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28

老懷安慰!!!

潘茵婷畢業了P2160020.JPG吳老師也P2160022.JPG畢業了!

2006/2/22

對於擁有理想的人,可能會以為最恐怖的,是失去了理想。

其實不然。

最恐怖的,是當這個人的世界除了這個理想,再沒其他。

這時候,這人與瘋子其實沒有分別。

如果這人真的會實踐這理想——他生命中的唯一,這個世界必然會為此犧牲了太多,並在這時,他已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理想。

而若他有自覺的一刻,並發現為時已晚,他會成為世上最痛苦的人。

——閱讀覆雨翻雲、保羅的故事、 馬丁路德等人的故事、毛澤東希特拉的故事、自己的生命、人間狗鎮、高行健的小說和生平、女性主義運動的歷史……有感

2006/2/20

2.JPG3.JPG4.jpg6.jpg5.jpg

一、

刻意用舞台劇的場景。
沒有門和木板,這屋與那屋之間只有憑空想像的距離。
那邊她被強姦,這邊他們都忙這忙那。
每一件事,都不是「一個人」,在觀眾眼中,永遠只看到群體。
群體的謊言,群體的自私,群體的姦淫……
這是舞台。

人生是一個舞台,因為這場戲必然是一班人互動的一部戲。

原來,導演要我們一嘗做上帝的滋味。

二、

為了討好人,我們積極幫助他人,以得到他人的肯定和感激,縱使這些幫助對受助者是不必要的。
說到底,「我是好人,你喜歡我」——這是一個美好的結局。為何這部戲不只停在這裡?
因為要做「好人」,所以為這個世界刻意製造更多「色彩」,喚醒人的「良心」,不正是基督徒常玩的把戲嗎?

點解要收留grace,要讓grace做好人?男主角會給你一堆道德理由。我真的好怕自己成了男主角,特別這陣子要勸人join 聯校o-camp。

把道德和理想推得很高的人,其實都是恐怖分子。隨時會動員人群造許多許多事,理所當然的,迷失了也不自知。我唔要做毛澤東啊!陳XX都唔要!

三、

被人強姦的幾幕,坦白講,是我期待很久的。

當如我所料發生了,憤怒之外,夾雜著的是興奮、刺激。

還須認,其實我也是狗鎮的人吧。

四、

故事的一切發展得太smooth了,好像沒有比這樣更合理的。

如grace所言,每個人其實都盡了自己的努力。

正因為各人有罪性(獸性?),而看這戲的你我又不能否認其真實,甚至深明這是「人之常情」,我們只可說:「不得不如此發生!」甚至如grace所言:「若自己活在其中,也會一樣。」

五、

如果真的有另類可能,我只想到grace父親的說話:適當地運用權力。

權力是grace極力抗拒的,所以她願意順服地被他人的權力操控,她選擇了相信關係、相信人性。
最後知道自己錯了。
但已太遲,滅鎮成了唯一的選擇。

或者,我和grace,都要學習重新做父親的女兒,再次肩負權力和責任。

上帝,這又是一條怎樣的路?

而,若當我發現自己像狗鎮的人一樣活著時,我是否應該一槍殺死自己?

2006/2/19

靜儀講得0岩,呢套戲時運低千祈唔好睇。

自《可可西里》以後,《人間狗鎮》是第二套令我感到如此責心、迷網、茫然。

一個年青女孩逃亡到一個與世無爭的小鎮,教那地的人學懂接納的功課。在那裡,她交上了朋友、開展了感情。

我是那個小鎮的人,因我經歷過如何在關懷弱勢的時候,同時被對像豐富。

而另一方面,這弱小的年青女孩,是一個深明人性軟弱的人。她對身邊的人所犯的錯,十分願意去接納,並且願意加以鼓勵、身體力行的支持 ── 即使別人在不斷的傷害著她自己。

這會是我嗎?我不禁去問。這又會否是編劇自己?如果這個角式真的屬於現實世界中的任何一個人 …

這個女孩說她很愛這個小鎮,她甚至還比這小鎮的人都能發現這小鎮值得別人欣賞。她耐心去發掘當中每一個人,讓他們重新發現自己,讓他們活得更有尊嚴。

到了最後,卻是她選擇了燒毀這個小鎮,與及它裡面所有大大小小的靈魂。

她說,她的理想是要讓這個世界美麗一點。她發現,她當下要做的是要讓這個世界少一個如此接待她留下的一個小鎮。

這就是人間狗鎮。

人呀人,我當對自己有多大信心?

