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9

期待已久,從中環跑到油麻地,終於在電影中心買到了《地海傳說》的戲票,跟姊妹一同看電影去。

很喜歡當中的兩段對白:

* * *

「黑暗帶著身軀逃跑了,遺下了原本就共同存在的東西。那東西就是光明。光明追趕著,想尋回那失去了的黑暗與身軀,結果變成了影子。」

* * *

「既然總會死,活著有甚麼意義?」

「你不是害怕死亡。你是害怕只能活一次的生命。但沒有死亡,就沒有真正的生命。」

* * *

對白其實不是記得很清楚,大意吧了。但在我們各自的心中,都有很大的迴響。

大慨說出了一些我們都很重視的價值吧。

這齣戲給我們的感覺是很「人」性。雖然當中有偉大的魔法師,但卻沒有超凡的魔力;劇中沒有英雄,各人只在乎在平凡中回歸真我。

回家後,才發覺它源自一本同名小說。 那連結裡的介紹確認了我的感受:「作品意涵有別於西方基督教精神 …… 並非強調善惡對立的二元價值觀,而是傳達『平衡』、陰陽同源的理念 …… 以豐富的隱喻象徵手法深刻描繪青少年在發展過程中面對的種種困惑與危機。」証明電影都幾能把原著的核心表現出來。

電影裡有許多東西並沒有交待得很清楚。可能也就是這樣輕輕落墨,讓我們看後也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可以慢慢回味… 繼續發展…

地海傳說

延伸閱讀:耹聽娥蘇拉.勒瑰恩 ─ 《地海傳說》 的創造者

2006/10/23

魚湯,蝦,螺,60元,電視,加一個晚上。

Home Dinner 1 Home Dinner 2

明天又要再上路了。加油呀各位!

2006/10/22

夠了,真的夠了。這些年來,為何都是這樣?你知道你把它整個都壓平了嗎?你知道我可真的希望那樣沒精打采不感興趣嗎?你跟本不可能感受到,背後的一顆憂悶、不安的心。

你用了祈克果的一句話:「信徒已經改變了基督教,使它機乎成為一種安慰品,他們已經忘掉,它是對人的一種要求。」

你以為,返教會、讀聖經、靈修、奉獻、甚至委身事奉,是要求,而不是安慰品。是嗎?不是嗎?是!它們絕對可以是安慰品,安慰我們因為對自己內在的卑賤而生發的恐懼、填補我們與理想中間的那斷無法超越的鴻溝、遮掩我們明明可見世上種種的異數。它們就是讓教導的繼續教導,跟隨的繼續跟隨,讓我們無法觸及真理的內心,直到永遠。

祂拆毀了一切,讓我們看到真義。你為何又把那拆毀了的,重新建立起來?

你不要以為自己所做的很屬靈,很出世。其實骨子裡的邏輯跟世上無異。

「拋棄一切」,「背起十字架」,「來跟從我」,不才是最重要的要求?「你們中間最小的,他便為大」,不才是真正出世的邏輯?

我們要有信心,因著祂對我們矢志不渝;我們要有盼望,因著祂死而復生;我們要有愛,因著我們被接納被珍惜。那沒有了這三個「因著」的要求,是甚麼要求?

我很痛心。這些年來的每個星期天早上,我只聽到你一次又一次的複述著你口中的「信仰要求」。那講壇,再沒有宣講如何被擄的得釋放,受制的得自由。再沒有報告給世人聽,衪為我們預備的,是怎樣的一個我們都被悅納的禧年。

如斯早上,你手執石頭 ── 我們是淫婦。

2006/10/19

今天是一個月內請了第四天半的假,好誇張呀~

我要健康啊!

好掛住d中一仔,下星期測驗了。

明天一定要返到學呀!

2006/10/18

同事篇

1.約開學了十天,我的MENTOR看見我對著中三學生壓力非常,送上一合鼓勵卡,每張都寫上鼓勵的話。記住係一合!她更經常送上許多其他禮物,記 住係經常!例如中秋節時說「節日,送禮物!」然後遞上一包包一合合的美食!過了個多月,我的教學情況和心理狀態還未好轉,MENTOR聽了我的故事,雙眼 紅了。

2.我和校長聊了一個多小時, 什麼也說,東扯西扯,我由緊張至死到抱腹大笑。 亂扯例一:原來主題是講做人要想方法讓自己快樂。她說到自己養了兩隻狗後開心多了。「他們一見到你就會很期待(她扮狗興奮的樣子),令你很快樂。(開始亂 扯)有一天, 我病了,中午回去睡覺,對牠們說:『我唔舒服,要訓下覺,你地要乖,唔好嘈呀!』牠們就真的伸直雙手,站在我床邊乖乖的,直到我睡醒還是這樣。」「牠們很 有性啊!」「(亂扯之極至)是啊,所以我丈夫說:『你死了都不怕,你的狗一定知。』」我忍不住偷笑:「你丈夫在你病了還咒你死?」「對,我們就是這樣。」

繼續談呀談,扯呀扯,「我以後若看政府專科,就要請假,他們只開週一至週五九至五,所以我未必會看。」「為何不請假?有了BB,也常常要看醫生,難道做老師不可有BB嗎?」跟著校長「逼迫」我要放心請假,放工後去玩,計劃聖誕去哪裡旅行等等。

第二天早上,我收到校長的信——是一張鼓勵我的書簽。

3. 我的中史PANAL主動約我吃飯。那晚她說:「我們(即她、另一個PANAL和MENTOR)都很擔心你,他們常追問我約到你吃飯沒有……雖然我們都明白這是必經階段(即適應教學工作),但未必人人都捱到呢。」

前 天,我正在批改中史作業,她皺著眉頭,神色凝重走過來,「不是我教壞你,但我們一個CYCLE中文有八節,中史只有兩節,所以中史科應該只佔我們四分一的 工作時間。這些習作,你知道學生有沒有做就夠了,不要批改,印答案給他們吧。你這樣辛苦自己,會捱不了多久,而且你的付出成效不多,重點講述,學生才能吸 收…… 如果有其他人批評你,你也要這樣告訴他。」她由始至終都很凝重,中文PANAL一直站在她旁邊,突然像說什麼秘密的,但又分明要讓所有人聽到:「即是沒有 人會罵你,她不罵你,誰罵你!」

小總結

我的學校是瘋的,這裡是天堂嗎?……為何世上會有這樣的上師?!

(待續……)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