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6/1

生命的圖畫,原是立體的。

三個人,以圖畫為圓心,站到三個不同的方向 --

她看到另一個她在用力拉扯,拉扯著正扭曲的圖畫 …
另一個她看到她躲到圖畫的角落,像害怕了誰 …

她怪她自私的把圖畫扭曲變形,
她也怪她為何總躲到別處不施緩手。

當中的他,坐在圖畫之上。
她們看著他,喜悅他在協助自己,更喜悅他叫她不要再扭曲圖畫,也叫她不要再躲在一處。

然而他看到的,是她正用力挽救一幅被扭曲了的圖畫,和她正在圖畫下的陰暗處承托著將要脫下的部份。
以致到他,可以安然的坐在圖畫之上。

她和她,同承受著生命上沈重的傷害,各自痛苦的掙扎著,為要拯救一幅生命的圖畫。
今天她被傷害了,因為看到她的不懂愛惜恩典,和自我中心,
若這是屬於她的邏輯,

安來也有屬於他自己的邏輯。
安來認識她們所承受著的傷害,更認識她們每天都綻放出生命的光芒。
她們沒有一個不愛惜恩典,更沒有一個不懂為他人設想。
只有她們因著設想而來的附加傷害。
她們根本不應怪責對方,
因為當安來看看自己,
看看自己所接受過的恩典是何奇地多,看看自己所受過的傷是如何地微不足道,看看自己所付出、所願意委身的是實在不比倆多,
安來會問,為何要被人怪責浪費恩典的,不是自己?
為何要被人訴說在恩典裡是富有的,不是安來?

若然她要怪責她,安來豈不更無地自容了麼?

她和她,原本就是受傷的人,
受傷的人原是不應再叫對方構成傷害,
更不應叫對方再為自己加添傷害。
而本來沒受過傷的人,卻仍站到一旁,享受著各樣生活的樂趣,
神更給他有事奉神的歡愉。
天父上帝,太不公平了吧?

我要的,不是一幅人人看上去也一樣,平面的圖畫,
而是天父上帝,不要再吝嗇的恩典與愛,
讓受傷的人能同在的愛中,
互相流通著的愛,
這方能讓受傷的她們有能力獻上一份完全的感恩祭,
讓生命的圖畫充滿恩典的驚喜。
是嗎?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