2006/2/13

又是一個婚外情的故事。

陌生的環境,孤單中邂逅,與所有故事共通的地方 ── 同樣清醒。

一切發生得很慢,一步一步的,足以聽見內心深處的空洞。在理智的意識下選擇了放縱。

也在同樣理智的意識下,選擇了離開。

一個清醒的人,就要面對孤單的感覺。他清醒於人與人的關係、人與環境的關係,清醒地選擇放縱,清醒地面對放縱的結果。

進入了,要離開,主角們都流著淚,為自己的缺陷而流淚。

2006/2/12

以前很喜歡講/聽動人的見證,後來不愛了;愛聽/講真實有血有肉的;
現在都不愛了,或者說,不偏愛了;
想放眼世界,聽聽每個人的故事,無須動人,無須正面,無須深刻。

「女人多自在Ⅲ」拍我中學師姐明欣的故事〈如果我相信童話〉,我不以為然。如果她不是盲人,這故事還獨特嗎?還會拍嗎?我們「歌頌」傷殘人士的背後,會否用了另一把尺去「同情」和「欣賞」他們?
這只是正面地「歧視」吧。
猶如西方國家看東方國家,東方主義!

講/聽故事,首先要還故事主角一份應有的尊嚴。

「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

我渴望飄泊,在地上飄蕩,總好過在高聳的樓閣。

偏偏,人喜歡建造搭子。

~~~

我們永遠是幸福的一群 ── 沒有戰亂、家家團圓、接受教育、社會穏定、安居樂業,都是上一代給我們辛辛苦苦留下而來的遺產。

所以,我們要好好承傳 ── 老師、會計師、工程師、公務員。不求高薪厚職,旦求供養父母,並且回饋社會。

所以?

~~~

母親說,人總愛向好的一方。若你有好的東西不要,去要壞的東西,便叫偉大。這偉大在她口中,是負面,是不正常。

我不要偉大,我只要跟千千萬萬人一樣普普通通,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普通的生活並不平淡,因為要面對許多困難,接受不能控制,但人卻是親近。

