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19

Tony〈站在後頭〉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的圖畫.

眼前, 有三個四個的在談天說笑,
有一雙一雙的在默默相依…
這都是我的好伙伴, 好同事… 及其「家眷」,
這是我們公司第一次的員工聚會.

這一刻, 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

〈站在這晚的後頭〉

願你永不忘記這份感覺。
願這份感覺沉澱下來,
從喜極而泣的激情、感動轉化成綿綿細雨,
滋潤你每天的生活,工作;
特別在你不得意時、灰心失望時、迷失方向時、受壓無奈時。

有一天,
可能你會再次站在後頭;
望著
這晚的圖畫,
還有為這圖畫歡喜讚嘆的這晚的你;
和這晚過後,曾經迷失灰心的你;
還有在不得意時,再次記得這圖畫而重燃微笑的你。

願在這一天,
你會再說: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的圖畫.

這一刻, 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
我也望著一幅圖畫。

望著這晚你在沙灘上走在最後,會心微笑。
想望兩年前你第一次告訴我你的夢。
又記起那個下午,
你在醫學院飯堂向我和志強訴說你經過一年多後的心路歷程。

這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一幅叫我能對你對神說一聲「我願意相信」,卻還未畫完的圖畫。

這一刻,甚願你這夜的歡欣能化成一道光,穿梭過去與未來,
然後為你自己上演一場完美的祭,獻給祂。

而我,會學你一樣,
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欣賞這幅最美的圖畫。

2004/12/18

昨 晚看《天作之盒》,很好看,感動。是一部感情很真摯的電影。還記得去年上畫時,我誓言不會看,且罵得很狠,說它怎樣煽情,把福音的意義簡化,貶低了。今 天,卻有全然不一樣的體會。其實,我沒有否定當天的反思。當天是站在很遠的距離觀望,但那些反省不再成為最終的答案。反思之後,還有我個人近距離的傳釋和 體會。

自從對「意義」這傢伙,對後現代有多點領會,再加上近來常常看《傳道書》,漸漸不再那麼高舉理性和批判思考。當然,我不主張反 智,亦仍堅持獨立思考的重要性,但開始體會到世事實在有太多的不可知,也有太多的原是虛空,只是人自行賦予了意義。(但這並無不妥,這是人的生存之道,人 就是人嘛,我曾經如此,也會繼續如此)既然如此,最重要的,不再是真相是什麼(真真假假,是是非非,除了神,真的有人可提供最後答案嗎?),而是我相信什 麼。

強調「什麼是真相」,是把「真相」視為客體,這是絕對的、肯定的;若我知道了什麼是真相,就有權指責把真相扭曲了的你;我會說你 錯,你不夠客觀,你不應該。因此,當我們很肯定地認為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相,是對的,正確的,合理的,很自然就會批評與自己所看到的不同的你的不是,與你展 開爭辯。這樣的爭辯,我們會很強調客觀,理性,凡事要有理據,合邏輯;但人總是有情緒的,當自己的立場受到嚴重的挑戰,感到受威脅時,很自然會變得自保。 保護牆築起了,反攻的刀劍也出動了。。結果,很多時候,原是很強調要客觀理性的爭辯者,反會變得最不理性。真相不單不能越辯越明,反成了意氣之爭。

不 過,若強調「我相信什麼」,這是接受「我」不能全然掌握一個絕對客觀的「真相」,卻會盡一己之力,全情投入地傳釋「我」所能認知所能體會的「真相」**。 我不能改變和否定你的想法,但「我所相信的」,就是我的見證;這不是絕對的,肯定的,但一定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由於彼此分享時,大家不是執著於所謂 客觀的「真相」,而是重視相信這真相的「生命」,在你一言我一語中,幾顆心靈越來越找到共鳴,心漸漸開放了。人與人的距離漸漸拉近,真誠的分享就在不知不 覺中開始了。

這次看《天作之盒》,我也選擇了「相信」。當用心感受故事的悲歡離合,那一刻我是活著的。也許我,還有許多觀眾的眼淚的 確是被煽情的劇情安排,音樂效果「煽」出來,但今天我相信這些煽出來的眼淚,蘊含了人類對真善美的渴求。哭,因為被真摯的愛情感動,因為不忍心看見彼此相 愛的一對要分離,因為悲痛苦難,生離死別原是叫人難過的。更重要的,是當觀眾們流淚時,這一刻互不相識的你你我我,就在時空中默默相遇了。這一刻,我們都 沒有自保,沒有掩飾,心底最真的情把我們相連了。一起哀傷,一起呼吸。

