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30

夢遊者:你從小就有種癖好,總想打開不可以打開的各種各樣的箱子、櫃子和門,窺探那不該看讓看的秘密。一旦打開,其實,往往也沒什麼。之所以神秘,就在於要開與未開之時,那內心的悸動,神秘不在這箱子,而在你自己心裡。

(小 心繞開,又止不住回頭)你不是沒有窺探過,從門縫,從布簾子背後,窺探女孩子的秘密,一個欲望醒覺了的女孩,那欲望也同樣折磨過你……之後,你日漸習已為 常,滿足欲望,不過像吃一頓好飯。如今,只面對罪惡,你心底的罪惡,才足夠刺激,你在死亡的邊緣,同死亡做遊戲。你也明知,死亡的那邊,什麼都不會有,你 只不過玩弄死亡,在死亡的邊緣總多少有點令你心悸……(回到提箱前,小心翼翼,打開)

**

你無法區分回憶與想像的界線,如果回憶是真實的,想像屬於虛妄,又安知被想像加工過的回憶有多少真實的成分而不也歸於妄想,你畢竟無法回到業已過往的真實,註定只能活在此時此刻。

(離 開門)你知道你此刻在夢遊,在夢境與真實的世界之間,而你自身的真實是不是也還是你一番臆想,同樣也弄不清楚。你甚而至於不敢打攪你這夢境,打破這境是否 也意味你自身的死亡?連你,你自己,真實亦或虛妄便也無從感覺。你隱隱約約,不如說,想得到個女人,一個女人實實在在的肉體,好證實你的存在,至於這女人 是誰倒無關緊要。此時此刻,你只需要一個女人,能同你分享肉欲——大抵如此。

高行健劇本〈夜遊神〉

+++

你很像他。弟兄說。

======================================================

靚女〈夜遊仿作.仿作非夜遊〉

我:你說你跟她玩了一個月死亡遊戲。以為她會就範,但昨天,她……你說你對她說你不喜歡香蕉,淡而無味。你寧可看她吃,尤其是年輕的她,把香蕉一節一節的放進艷紅的咀裡,含著凝視,像吃雪糕一般,雪糕汁一滴一滴流下來,你看比你吃更津津有味。

另一個我:你說你吃了幾口,看見她陶醉的樣子,忍不住,拿起水果刀刺進她心坎。

我:你說你痛極,卻感到很釋然,(大笑),你說她懂得殺你,是她終於對死亡有意識吧。你恭喜她。你說是你成功訓練了她,你說你就是與她分享肉欲的、她需要的女人。你說是你證實了她的存在,滿足她被虐的需要。

另一個我:你說謝謝她救了你一命。

附錄:關於〈夜遊仿作.仿作非夜遊〉

1.我和另一個我由同一演員扮演。

2. 此劇用了高行健「三重性」 的戲劇理論,即演員非傳統話劇中演員與角色「二合為一」,演出一種逼真感;而是「一分為三」:角色–中性演員–自我。簡言之,即劇本中「你說」,乃是 演員與「角色」的對話,並透過這對話過程,把「角色」介紹給觀眾認識。「演員」乃既非「角色」,也非「自我」,是「角色」與「觀眾」溝通的中介者,故稱 「中性演員」。

3. 此劇含有多個三級意象,十八歲以下具文學觸覺人士請勿收看。

2006/4/27

我想做好每份論文、考好每個試、寫好每篇創作、帶好每個小組聚會會議、與朋友好好交談同行、尋索人生的真理、實踐理想……
我知道,骨子裡不是為成就、為結果。
但其實我又比誰都追求完美、害怕缺憾……
如果我不能發揮得最好,我覺得我對不起這個世界。
我會不安,焦慮,遺憾,在過程中。
但到了有結果的一刻,完成了的一刻,我倒樂意接受。不開心不滿足,也不會長久,因為我知道我盡了力。
所以,每一個你重視的過程,你都迫得自己很苦,卻以為值得,理所當然。

為什麼會這樣?

