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0/28

剛讀畢這年的日記,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我輕撫自己的臉頰,跟自己打了一聲招呼:「潘茵婷。」——曾經何時,我是多麼的討厭這個名字。不過,現在不會了。經過這年,我開始懂得回答這道題了——「我是誰?」

我是一個不懂游泳的小女孩。

小女孩很想學游泳,但學了很久仍未懂。一下到泳池,她就情不自禁全身顫抖,心跳加速,於是她抓緊池邊,大喊:「我要水泡啊!」教練說:「小女孩,你不是想學會游泳嗎,不要怕,到我這裡來吧。」小女孩閉上眼睛,數「一、二、三」,鬆開了手,隨即又不由得再抓住了池邊。

別以為小女孩天生怕水,原來她在更小的時候就出過海了:許多遍(已數不清有多少遍了),小女孩親眼看見爸爸媽媽遇溺,那時只有她一人,於是不懂游泳的她毅 然拿著水泡,出海救爸爸媽媽,結果她成功了。只是,從此以後,小女孩每次下水都要抱緊許多水泡。當她看見別人在水中暢泳時,總是羨慕得很,又會怪責自己太 沒用了,何以學了多年未曉。她既討厭自己,又感到無助。

這是小女孩爸爸媽媽的背景。爸爸是個浪子。他吸毒、賭錢,一次又一次誓言悔改,進進出出戒毒所十多趟,卻一次又一次令所有愛他的人失望。媽媽是個苦命的 人。她染上了嚴重的精神病,但丈夫不單沒有照顧他,反常常刺激她,多次使她病發。於是,小女孩從懂事開始,就好像與爸爸媽媽倒轉了角色,從小已習慣了看守 爸爸,照顧媽媽。特別是他們遇溺時——爸爸又吸毒了,或媽媽又病發了,不懂游泳的小女孩竟然搖身一變,成了奧運高手——在媽媽面前隱瞞爸爸的消息免得刺激 她的病情、選擇適當的時機揭發爸爸的罪行、勸戒爸爸悔改、輔導媽媽、帶媽媽看醫生、在媽媽病發時報警…… 等等,小女孩自小已「熟能生巧」了。

小女孩當了多年「救生員」,一度也以為自己已看慣了大風大浪,應當什麼也不怕了。想不到,正當一切已風平浪靜——爸爸浪子回頭了,媽媽病情穩定了,小女孩才驚覺,原來自己一直只是帶著許多水泡出海,她從未真正懂得游泳!

「你真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啊!」「我從未見過如此有愛心的人,你作了很好的見證!」「你真愛主,很熱心事奉呢!」這是自從小女孩成了基督徒後,周遭的人 對她的稱許。曾幾何時,她也這樣看待自己。只是,當小女孩開始長大,她才發覺原來她緊靠天父不是因為愛祂,只是小女孩嘗盡了被遺棄的滋味,但她知道天父是 唯一不會敝下她的,所以她要抓住祂不放。小女孩愛的、事奉的對象,原來不是「神」,而是一堆宗教責任、一份安全感,她只不過很虔誠和熱心地抓住她的「水 泡」。

小女孩很愛做夢,常想像自己將來要幹轟轟烈烈的事。她很嚮往農村生活,想像自己在農村教書、傳福音,解救困苦的人;然後與愛人生下很多小孩,一起在田野裡 跑來跑去,過幸福快樂的生活。現在,小女孩明白原來如此嚮往將來的美好生活,只是對現實不滿的另一種表達。同樣,她抓緊的只是「水泡」,並不是什麼偉大的 理想。

小女孩還有很多「水泡」:倚賴她的老師、長輩,戀慕男孩子,沉醉於性幻想中……

不過,這一年,小女孩決意要丟下水泡,從新學游泳——她走進了輔導室,誠然面對成長以來的傷痕,重新認識自己和創造祂的天父。

起初,小女孩還未下水,就驚慌得大叫起來。雖然她出了海許多遍,但原來她從未真正認識過海。下到水中,她緊緊抓住池邊,她覺得四圍的水快要把她吞噬了。於是,她大哭,大聲呼叫,極力掙扎。

哭聲,叫聲,有時大,有時小,沒有間斷過,如是者,快一年了。這年裡,我的教練、朋友不停在陪耐心指導、打氣。又有些本來像我一樣怕水的好友,經過多番苦練、嘗試,如今竟蛻變成真正的游泳健壯了,他們叫我不得不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的,有天我也可以像他們一樣。

那天,在課上看到這句話 ”You are not necessarily determined by your earlier experiences, and they do not have to serve as the template for your current significant relationships. You can make shifts in your perspectives, but only you have recognized and dealt with your experiences. “ 我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地說:「是的,我信。」

今天,我仍未學會游泳。不過,小女孩不再怕水了。我學懂了浮在水中,享受一刻鬆馳的感覺。前面的日子,相信仍會有掙扎和挑戰,但我願意昂然向前,繼續努力,等待那出海暢游的一天。

2003/10/3

四周的鋒刃帶來了無情的割裂
破開了鮮紅
縫合了 又破開
完好了 又割傷

它逃開了
跳進了漆黑的街角
鮮紅的破口夾雜著祡藍的疤痕
瑟縮的形體堅持著疲弱的跳動
發出微弱而冰冷的
噗噗聲

我伸手進入那漆黑的空間
碰到了冰冷
努力去探
碰到了 一瞬之間

它猛烈地往後一跳
跳到了陰暗的絕處
落在濕黏的地上

我的指尖神經起了變化
發放出千百道激蕩的脈沖
毫不猶豫地衝著我的身軀

我看到它
落在牆邊
旁邊流動著一道長長的鮮紅
直往最陰暗的絕處
不見盡頭

我不禁收起悔疚的指頭
讓激蕩的脈沖
變成不滅的化合物
在腦內殘留

留下了
隱隱的痛
與及別處傳來
隱隱的
噗噗聲

指頭的疑問 — 友人的回應

是我忘記了修甲,刺傷了它?
還是它一早已認定,自己只可安身於漆黑的街角?
我和它,在大醫生的縫合下,不是早已連成一個身子嗎?
它那道長長的鮮紅,正一滴一滴落在我的身上,我應該靜默不動嗎?
我應該讓它繼續逃跑,讓那道鮮紅越來越長嗎?

