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4

很想記下這刻的感覺,只因想鼓勵鼓勵自己。

這 麼舒服一個人閱讀、思考的感覺,很久沒試過了。生活總是離不開人,上課時聽人講書,下課了找人吃飯聊天,晚上找人開組講電話玩icq。生活好像沒什麼缺 欠,但總是有把聲音催促我要改變、成長,越來越響亮。我不明所以,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聲音。心靈深處的呼喚?理想的驅使?聖靈的提醒?我不知道。只是有很強 的信念,知道它說得對極,指引我走正路。

這個晚上,我聽了它的話,認真閱讀、思考。那份滿足感,簡置無法言喻,小文說我對著一本書發姣。 想來也是。《後現代拜物教》實在太好看了。易明、清晰、到肉、發人心醒,把我幾個月在文化研究學的概念,用很貼身、顯淺的例子言辭說盡了。最正的,是它與 信仰結合!哈,第一次發現文化研究與信仰可以如此貼近!

一切都是從《失城》開始。還記得那個晚上,我坐在泳池邊呆了一晚。第一次發現城市 人不比農村的小孩幸福,第一次明白麻木自己、與人疏離不是因城市人特別自私,只是大家根本無從選擇,這是唯一的生存之道;第一次怪責自己沒有好好認識香港 人和這個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第一次為香港和香港人流淚、祈禱……一切都是從《失城》開始。從此,我真真實實活在現實生活中,不再自命清高,只追求為逃避 傷痛而生的遙遠的夢;不再只是站在高處不屑這城的文化,城市人的公利短線,還會自省,還會認罪(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分別),還會感嘆,還會觸摸。

這 學期,我很愛讀文化研究,只因它教了我用更闊的眼光審視我的生活處境。我的中國夢還未完全幻滅,但這確是遙遠的夢,我只能把它交托給天父;但我的香港夢 ——認識香港、服侍香港人——卻越來越熱熾。我愛香港,更愛這都市美麗背後的醜陋,因為我看見我的主當天是如何走進人群,行公義、好憐憫,拯救迷失的人。 不過我的見識學識都太少,未懂的太多。要實現夢想,還需努力。真的需要很努力。比現在努力多幾千萬倍!!!

下午還看了《你在天堂裡遇見的五個人》,同樣是很有意思的書。一邊看,一邊問了自己一道問題:我完全原諒了爸媽沒有?

約 一年前這個時候,選修「個人成長」的課,記得那一天要寫遺書,我哭得很厲害。我寫了給爸媽。告訴爸爸他的確做了許多錯事,但都過去了,我原諒他,也請他不 要責怪自己,但一定要照顧媽媽,好好活下去。寫了後,才知道,我還未完全放下爸媽對我的傷害,因為若真是原諒了,就無須再提過去的事。刻意重提,就是未放 下吧。

這道題,我現在不懂答,因為這刻根本不會聽到自己真正的聲音。也許只有在某時某刻,某些場合,巧遇一個試驗的機會,我才會知道。只深願,天父繼續教我去愛,也讓我深深經歷你,我知道唯有如此,我才會學懂真正的愛和饒恕。

相 信唯有懂得靜靜閱讀、思考、寫文章、研經、祈禱,唯有在獨處中,靜甯中,人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需要,才聽到上帝的聲音,才能成長。我深願我可以過這一種生 活,縱然也許要經過孤單的曠野,觸摸心靈深處未愈的傷,但我不會怕,怕的只是我被消費文化影響太深,被空虛孤寂感操控,不敢踏出信心的一步,並堅持下去。

生活還有另一種可能性,生命的深度闊度還有許多可開拓的空間。
我深信。也深願如此發生在我身上。
求主憐憫!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