突然,想到小摩西的生命、小耶穌的生命。他們bb時被人追殺,是父母努力保存下來的。
又想起馬大,她對著尊貴的主——耶穌基督,努力侍候他,勞苦疲憊,唯恐稍有不足。

啊!原來我只懂做摩西耶穌的父母、馬大;
我以為我必須付出所有,才能成就保存我看為重要的、尊貴的……

我被追殺的聲音嚇怕了,我太珍惜愛慕尊貴的主,願意擺上所有;但因此,我失去了平安,看不到永恆。

看清楚一點吧。
聽清楚一點吧。

看到嗎?聽到嗎?

對了。

原來,在我面前的,是萬有的主,是永恆的主。馬大,你急不著一時三刻做盡所有,祂不會走,祂是永恆的、信實的、萬有的……
原來,在追殺聲音以外,有天使報喜訊(耶穌),有滔滔河水保護小生命(摩西)。父母們,你看見創造的主在默默成就一切,掌管一切嗎?

對了。只有紮根永恆,當下才覺安穩,才是真實……

對了。除你以外,還有萬物轉動,祂在掌權。

馬利亞,你得著上好的福份,是誰也不能奪去的,知道嗎?

當下,指向永恆。
平安吧。

2006/4/25

Mr F:

這是第二稿,我刪掉了引言和結語,也修改了一些,修改的句子會用紅色。

謝謝。

YT上

**

我一定是習慣了寫電郵給你,竟有不寫不暢快的感覺。

做048 的經歷,真很特別,也很意外。沒想過會這麼辛 苦,沒想過會差點做不到,有可能不能畢業。今天食飯坐在你身旁,感覺很親切,很感激,但不知怎樣,面對面,就會對你說不出話。偷聽到YCS不知為了什麼事對你說謝謝,我很想很想馬上馬上,簡單直接對你說:Mr F,我終於可以對你面對面說聲謝謝了。每次交論文,走到你辦公室門前轉了幾圈,最後還是跑到四樓放到信格。在我的想像中,我可以寫完論文的一刻,會跑到你面前,大叫:Mr F,我做起了。然後擺出一貫可 愛、自信的樣子。看見你和顏笑笑罵罵,好像在看平日的自己與別人相處的樣子。

可能有一個更值得我研究的論文題目——為何PYT會很怕很怕Mr F?
我記起了,當年extend,就是因為寫不出這論文。老細,點算好呀?你沒反應。

其實都是你最煩,常常告訴你我交不到論文是身體不適,你總是像不信。對著你好大壓力,那次忍不住下課後對著麗罵你,很不開心。都是你不對,老早就應該阻止我研究沒人研究過的作家,我覺得我的論文完全不應該由一個大學生做,最少也要碩士生吧。一篇評論也沒有,我認識的人都沒看過這些書,沒任何切入點,沒任何先例可循。我問你有什麼書可看,你總是叫我看文本。結果我一個人開山闢石,但我又怕你,不敢找你與討論。唉,過程中遇到一百個難題,好難好難才找到研究的重心,卻病得越來越嚴重了。偏偏理性的你,典型的男人,不明白人家的感受。討厭討厭討厭。上課時,叻一點的人以為自己好叻,態度不好;在你眼中較弱的, 你只懂怪人家懶惰,其實未必如此呢,何必說話這麼刻薄呢。不喜歡不喜歡上這一課。不喜歡,不喜歡。

呵!怪是怪在,抑鬱症三個字,竟可令你變另一個人。我知道你不純粹同情我,也不為了責任。是關心是犧牲。很感動。可能其實其實是我煩,如果我早早承認自己有病,對人多點信任,不太執著,過程就不會這麼苦。是我蠢蠢蠢,大蠢蛋。不過蠢蠢的我遇到太多好人。幸而你對我介紹邱心小說,我很喜歡邱心,很喜歡很喜歡,不是她的小說,我老早放棄了這篇論文。病病病,痛痛痛,這個月辛苦得要死。今天食飯時是我整個月精神最好的幾個鐘呢。幸而你替我爭取延遲交論文,幸而 我再遲再遲再遲交你都鼓勵,幸而你不再只是理性理性串串串……雖然我很喜歡看見你串麗敏和麗敏說你串她……不過你千萬不要串我。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 你。都是你有問題,否則我怎會這麼怕。

呵呵,說了這麼多,不知說什麼。看來一定是看得邱心小說太多,愛上了謊言獨白。不,我不是邱心。我是靚女。她的小說不是肚臍眼一,我是雖然我不是寫小說還有,我想這篇會有很多錯別字,請圈。