離開那漆黑的街角吧
重回屬於你的地方吧
我懷念那強壯活潑的蹦跳聲
如果你嫌我的指甲太長,我立刻修剪,好嗎?

2003/10/2

神呀,求你的恩典如雨灑下,
濕透這地乾涸的裂縫。

神呀,求你的恩典如雨灑下,
洗淨我們身上的灰泥,
滋潤我們的每一個臉龐。

神呀,求你的恩典如雨灑下,
叫大地回復生機,
盡情地展現著生命的姿彩;
叫河水再次流動,
讓我們可在其中輕舟盪漾。

但我們看到對岸的一片滄桑,
不忍當前的景況!

神呀,求你的恩典如雨灑下,
叫對岸的種籽發苗成長,
長成美麗的心田。

使我們暢快地往來於河上,
讓兩岸連綿的綠茵作為我們畫布的底稿,
讓我們能畫出我們生命的色彩。

神呀,求你的恩典如雨灑下,
這是奉我主耶穌的聖名而求,阿們。

2003/10/1

感謝神,我父親今天決志信主了!

由第一天來到教會,到今天決志的一刻,看到父親在靈裡一天比一天成長 — 由拒絕基督教,到把新約聖經從頭到尾翻閱兩次;由看聖經教導為處世天書,到今天承認他將要靠主耶穌去過每一天的生活,是我心靈上莫大的震撼,又是我心頭上莫大的驚喜!

「所以我要你們知道,被 神的靈感動而說話的人,沒有一個會說“耶穌是可咒詛的”;除非是被聖靈感動,也沒有人能說“耶穌是主”。」林前十二‧三

我相信聖靈的帶領!我感謝神,亦很感謝一直在心裡記掛、主動支持的各位。特別是一直孜孜不倦地關心父親靈命成長的阿蔡,每次他主動地和我父親接觸,讓我釋懷地帶著父親回到教會。坦白說並不是每次接觸也叫父親的心靈帶來正面的影響,我們亦用不著為神編造甚麼解釋甚麼故事,但是在跌跌碰碰之中我實在看到神特意使用阿蔡去成就今天的事,是神的恩典。

這一年內也實在經歷了很多的信心交託。每次和父親來到信仰的場境 — 無論去聚會、看聖經還是平時的討論,總是戰兢。一來怕他未能一下子接受某些教義而成為偏見或從此拒絕基督信仰,二來亦怕他不喜歡甚麼氣氛和甚麼人事而卻步於禮堂前,更因為父親年青時深受毛澤東共產主義思想所影響,加上來港後受個人主義的衝擊,基督信仰實在兩面不討好。他一方面被教育為反基督教者,而另一方面亦無奈地接受了弱肉強食的市場概念。這一年他對基督信仰的開放及回轉真的很突然,甚至可以如我母親所述的那樣摸不著頭腦。

記得在一次晚飯中,我和父親談到共產主義和基督信仰,結果讓我學習了不少。原來我們用不著否定他前半生的精神思想,亦用不著與共產主義劃清界線。我們原來要作的是像使徒行傳十七章中保羅向雅典人傳福音的描述一樣,將那微少卻重要的分別稍稍提點,讓他理解到同一樣的價值取向在我們來說並不是透過人民力量,而是透過承認罪我、接受拯救而達至。想不到結果幾十年前文革的弊端竟成為他今天追尋信仰的動力。到那一刻我才深深地體會到神的拯救真是一生之久,而非要我們去否定得救前的自己。

「我使你在母腹中成形以先,就認識你;你還未出母胎,我已把你分別為聖,立你作列國的先知。」耶一‧五

另一邊廂,資本主義、個人主義等對父親的衝擊原來也在他的心裡奠下了很多的信仰基礎。當我們年青一輩還未感受到盼望的迫切時,他已經經歷了對社會上的種種感到絕望的時間,更已經轉化過去迎合這個敗壞的社會。可是,從他天天與我談論《窮爸爸‧富爸爸》,轉而天天與我談論《聖經》,我看到基督信仰已成為他生命裡的一道清泉,他是如何渴慕看到仁愛、喜樂、平安、良善、信實、溫柔等的善事,更盼望上帝慈愛與公義的來臨,亦成為他今天信主的支持。

「因為聽見你們在基督耶穌裡的信心,和對眾聖徒的愛心。這都是由於那給你們存在天上的盼望,這盼望是你們從前在福音真理的道上聽過的。」歌一‧四、五

正如神造人各有不同,信主的經歷亦必定各不一樣。最終我們還是要按對方的際遇 — 或儉或豐,以及他們的背景 — 不盡相同,而去努力成為神碰觸人心的使者。盼望今天的分享或多或少能為大家帶來一點啟發與感動。信仰的路不只在乎一刻的決志,我更希望父親能認定信仰是有一既歷史性,又存在在我們心裡的真實對象,是那他要去倚靠的。同時亦希望聖靈保守,叫他從跨越悟性到經驗的過程中,或失望、或跌倒,都有神的美意在當中。

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中文大學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