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3/29

深知理想的背後從來都是政治運動,犧牲了個人的選擇
所以,他抗拒影響人領導人
他說也因為他耐弱,他思考太多,不懂果斷
這邊廂,他抗拒,那邊廂,他用文字影響人,說服人
雖然他說他的文字只是自言自語,但向群眾發表了自言自語的文字
他言行不一,他為人矛盾

深知人在環境中的被動,不斷探索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什麼什麼主義讓人失去生活的可能
但沒有主義是真的沒有主義還是只是掙扎,只是尋求另一種主義
最初他說反群體意識,獨來獨往是好,但漸漸獨個兒離開,走得更迷失
他知道人根本不能離開群體,不受群體影響,但人在群體中,就必然會對他人施加暴力/被他人施加暴力

他說他自由了,可以前後左右胡亂走
他說其實自由是夢遊,繼續走總會撞到人,總會有人找他說話
他說別人對他以暴亦暴
他說最後以暴亦暴只能成為他的選擇

人生,孤寂

作品,隔絕

他說他是高行健

她說她像高行健

——讀高行健〈給你老爺買魚竿〉至〈夜遊神〉有感

2006/3/27

肥榮的博客得知,前觀塘宣道會黃國堯牧師懷疑因為曾反對明光社被迫離職事件,今天終於首次被主流媒體所報導,請看〔明報〕。

報導中最後一段資深教友的分享,較接近我對這事一直的看法。

我不反對黃牧師敢言的態度/對同性戀的立場,但從在自己的網站發放消息,跟著接受獨立媒體訪問的行動中,我覺得他的處理並不成熟。

在他的論述中,讓人認為他的離職是純粹與他對同性戀的看法有關,是有人阻止言論自由。但反過來,會否是他利用「言論」讓那些支持同性戀基督徒/反明 光社/ 反基督教站在他的一邊?如果他知道在基督教圈子中對同性戀的看法,本身就是帶來政治性;他如此講述自己的離職因由,會帶來什麼結果,他當一早知道。

如果說觀宣執事會用權力迫他離職,他從在自己的網站發放消息開始,會否也在煽動群眾站在他的那邊,讓這事件變成百分百的政治風波?且為何在事情中從不聽到他講自己有做錯的地方?

在他身上,說真的,我見不到耶穌不受權力所控,不濫權,溫柔虛己的樣式。

雖然,很可能,只是我不認識他。

無論如何,我只知道我被迫見證著一場政治風波的發生,但誰是誰非,在有限的認知內,如何判斷都可能很不公平。

作為旁觀者,只能說這班人都係低b的,如九鐵事件一樣,d人也都是低b的。自己搞唔掂d野,就利用群眾的輿論和壓力,處理內部問題。不過我真的無乜心機理這些事,我唔想做他們煽動的群眾的一份子。

唔該,d搞政治風波的人,當下班群眾是人吧。

我已把畢業相全部放曬在相片集中。

歡迎大家自行在右邊的「有關網站」中按相片集。

好多謝你啊,給了很多歡樂的回憶。

好多靚靚相啊!

還有好些好人未影呢,12月正式畢業時再來吧!!!

2006/3/26

認得他們嗎? D 相仲要影得鬼咁靚… 恭喜晒呀!!!

http://www.xanga.com/Tolchairi



【明報專訊】徐氏夫婦好友張先生昨日聯絡本報,希望社會各界能公平地看待徐步高事件,並對其家人給予慰問及同情。他表示,無論事件真相如何,徐的家人亦是最淒慘的受害人之一。他更透露,徐太案發當日經歷一個永世難忘的不眠夜,希望大眾能多些了解其家人的心情 ……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60326/gab1.htm

近年來中學都好像很喜歡請學生在網上作課後討論。前幾天就幫忙教會的同工為他們在中學任教的宗教科開了幾個這樣的網上討論區。

大慨是科目要求吧,幾天後回去一看,發現許多同學也有在那裡發問問題。但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些中一、二學生所問的問題:

創世記所提及,神要光便有光,分開了天與地、創造人、地上走獸、天上禽鳥,但好明顯只係形容地球上所擁有的一切,而不是宇宙的一切。就以宇宙同星體的一面去觀看已經發覺創世記十分粗略地形容宇宙初開之時,就連古蘭經所解釋的都比創世記來得合情合理。究竟創世記是否只是由當時沒有科學認識的人胡亂寫成?

有甚麼令我地知道,神係存在咖?只係因為聖經?但係聖經都係由人寫咖喎… 雖然話係神的話語姐… 我覺得咁樣好難令人信服喎…

聖經個 d 野都系由人寫既,一開始造萬物個 d 野佢地又知??? 佢地咁早就息文字咖 la…..

其實當中有許多都是關於聖經論的問題,如聖經的形成、聖經中的神話等。真沒有想過原來中一、二的學生問的並不是簡簡單單的有沒有神呀、科學好像否定了宗教呀等等的問題,卻懂得問一些咁「中」的,有關聖經的問題。而我卻是在中六信主以後許久才懂得發問…

在討論區裡,同學們題出了問題,也有其他同學參與討論,但老師好像不打算插手,到現在還未「蒲頭」。不曉得做老師的,是否打算去回應這些問題呢?若然是會,不曉得是用答案去把問題「處理」掉,還是啟發學生繼續尋問呢?

但願今天的教育不要把學生越教越蠢。

2006/3/25

習慣了在光中呼吸;

習慣了聽光的故事:

光的魔幻——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光的溫情——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

光的盼望——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認識了光,也忘記了光。

001.jpg002.jpg
003.jpg004.jpg
005.jpg006.jpg
007.jpg008.jpg

第一次,我看見了光。

2006/3/20

我相信,阿夢這個死小子這篇文章,是寫來回應我的。很窩心。這個空中之旅越來越精彩,我的partner真勁,總接得住我!