肥醫生寫了一個前教會弟兄的故事,我馬上想起《生生基督世世佛》一段動心的文字。送給肥醫生和所有曾經或正在對教會、對世界失望的你。努力吧,傻瓜肥榮,和所有對真善美有堅持的人。

越戰時期,我看見共產黨人和反共的人彼此殺戮,為的是兩方都認為自 己對真理 有壟斷 權。越南有許多人不合力阻止戰爭,反而互相攻伐。那時我寫過一個小冊子,標題是〈對話:啟開和平之鑰〉。但我的聲音被炸彈、迫擊砲、吼叫聲淹沒了。曾有一 名站在軍用卡車上的美軍朝我的徒弟日知頭上吐口水。這軍人一定是認為我們和尚在陰謀損害美軍參戰的立場,或是以為我的徒弟是共產黨人假扮的。日知當時氣極 了,甚至打算還俗加入「國家解放陣線」。我因為已經在練習禪定,所以在我眼裡看來,戰爭中的每個人都是受害者,那些派到越南來轟炸、殺戮、破壞的美國兵也 一樣會喪失生命或變成殘廢。我教日知不要忘記,美軍是戰爭的受害者,是錯誤觀念錯誤政策下犧牲者,我也勸他繼續以和尚的身份致力於和平。他看清這一點後,成為「佛教社會服務青少年學校」一位最積極的人員。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被「他們」釘在十架上的耶穌

如我們往一朵花的深處看,會見到雲、陽光、礦物質、時間、大地,以及宇宙中的所有其他事物。沒有雲便不會下雨,也就不會有花了。沒有時間,花也不會開放,其實,一朵花全然是以非花的元素造成的;它沒有獨立的、個別的存在狀態。……我們一旦明白生命互相依存的本質,我們自己與別人之間的隔閡就會解除,和平、 愛、諒解才可能存在。——一行禪師

2006/4/23

我和嘉敏msn:

下午去完朋友的婚禮
我又勁想像自己的

我都好期待你果個

剛才的婚禮,第一時間刺激我想,點樣的婚禮才可基層點,貼近非信徒點
還有男女角色不這麼定型
跟著諗,不如不是女方父親把女仔交給新郎,不是女仔進場
又不如唱的是中國阿爸阿媽年代的流行曲,等他們有feel

根據你經常想的東西,我估計你的婚禮一定非常別開生面

還可以用拜天地的形式,但加點信仰原素
例如,一拜天地,感謝上帝,二拜高堂,感謝父母,夫妻交拜,成為一體

哈哈….你都幾有諗頭喎….真勁!

還諗不如著「跨」唔著婚妙,這樣地道點,基層點

為甚麼要那樣基層呢

才貼近我們的父母嘛,我覺得婚禮,他們是我們之外另一主角
另外覺得我的根是基層
地地道道的感覺,有人情味,讓所有在場的人不因為身份出身信仰不同覺得投入唔到,這是我最想的

我也認同!!

我覺得婚禮唔應該係搞比我和tony兩個,既然是為了請人見證我們的立約,那當是我們遷就賓客親友呢
拿,既然你咁認同,到時就靠你同兄弟姊妹團分享我們對婚禮安排的看法
婚禮就交比你了
hehe
好像講到明天就嫁

直頭啦…..你呢…真係…..可愛到爆


離開了你,不能作什麼。

對我來言,這從來不是道理,是生活的寫照。

從信主的一刻開始,我就把生命交托給你。不是我特別順服聽話,只是一個被迫早熟的小女孩太早嘗盡生命的無常。那時候,爸爸在死亡邊緣,媽媽精神失 控,公公離世,一年間。就是這時候,我與你相遇。靈裡的平安、喜樂、醫治,從一開始,就是我信仰的全部。你是那麼真實,活生生的一位神。

小女孩長大了。在神學的議題上,翻滾再翻滾;不過這些翻騰從來都不是刻意經營,例如那年頭,因為我傳福音的中學同學都不信主了,不知從某天開始,我 再不滿意歸疚於他們小信的解釋,從此,開始了我對宣教觀的反思……這一次,是眼看性 /別信仰議題對太多我的摯友帶來深痛的傷害,不知不覺,闖進驚天覆地的女性主義神學世界中……