但事實上,草根永遠期望草頭往上長。不往上長的草頭如何屬於它的草根?

~~~

我喜歡坐在地上的感覺。在那裡,人總比我高,天空永遠尊貴而不可及,大地永遠溫暖而親切。

「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我只要一個心靈的居所。

2006/2/10

你是怪物。
在道德與慾望,在佔有與自主,在抓緊與放手之間,你不懂,你永遠都不懂。
你是怪物。

「我並不是一頭狼,只不過想成為一頭狼回到自然中去流竄,卻又擺脫不了這張人皮,不過是披著人皮的怪物,在哪都找不到歸宿。」高行健《靈山》

*****

如果你想經歷一個心靈的西遊記,不怕迷途,不怕流浪,不怕經過八十一劫,不怕孤獨,不怕看得懂與否,向你推薦《靈山》。

多謝你,高行健。在我迷失於做畢業論文之際,你的文字讓我尋回文字當得的尊嚴,文學的意義。我的048,又算得什麼,何必斤斤計較能否尋見。

不過,你的旅程太孤獨,又太真實了,我只行了8/484,已經,迷失了。很痛,很累,不敢走下去,又很想走下去。

我想起小文,我的好朋友,你的旅程愉快嗎?

2006/2/9

這個新年假好忙,忙了幾天論文後,就是陪我最愛的婆婆舅父舅母和表妹,跟著就是iccf退修營了。這幾天心神又放在048那裡,亦勁寫文整理iccf退修營的經歷和學習。

不過,其實,我覺得陪最愛的婆婆舅父舅母和表妹那幾天,才是這個假期的主菜呢,只是短短三天,但我好開心呀。婆婆舅父舅母表妹都好開心,唔捨得走,又擺明會再來,且爸爸媽媽都好開心,我真的要用「天倫之樂」形容這幾天。

婆婆好喜歡我地既新屋,當然啦,係我同弟兄由選樓到如何間房、裝飾、買傢俬電器,一手包辦嫁!弟兄的眼光實在不錯,我地間屋黎親既人都勁讚。不過香 港政府對我地既好也要說說,她給了一屋東南方向,有海景,高達37樓的「小豪宅」公屋我地呢。婆婆好喜愛屋外的夜景,居高臨下,山下車水馬龍,婆婆最愛那 海和海對面鴨利洲的景色,燈光閃閃,又有車呀船呀走來走去,她在窗外望了幾句鐘呢。婆婆又好喜歡我們這溫暖的房屋,比外邊暖好多,這同廣州的屋就相反了。 婆婆話在家裡看夜景,比上山頂同人迫還要舒服,還要靚。婆婆開心,孫女我最開心。

舅父舅母就去海洋公園啦,行香港仔啦,乜都好開心。雖然年初五在海 洋公園真的迫爆了,好像打破了人數紀錄,做乜都要排個幾鐘頭隊,這處那處都行不通,好激氣。但我的舅父在晚上七點突然心愈來潮,覺得現在人少了,想一嘗坐 纜車(之前人太多都是坐巴士上海洋公園另一邊山)的滋味,於是我們真正的旅程,是由晚上七點開始。呵呵,蕭沛露(我表妹,她個「沛」字係我改的,嘩嘩,有 份替她命名,我當然當了她是半個囡啦)當然是全日最開心的一個,她爸媽常服侍她,排隊給她玩,替她拍照,又買禮物給她,錫到濃左。不過,我對如此寵壞一個 細路的做法很有保留(我婆婆才是最種她的一個),搞到蕭沛露十歲仍像人家四五歲般,我十歲時已老早是一家之主,照顧爸媽了(當然我又是另一極端)。望著蕭 沛露,我常會想,如果我不來香港,我是否會這樣?另一極端的自己,好嗎?今天的我,當然會話,我喜歡我現在的生命,唔想做另一個人。蕭沛露,你快高長大 吧,我這個表姊還要帶你見識世界呢!

好像講遠左。這幾日舅父舅母買了好多野,由零食到被(他們蓋了我在實惠買的被後,覺得又暖又便,買了兩張被返廣州)都有買。不過這些錢,他們是用得 好滿足,好開心的。覺得香港食好、著好,好多野買,人又肯幫人(相對廣州人的確香港人好客好多,不是廣州人特 別冷血,只是廣州是個太混雜的城市,治安不好,騙子多) ;當然,我自己一點都唔覺得廣州或其他中國地方比香港差,這樣比較兩個地方是不公平的。不過舅父舅母玩得好開心,我也滿足。哈哈,我總算是個不錯的導遊 吧。不過這次只去過海洋公園、香港仔、山頂和銅鑼灣,實在太少地方,下次一定要來多幾天啊,我再帶大家玩下!

蕭沛露就,真係大主角,一到香港就到玩具反斗城,又有新的玩具了。她這幾天當然好開心啦。

還有不可不提的,是我阿爸好多野講,完全沒有自卑的心態,也算幾熱情吧。我阿媽開心就是必然啦。而我,哈哈,完全無平日對爸媽不耐煩的感覺,反而真 的好想好想陪他們(我去海洋公園之前一晚通頂做048呢,就是為要陪他們) ,且我沒有對爸媽般,這也不想說那也不想說,沉默到死,而是回復開朗有說有笑的自己。

不如你們長住香港吧,讓我享受多一回天倫之樂。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