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2/13

近來與好朋友聊天,才知道,天父用了很多奇妙的方法醫治我,陶造我,此刻只想感恩爸爸,把一切榮耀歸給祂。

原來,這個世界真的很大。前天在家裡很不開心,與豪仔仔吐了幾句苦水,轉頭他談起北韓的局面。他說:「這次死了,北韓宣佈了有核武,又說要中止所有談判,這次麻煩了。」跟著我們很激烈討論時,很著緊很認真的,說著說著,什麼家裡的不快都不知不覺拋開了。

是 這幾年中大團契的訓練,讓我大開眼界,上帝的國很大,這個社會這個世界許多許多不公義的事,原來都是上帝很關心的,所以也變成是我樂意關心的。當發現「麻 木」是資本主義社會制度著意培養我們的意識形態後,我自覺地不能再麻木下去。張開了眼睛,看見貧窮不公義戰爭苦難充斥世間,我無意做個偉人只關心世上的苦 難莫視壓抑自己的不快,但我真的明白到,我的世界我的經歷不是一切,這世界原來很大很大。

在現代(後現代)的香港社 會,特別是我們這班大 學生,的確是幸福的。是的,幸福對我們來說太理所當然了。太多事情我們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應當的。例如我們應該在大學時期拍拖找個好伴侶(大學時間都唔 拍翻最少一次拖一定係你有問題);中大中文系的畢業生應該能找到一份好工,最少也做個老師,賺萬多元(重點是要賺萬多元);應該應該應該……就是這些理所 當然,這些應該,讓我們誤以為這世上只有一兩條路。

這幾年返了很多次內地,認識了不少內地生。
這個他們的眼光視野很廣,關心社會,關心國家,上天下地,天文地理經濟哲學政治,什麼都曉——他們讓我知道原來知識分子的基本質素是這樣的。
另 一個他們是少數民族,他們同樣要學習,要讀書;他們的成績好了,大家會說:「x族的人原來也不錯,竟然有個大學生可,不可少看」。但他們也會與我們一樣, 有時面對很大壓力,頂唔順;有時想偷懶任性……結果成績差了,比不上他人,大家會說:「都話x族既人唔得嫁啦,唉,你睇,佢幾唔掂」——他們背負的是整個 民族的擔子。
又一個他們是豪氣仔女,經歷過苦難,唔怕,豪你一豪;面對死亡苦難,唔怕,他們有一番見解,一番體會。——他們讓你知道,北方人真係好豪嫁!我以為好豪好勇嘛?拍尾都比唔上啦!

同樣是大學生,他們的世界同我的好似好唔同。認識了他們,我未至會全盤忘記原以為的「理所當然」,但原來世界真的好大,又豈止一兩條路?

當 以為從小所認識的傳福音、靈修祈禱是很理所當然,絕對無錯時,才發現,不,原來這只是部分福音派人士(即現在的主流教會)所說的一套。但看遠點,看寬點, 原來歷史是很漫長的,福音派內部也還有許多說法吧,福音派以外更有許多傳統,且還有東正教,天主教。不用說得遠,就說靈修吧,直至看盧雲的書和《歸回安 息》,才知道靈修可以這麼舒服:全然放手,與主共舞,多美?原來基督教的世界很大很大,許多如今主流教會較少談的傳統,包含了多少智慧,只是失落了。

當 以為人不可信,找不到同路人時,發現「同路」的意思可以更深更闊,我們的大地,一早彰顯了生命的韌力和可能性,又教導聆聽守候信實的真諦。又當以為很多人 不能明白自己,感到寂寞時,在文學世界,發現有人一早為我發聲,說出了許多複雜矛盾的關係和感情,我的經歷,又豈是唯一?

還有祈禱讀經等,原來可以這麼活生生,這麼有力量,這麼動人……

太大了,這個世界太大了……
又有什麼不可能?

謝 謝天父在這幾年為我賜下許多寶貴的鑰匙。我知道我要走的路還很遠,但許多鑰匙已在手上,以後我一定要努力逛逛走走,享受你賜給我的樂園。你已醫治了我,且 還會繼續醫治,深願帶著這副較健壯的身體,努力奔走你為我預備的路程。我知道,我再不用怕,終於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生活下去了。他們畢業了,我還是會捨不 得。但來到今天,我不是已擁有最大的福氣嗎?天父爸爸,請找我如何走下去。今天,我是有信心的,因為,一切都太奇妙了。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