攔住了希望 攔住了天星的燦爛
攔住這天地 全為那私利 攔住了便顯得權力獨霸

讓人驚嘆 極迅速 碼頭拆爛
而令我 越來越怕 令人懼怕 任何異見也遭反彈

誰破壞了眾目記憶 誰犧牲鐘聲存活價值
將 天星清拆一剎 割裂痛心 沉著氣 難無視堂皇壞理
縱竭盡全力 難阻決定這殺令惡極
每份嘆息 夾雜無盡思憶 維城長夜正在失色

皇后快將破滅 油地也將破滅 沉睡歷史必將散滅
前日雀仔結業 鞋路也得結業 誰在意用電腦整喜帖

你沒遠視 為何歷史總得去討厭
冷酷 漠隔 困逼 誰會 注視 維岸滿高簷

誰破壞了眾目記憶 誰敢批鐘聲全沒價值
將 天星清拆一剎 割裂痛心 沉著氣 難無視堂皇壞理
縱竭盡全力 難阻決定這殺令惡極
徹夜嘆息 卻沒人願傾聽 橫行埋沒意願心聲

願眾官 領悟到 沒記憶 無自我 誰願見
沒根的香港就如荒島

誰憑權力破壞了昨日記憶 難為他吹噓文物價值
將 天星清拆一剎 割裂痛心 沉著氣 難無視堂皇壞理
要竭盡全力 燃起了熱火永未退役
愛護這家 再度重拾價值
同袍還待努力

遺物已經破裂 遺下記憶弔唁 遺憾卻不飛灰散滅
維繫每一志願 維護記憶片段 唯願有天星采再現

下載版本:star.mp3

2006/12/17

現在,你們在禮賓府門前。

他對我說,他今晚若不是要在病房當值,必定到你們那邊。

各位,不要太勞累自己了。

若果事實是它已經被銷毀了,

若果我是你們,

不如就把一切終止。

來一個簡短聲明,然後把一切終止。

告訴所有的人,你們將把一切的

希望,

跟那鐘樓一起

埋葬。

2006/12/15

這些日子的那件事,你有一路關心嗎?

嗯。當然有啦。我 … 我知道現在他們都在努力抵抗。

那你今天晚上會去嗎?我正在找人一起去呢。

唔 … 不去了。有事。

你怎麼看這件事?

我呀?我是 … 反對把它拆掉的。

(下刪數百字解釋)

今天下午,接過那個電話以後,很是不安。心內立起了一道微微的張力。若果還是讀書時候的我,我想今晚我會在他們當中,跟他們一起失望,然後失落。放下電話的那刻,我知道自己其實在嘗試隱藏,隱藏我對自己的某種質疑。白天的那個我呀,你究竟為誰而活?

在看不到出路的日子,內心不知多少次泛起了離開的念頭。並不是說我要立刻離開現在的地方,而是當事情總有要完結的一刻,在那一刻來到以後,離開現在所行的方向。

其實我認識這是鄉愁。我懷念那屬於我的地方,那全心全意投入去愛的感覺。只是,姊妹你說得對,你不下數次提醒了我,這裡原是我的關懷,我的感動,我的理想。我知道我正在往理想前進,也實在正在實現我的理想。

肥榮、Stella,對不起,我沒有跟你們走在一起。

* * *

那我怎樣看天星?

眾人都說,那是個文化保育的問題。問題是,怎樣的文化保育的問題?

對於香港,我們這一代人,我們沒有拿著甚麼到來,又何愁沒有拿些甚麼離開?

英植沒有為我們留下甚麼。除了自由經濟,我們甚麼也不慬。或者,我們今天終於明白一點,我們要有共同記憶。

當下的事物,保留下來,便成為明日的古蹟。當下的古蹟,被留傳下來,又真的很具意義嗎?碼頭拆了,建了一個海邊大公園,到我們的下一代,他們也會照樣保護那大公園,不讓別人滅他們對那地的記憶。

香港,就是沒有甚麼。我們的記憶都是白紙,只有別人用筆寫上去的遠古史和植民地史。其實,拆我的鐘樓,有甚麼大不了?

我想,我們現在有的,是當下的人,和當下的記憶。文化其實就是一個這樣的問題 — 愛你當下的人,欣賞他們當下的記憶。

鐘樓從來就沒有它自身存在的意義。留一棟鐘樓,還是一個公園,對我們的下一代也沒有甚麼分別。唯一有別的,是當有一天,我跟我的兒女談及我們這代人的時候,我能否告訴他我們是快樂的一代,因為我們選擇擁抱我們自己的文化,尊重我們自己的記憶。

我們從來沒有拿甚麼來,又何愁沒有拿甚麼離開?

鐘樓保住與否不重要,大家才是重要。

2006/12/7

在不冷的冬天,你為我添了五件寒衣,一條靚靚褲。^^

暖。

***

只有別人的正面回應,才能使我滿足。
從小到大,我喜歡老師/老師喜歡我,我就會讀那科讀得好好;如吳老師、黃碧儀教我,我的中文成績就特別好;但只是中四一年的胡老師,稍為沒那麼欣賞我,我 在中文方面的自信就盡失,更從此患上寫作恐懼症。來到大學,在喜歡我的Rose和慧貞的手上,我科科A/A-;但上我最怕的陳少紅的課,就次次C+。

如今,在喜歡我的學生面前,我是一位好老師;反之,就是另一極端。

我是誰?為何這個深層的我這麼缺乏安全感,這麼恐懼,這麼沒自信?

2006/12/2

那地方給我的感覺是這樣的 –

下午的太陽照遍了各方,我在大街上走著走著。
左一拐到了一座橋,
橋倚在坡旁,看著看著
樓房裡的人家。
右一拐上了樓梯,我像隻飛蛾,
追逐廊子盡頭洋溢著的
一片微溫。

我在廊子兩旁的門前徘徊,
門戶裡邊,是上年紀的老人。
偶有少年人路過廊子,予我奇異目光。
我也回以若無其事的眼神。
廊子的盡頭能見大海,
那裡傳來一陣陣低頻的機器聲,
我沿著聲音的方向,
轉過七八層樓的梯間,
梯間都是一個模樣。

我從先前的地面,來到了
另外的一個地面,
原來機器是路旁負責清潔的車輛,
樓上傳來王菲的約定,
嚮遍四方。
我隨著歌聲,與機器聲,
放聲和唱。

我來到大海旁,
抬頭一看,樓房已變得密密麻麻。
縫隙間是藍天。
藍天裡有鷹兒在半空中
團團飛翔。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