在個人的生活經驗中,你是活神,從不變更。唯獨那次,生活中苦難叫我不得不面對苦罪懸疑,我和你搏鬥得很累。但跟著這幾年,即使日子是苦是痛,處理 自己的成長問題、感情困擾、在大學團契事奉,抑鬱,焦慮,疲累,我從不覺得你離我遠,你永遠都是不離不棄的一位,與我面對人生的風急路長。只是,當我知道 你是那位活神,是世界的主;當我要選擇愛我的肢體,承認與家人朋友社會萬物相連的關係,就不得不面對一堆堆相連的處境神學議題。這一次,更是從根本處挑戰 我對你的認知。對著變得陌生的你,又如何再毫不保留倚靠你?但不投靠你,我還可投靠誰?哈,那天,文傑和靜儀叫我暫時放下信仰,我就激動得哭了。因為,要 離開你,比失去一切更苦。這段日子,我吃兩粒抗抑鬱藥,仍是痛苦不堪呢!

愛,從來都是一個自限的過程。當選擇了愛,犧牲不再是願意與否,是過程的一部分。但奧妙的,是當我在犧牲的過程中,一個一個愛我的你也在為我犧牲。旅程,一步一驚心,更是一步一驚喜

這掙扎過程,還未走過,雖然因為掙扎得太苦;太渴望重投你的懷裡,我總是有抓住答案的衝動。主啊,求你教我完全放開雙手,繼續做一個旅人,讓我知道 沒什麼必須背著上路,包括對你的認知、真理的終點、需要我的人和群體。讓我繼續在途上一步一步走,或驚心動拍,或驚喜百出,或迷途孤單……我都仍然走下 去。

我愛你,即使因著種種作為一個人的有限,我不能愛你,但你知道,其實我的愛沒變。你,也一樣。求你教我繼續跟從你,選擇愛你所愛的。

你對我的愛,我是知道的,即使有時我會呼喊: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不過現在都不會了,因為在這旅程中,我嘗到愛與被愛是何等交融。在被愛中,我就知道,你沒離棄我。

感謝你,媽媽,宋爸爸,弟兄,朱、夢、靜儀、嘉敏、君穎、雄、wesley、肥榮、小文、豪仔仔、文傑、樊生、江醫生……愛我的人,是這麼多,數不盡。是你們,叫我再次在活人身上看見主耶穌。

原來我從來不會離開你,因為我信,愛我的人不會走;在愛裡,我就會遇到你。

所以,我願意,更勇敢,更開懷,更釋然地,懷著信心,繼續旅程。

2006/4/22

靈修,貼近生活,真實世界,女性特質

神學(西方),抽離現實,概念層面,父權傳統(工具理性)

**

「天地創造的聖經故事就是這樣的:太初有上帝的靈——在《聖經》裡一直是女性的——如母鳥般盤旋在無生息的混沌之上,逐步使所有形態的生命孵化生成。創造神話將結尾時,我們看見的動人景象:上帝向一個按自己形象用土造成卻尚無生命的人形鼻孔吹入生氣。人類便這麼活起來了。」——大衛.史坦德.拉斯特修士

「以上帝為題而進行討論,並不是最值得我們花工夫去做的事。我們若能觸到聖靈,就能感觸活生生的上帝,而不只是摸到一個概念。」 「真實是不受意念牽制的。……我們超脫文字和觀念才能與真實相遇」——一行禪師

《生生基督世世佛》原版序: 〈活起來,真正地活起來〉

**

聖靈,求你叫我們都真正地活起來。

**

p.s靜靜雞話你知,另一個版主死左!如果唔係,唔解佢咁耐都唔出post……不,不,忘了,前幾天他才上了我身,用自己的名出post(詳看〈有一位神〉的comment吧)……我見鬼啊!

2006/4/20

在朋友的blog看到這一篇文與佛有緣的關俊棠神父,與基督有緣的一行禪師〉(快按來看吧),不禁嘩一聲!

呵呵呵呵!我這陣子看的佛教書,正是一行禪師寫的,乜原來我咁有眼光。哈哈哈,被我賞識的人,從來都是唔簡單的,hehehehe……
而post中關神父和christine說出了我不敢說出口的話,真是說得好,說得妙。
我又要學你地一樣至得!