如果有天,不論看見任何電影或是現實的苦難,我們的眼淚都再不懂煽出來,真正的悲劇才正式開始。


**作為傳釋者,首先需要把自己投入身處的環境之中,所以「我」不是抽空地生活,指指點點,遠距離評價這樣那樣。

不 過,投入只是第一步,要做一個好的傳釋者,就不能只一面倒從自己的主觀感受出發,否則這會很受到自己的經歷、情緒感受所局限,不能跳出自己的框框,看得更 高更闊更遠。結果,很容易會變得什麼都「講feel」,「我的感受」變得比一切都大,(例如我們覺得某個敬拜好與不好,就是看「有無feel」,有 feel就是好;這樣,「我」就會變成了敬拜的主角,而不是神。)這樣,只是個人主義和自我中心;而不是反倒虛己,全情投入走進別人、社會、世界的處境 中,一同感受,一同經歷,活出自己所相信的。

另外,「我」需要在自己的處境中找到自己的演譯方法,因此「我」不能是一個不懂思考、感受,只盲目相信傳統,迷信權威的人。

從這些角度看,批判思考和反省又變得很重要;還有閱讀、關心時事、突破自己作出新的嘗試、用心聆聽閱讀生命等都是缺一不可,因為這些都是讓我們跳出自己的井底世界的第一步,而這,我相信是大學生走進大學最重要的目的。

2004/12/3

剛才有一個恍然大悟的感覺。

回宿舍的路上,坐著校巴,看著包衡教授的《跨界福音》(The Bible and Mission, Christian Witness in a Postmodern World) ……

其實跟這本書的關係不大,只是它叫我想多一點耶穌基督的福音。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神降生為人,住在人中間,最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叫我們得著救恩 — 簡單的說。

對嗎?

不知怎地,我的思緒穿透了幾年來與幾位基督徒同輩傾談時的記憶。

我是指在生活上遇到頗大困難的幾位。

這樣的福音,他們明白呀。也明白得徹徹底底。

我開始恍然大悟了。開始明白他們為何對信仰灰心。

或許,也就是這樣的福音,叫十字架的真諦大打節扣。

真正記載在福音書上的福音 ……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論到一個人!他生於木匠家,三十歲前不為人所認識,三十歲後被人像理解盧少蘭般理解他,結果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而重要的是,這個人的生平,竟讓福音書的作者們異日同聲地稱他為神 — 是為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大膽的講,我們所講的福音,許多時候簡直唔當耶穌是人。甚至乎比對人更殘忍。

所以說,耶穌的死是神打救我們。

但他既不是人,他的死與我何干呢?
我也與他所受的難無關吧。

這叫無份。

慨嘆,基督的十字架何時才被高舉?

2004/12/2

今天晚上從沙灘離開的路上
我一直讓自己走在大伙兒的最後

那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叫我甘願獨個兒站在後頭

眼前,有三個四個的在談天說笑
有一雙一雙的在默默相依…
盡都是我的好伙伴、好同事… 及其「家眷」
這是我們公司的第一次員工聚會。

這一刻,甚願自己曉得流淚的藝術
然後為自己上演一場喜極而泣!

2004/12/1

看過龔立人的書,明白到他對妻子、女兒們的情誼,一位看上去輕鬆自如,滿口邏輯理論的學者,昨天卻一直挑動著我心內的平靜。

對他來說,那是一個遺憾。

沒有人能從容面對生命的結束。
更沒有人能接受最愛以一個遺憾的方式離開。

記得龔立人在書中形容,疾病與死亡,傷害著的不單是病者的生命,
更加是病者親人的生命。遺下的人可能比死去的人更受折磨。

這是龔立人的心聲,他的內心掙扎。這是為何他不能接受苦難有任何的意義。更諻論要叫他將苦難與神連上。

一位看上去輕鬆自如,滿口邏輯理論的學者,讓我感受到那背後的不平凡。

他不平凡,而且勇敢。

他勇敢,因為他竟願面對甚少人能面對的問題 - 苦難的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的生活,還有人能挨過去,
但沒有意義的痛苦,是何等回事?

但我看到他的勇敢,與他不一樣的信心。

信心是他的依然信靠。我看到,對龔立人來說,神依然是神。
在苦難中,祂不需人為祂作解釋。
在苦難中,祂依然是主。

對我來說,是的,我認為苦難是荒謬。
但我卻知道我們蒙恩。

蒙恩是因為,縱然神不會籍著苦難叫我們成長,
但恩典卻叫我們能面對苦難,
叫我們能在苦難的宿命當中享受生命中的一點快樂,
叫我們在共苦中連成一體,
更在勝過苦難時,倒過來說苦難叫我們成長。

成長是因為蒙恩,蒙恩是叫我們成長。

在當中,苦難 - 你還有位置嗎?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