Love is the only thing I care

2006年03月20日

Really don’t want to see anyone struggle with religious problem so hard. I’ve seen too many of these people and too myself experienced some times in the past. It’s just inhuman suffering and torturing and makes people mad. What I think now is, if it’s out of love that’s ok, whether you believe in god or not.

We believe in Freud, coz we love the sexual ’sinners’; we believe in the feminist, coz we love the suppressed women; we believe in Focault’s power theory, coz we love the weak; we believe in god, coz we love better.

So, if, we believe in Christ because of love; we are against Christ because of love; we stay in church because of love; we leave our church because of love; we preach the gospel because of love; we refuse to share the gospel because of love; then, that’s all ok.

And one more, if you struggle because of love, go on; but if it ends up anyone suffering, it doesn’t worth.

*******

講得太好。

我由性/別議題和女性主義神學促成的空中之旅,原是一場意外。弟兄由在商業世界發動的旅程 ,也是意外。我們本來無意參與任何激昂動人的表演。

不過,因為性/別處境中的弱勢群體,我這幾年相遇的一個個生命,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不得不走下去,卻在旅程上凝掛與半空中,與熟悉的天父爸爸相距越遠了。

弟兄在工作場景中,走進同事伙伴的世界中,也悄悄然開展了旅程。

我不敢說我們懷著什麼偉大的使命,如何because of love做了什麼事;但說到底,我們的確寧願忠於自己的感情、生活。

多謝你,阿夢。你平伏了心靈深處那疲累不已的我,你告訴她她不是徒然讓自己 ends up sufferings,你為她的執著和矛盾發了聲。

“So, if, we believe in Christ because of love; we are against Christ because of love; we stay in church because of love; we leave our church because of love; we preach the gospel because of love; we refuse to share the gospel because of love; then, that’s all ok. “這樣一番話,又有多少人講得出……

我想,你還替了我認識的離教者朋友發了聲。

你總是如此體貼,如此溫柔——可愛的死小子!

的Pantene (1:26) :
連看朋友日記,當他講到自己在自由派中找到自己的信仰立場時,我發現,其實我們都在走向自由派

但我的心很不願意

弟兄,只要我一想到信仰問題,心情馬上好激動
我不想掙扎啊,卻又在不斷掙扎中

Tony (1:27) :
不要理甚麼甚麼自由派不自由派了。

我們只是活生生地活地世上吧了。
幸福的Pantene (1:27) :
由學傳style(中學)轉到fes style(大學),已變了好多
又要變自由派?

好煩
Tony (1:27) :
奇怪,我對自由派沒有多大好感
幸福的Pantene (1:28) :
不,我在乎的不是什麼派
我是想說,我不想變
Tony (1:29) :
姊妹倦了。

對,姊妹應該好好休息。

其實生活才是姊妹最應該努力的地方。
幸福的Pantene (1:29) :
我不想再一次否定我的成長的經歷,我過去的執著、堅持
與過去的同路人越走越遠
我唔想
我唔想
幸福的Pantene (1:31) :
同埋我真的好想在天父面前,可得享平安
我不想與祂搏鬥
幸福的Pantene (1:34) :
對,不要告訴我什麼理論、理念
今天我的家人講喜歡百佳多點
買報紙是為拿coupon

我很想走進他們當中,我很明白這心態
不要告訴我去百佳買野幫wto
不要告訴我如此決定買哪份報紙好反智,香港市民質素很差

我無興趣

我只想同活生生的人一齊生活
Tony (1:35) :
唔~~~

我都想~~~
Tony (1:37) :
姊妹, 我們一齊讓生活簡單開心丫?
幸福的Pantene (1:37) :
好啊
幸福的Pantene (1:37) :
我懂嗎
Tony (1:38) :
可能這其實是本能呢~
幸福的Pantene (1:39) :
我懷疑我無這本能~

不過開始有嫁啦,我估

 129.jpg


2006/3/18

「蠻勇的空中飛人在人群的高空飛盪著,剎那間盪離鞦韆,只張開雙臂,等待拍檔強壯的手臂把他從空氣中接下。空中飛人一定不能先拉接應者,要抱著絕對的信任等候接應。」盧雲《安息日誌——秋之旅》

一、

我主我神,我連自己已凝掛半空也惘然不知。不過這個鞦韆遊戲實在精彩,有幸享玩相信是你的恩澤,但我小信,未知是否真可與接應者相遇。你真的會接應嗎?

二、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三、

其實,你深深覺得,上帝沒離開過你;你信在你掙扎的此際,祂也一樣。是祂帶你到這位置,何不試試相信聖經的話,祂不會給你過於你能承受的。這是保羅經驗中的上帝,在你過去的經驗中,也一樣。你願意再相信這位經驗中的祂嗎?

四、

如果聖經不再是金科玉律,那它便回復以往,是人與上帝溝通的記錄,是一篇篇前人的日記,深情的信件,信仰的表白,也是人性的軟弱,權力的行駛。
保羅經驗的上帝,我們也是同樣地經驗著。

姊妹,我相信聖經中、前人的經驗可能更像妳我。若他們也是憑良心、感召去活出信仰、依靠上帝,而不是宗教的框架,那或許跟妳同路的人並不缺少,妳也並不孤單。

飛吧!這刻妳只管擺出妳最美麗的姿勢,

因為在半空,還未是你拍當出場的時候。

不用怕~

妳的弟兄

五、

弟兄,我們一同出場吧。

六、

你還看不見自己在演出嗎?真的看不見?你們說吧,對,第四場的主角就是你了,你們說是嗎?

七、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