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9/24

嘉敏說:不要懷疑… 我深信現在的困局是暫時性的, 不是永遠的, 你也要這樣相信, 相信上帝的大能在任何情況任何時間都可以工作…

“He will take great delight in you,
he will quiet you with his love,
he will rejoice over you with singing……

The sorrows for the appointed feasts
i will remove from you;
they are a burden and a reproach to you……

At that time i will gather you;
at that time i will bring you home.
i will give you honour and praise
among all the peoples of the earth
when i restore your fortunes before your very eyes.”

says the LORDS

Zephaniah(《西番圖書》)3:17-20

你躺在我的腰間,
是個含羞的小女孩,又像嬰孩享受母親的溫柔。

我們談天說地,你知道我的痛苦,我哭了。
你默然凝望。

你的瞳孔,有我。

「我要在你雙眼看見福樂,因為
只有你能使我快樂。
你要信,痛苦、災難必會終結,我會給你幸福的家,
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2006/9/10

信仰掙扎,對自省者來說,可能是一輩子的抗戰。一邊從信仰獲取力量,一邊去反省它,更是自毀長城式的求真,當然不易。印象中你的男友也是基督 徒,掙扎時或 許牽連更多吧。但抑鬱歸抑鬱,容我們把econ中historical cost概念忘掉:都撐左咁耐,更應該撐落去;又或者說,都撐左咁耐,應該都撐到落去既。

從不懷疑你會盡心教學,只生怕你會把一枝早已燒得太快的燭光傳給他人吧。人同時有很多角色:女兒、女友、朋友、教師,還有,自己;別讓一個身份壓垮別的。那樣,其實並不公平。

陳的文字,暖在心,讓它停留, 留在此。

2006/9/5

我的學生說:

中文好像香蕉,吃得多會肚子痛;吃得少會肚餓。

笑壞我!

我開始懂得控制課堂秩序了!
第二天比第一天有頗大的進步,yeah!

2006/9/2

選擇不事奉耶和華一定是忘恩負義嗎?

在人生際遇中,我們可能曾經歷上主為我們建立家庭,但曾有歡樂已不再,因伴侶無情離 我而去;我們可能曾經歷上主賜我工作事業,但如今我已經失業了整整一年,看不見未來;我們可能曾為主大發熱心,但換來沒有祝福,反而充滿不幸和崎嶇。我們 可能曾經歷上主對我們的使命之認同與確認,縱使世界如何不認同, 仍可「捱」 下去,但在背上十架的重要關頭,聖父沒一句安慰,沉默不言……選擇不事奉上主不是忘恩負義,是我有一百個不事奉祂的理由,甚至可理直氣壯指控祂:「你真忘 恩負 義」。

若知恩圖報不是惟一邏輯,我們又如何鼓勵患難中的弟兄姊妹事奉上主呢?

很多時候,當我們過份強調上主與我建立個人關係的重要性時,我們無意地放大了個人的領受,以致在不自覺下,我們的信仰失去那份超越主體的我的宗教經歷。 信仰變得只有我,而看不見沒有我的信仰依然可以同樣的真實。

她 離世了。從個人經驗上,我沉重,傷痛,找不到箇中的理由。我內心仍存有很多疑問,甚至控訴。坦白說,我找不到理由要向上主說感謝的話。然而,這個人不幸的 際遇並沒有使我否定上主在其他人身上的拯救,在歷史上的作為。意即,有人在不患絕症中被醫治,有教會得著無比復興。這不是因為我的信心堅固,以至在患難中 仍可看見上帝作為,而是因為這些見證太真實、太具體,以至我找不到原因否定這些事。當我們體會沒有我的信仰仍舊可以真實,我的信仰才不會只是我的信仰。更重要的,那沒有我的信仰竟可以漸成為我的信仰。

我拒絕用知恩圖報的邏輯邀請你們選擇事奉耶和華上主,不是不可以,而是太容易,太直接了。此外,更是人生際遇是苦多於樂,但當我們瞪大眼睛看見上主在其他人和事上的美妙作為時,我仍深信上主是真實的,上主沒有違約。

——龔立人《眼淚並未抹乾》

祈求上主,讓我經歷「這些見證太真實、太具體,以至我找不到原因否定這些事。」,因為我太容易否定與我信念、價值觀、背景不同的人所經歷的,相信的,看為美的。阿門。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