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7/1

今天校園團契的使命,不少源自初期學生福音運動的理想,和七十年代的關中關社熱潮。近日適逢我校團契訂立來年使命方向及預備迎新項目的日子,很想與弟兄姊妹們一起反省過去團契所傳遞的遠像和訊息,及探索未來應有的使命方向。

團契週會的內容是其核心使命的最佳反映。看看去年的週會表,不難發覺所涉及的內容主要有「校園使命」、「關心中國」及「社會公義」等三個範籌,均承繼著上面所提及的學生福音運動與關中關社兩大傳統。隨著香港社會及教會環境的轉變,我認為今天所承繼的使命傳統,雖不至於沒有價值,卻未能適切地裝備今日的大專信徒,亦不能正確並全面地回應我們今日的處境。

「關心中國」是我校團契多年來的不滅火炬。國內宣教、內地交換生事工、六四後的民主發展等問題是每年的三道主菜。團契的關中的事工一向給我一個踏實的感覺,而其內地交換生事工是眾多群體所沒有的。但是在關心國內問題方面,其著重點主要在地方宣教、民主發展等問題,而甚少聽見會就近年內地發展而作出回應和討論。在國內政策力求革新、意識形態不斷脫變的今天,我不禁在想今天有多少信徒同學清楚今天新領導的問題過於小平時代的民主訴求。在掉念六四的同時,我期望團契能預備同學去為著祖國的明天而作出回應。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及美伊戰爭這兩大問題孕育出今年團契的社關模式。我稱之為「社會公義」,乃因當中並未提及如民生、經濟、文化等其他社關層面。對於「社會公義」我們今年有很深入的探討,但問題在於當同學脫離校園內的學術研討後,能作出具體回應行動的人實在不多。若不是再有如此大是大非的問題作實戰場地,我們所描繪的公義邏輯則很難派上用場。即使加入我們的所謂「基層社關」,也不過是一些基層的抗爭,雖帶著走進人群的意味,卻未能好好發揮我們作為大專生的條件與機會。要提升基層人仕的生活質素,要處理當前社會的主流價值思想,我真的不明白我們的社關內容為何包不了經濟及文化研究等材料。

要談我看到的最大問題,莫過於校園使命的傳遞。沿用二、三十年前的團契模式,及已漸入邊緣而不自知的思考方法和生活價值,我們在造就新同學,建構個人召命的範籌經歷了很大的挫折。大學生作為知識份子、時代的挑戰者等已是過時的空談。理性反思型的「獨立思考」使很多同學卻步於門前;單元化的委身模式令人對「信仰認真」望而生畏。面對著後現代:重視多元、尊重個人、信徒生命建立於群體關係而非信仰知識、著重感性領會而非理性思辨等特質,我們不能不認真地重整我們對大專生的看法。我很同意我們仍然要強調「獨立思考」和「信仰認真」,但如何迎合現今的信徒素質而非一廂情願地認為他們應該如何,是很值得我們去研究的課題。與此同時,信仰生活化、處境化的訊息應為建立信徒生命的目標,而整個校園使命亦應由一個處境化的信仰作支持。可惜的是,這樣的做法以往實行得十分低調,以致很多同學未能接收到這樣的信息。

一段時間以前,學生福音團契的陳華恩同工已為校園團契立下了「宣教工場」及「門徒訓練所」兩個定義。我嘗試就此定義,加以理解去提出今後我認為值得發展的路向作結。

作為一間校園宣教工場,我們應著力去裝備同學回應今天的校園及青年文化、實踐本色化,即不應自限於團契的文化,與及對外界的抽離理解之內。我們要鼓勵同學實踐處境化的信仰、尋覓校園生活與信仰的整合、學科與信仰的整合,以至同學們對福音使命有自己一手的理解。群體見證方面不應回那個在信徒價值之下的理想團契,而是真真實實去了解今天大部份非信徒同學的終極關懷,繼而作出回應。

而作為一所門徒訓練所,我們除了要因材施教、繼續宣揚那作門徒應有的等質外,更要裝備同學以應用在今天和明天所身處的環境當中。過去一年,我們除了應群體內的要求去裝備同學外,是甚少去裝備同學去回應今日的校園文化,更莫論裝備同學將來在學術界、文化界、商業界及政制事務等職場作稱職的門徒。同時,我們應好好裝備同學去回饋地方教會,使到三年在校的所學有所延續。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