的確,人從來都不是孤單,在獨自苦惱掙扎之際,請相信,You are not alone,因為總有前人的足跡可以跟從。

對,我靈性的根是在耶穌基督裡,主耶穌,你永遠是我獨一的主,我願意跟從你,阿門。

**

我剛借了《生生基督世世佛》 ,好期待看。看完再同大家分享啦。

現在要努力努力努力做畢業論文!!!

2006/4/19

這陣子,我說不出這段話:

「但每次我都發覺可以回到基督的真理, 在裡面重新發掘信仰的豐盛。
若恩典缺少了真理的指引與督責, 會流於放縱興感情用事。
若真理缺少恩典的醫治與動力, 我們未必能面對及實踐真理。在基督的生命裡, 恩典與真理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祂的生命豈不是我們應窮一生追尋的嗎 ?」關啟文〈我信故我思〉

我對「真理」越來越懷疑,我不是不相信有「真理」,是再找不到理由相信唯獨基督教/任何宗教啟示真理。望著佛教徒、回教徒、儒家學者、共產黨員,我 相信他們的信仰經驗與我的沒分別,都是有限的人的一種經驗而已。我也懷疑,若一位神必要叫人信祂成為基督徒,才能得救;這位神的愛,實在有限。這位神我不 信也罷了。

近來看了一些釋迦牟利的生平故事,發現他對人的憐憫和關懷,與耶穌很似,也是很有人性的一位聖人;近來看佛教的書,發現他們所講的默想,與盧雲講的幾乎沒分別,是一本很好的靈修書呢!

這段日子,對上帝、對基督徒群體的感覺實在很奇怪。敬拜時,我懷疑自己所說的神,究竟是耶穌還是釋迦牟利還是中國人所指的天。當大家說在某某群體, 如在中大團契經歷很深時,我疑惑自己所信所行的,仍是否與這些我成長的群體、弟兄姊妹一樣;這種又遠又近的情意結,有時叫我很難受;所以昨天中大團契三十 五週會聚餐的敬拜中,我唱不出詩歌。回家後哭了,心很姣痛。

不過,我也在學習不焦慮地「尋找」答案,而是繼續經歷下去。最重要的,始終是生活。只有在生活中經驗的「真理」,才是真實的。無論我所信的「神」是以那個名字出現,我深深感到,這位創造主,世界的主,對我不薄,也信祂會看顧世界,並願意繼續向人類啟示自己。

感謝你,我主我神。

2006/4/16

Tony (1:29) :
姊妹倦了。
對,姊妹應該好好休息。

其實生活才是姊妹最應該努力的地方。
幸福的Pantene (1:29) :
我不想再一次否定我的成長的經歷,我過去的執著、堅持
與過去的同路人越走越遠
我唔想
我唔想
幸福的Pantene (1:31) :
同埋我真的好想在天父面前,可得享平安
我不想與祂搏鬥

***

一個月後的今天,我內心的確進行了一場又一場的戰事;生活仍是犧牲了。但沒有半個同路人相距漸遠。雖然一次又一次挑戰我對身邊人的信任程度,對久久才學懂獨立的小女孩,這下子又要轉過來學倚靠他人,殊不容易呢!

把ic主席的工作交給朱
願意讓弟兄陪我一起辛苦掙扎
信任醫生與老細……

一步一驚心

想不到的,還有的

與媽媽距離前所未有的近,只是單純媽媽interact,我不需要改變她教導她照顧她,我只發現媽媽很可愛;
與弟兄爸爸一起祈禱,他的一句:「求上帝幫助安來的母親接納這麼一位好的女子,讓她做我們的媳婦」 ,曾經不被他倆接納的感覺都融化了,眼淚流了……

一切一切
一步一驚喜

這幾天,我再次祈禱,再次唱詩歌了。

女性主義神學家說亞當與夏娃的故事,告訴我們一切創造由關係開始……

回到關係的起點,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
一切一切都是你來我往,互相建立感情,只此而已。
從來無須操控自己別人、站在道德高台批判;
我與自然、社會的始點,不是使命,不是責任,只因你我都是生命大同體的一元,你我的相處從來都是互動的,沒有任何抽空的應否對錯問題。

當我學習分辦control和interact之別,享受相處的樂趣……
我找到相信一切不是偶然的理由,嘗到最深的愛與接納,看見輕省生活的可能

跟著,我耐不住要開口禱告歌唱了。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