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22

看了海生的分享,有點意外,本來沒想過在這裡寫稿,現在算是受感動了。

海生在第一段說的那個她,是小女子吧。說真的,那個我現在已經”死了”。今天的我,回望當年在中大團契那個很有”生命力”,曾感染不少人的自己,覺得有點陌生,也很懷疑那種”生命力”背後所代表的是什麼。中大團契可以容許人”做自己”嗎?我可以以”失敗者”、”無用的人”、”平庸的人”的姿態出現在中大團契嗎?(當然可以,後果會是什麼?)如果我是如斯平庸、不堪、脆弱,我在這群體得到的是否只是”慈惠式”的施捨和憐憫?

海生眼中的中大團契聚集了很多”成功人士”,這和我的印象和經驗很不一樣。的確,中大生,說到底一班是在考試制度中玩贏左的叻仔叻女。我那年代的中大團契,GPA 4.0的團友、拿船的團友、來自好勁的學系的團友都唔少。不過,老老實實,我估佢地都唔會自稱自己係”成功人士”。相反,唔知係巧合定天意,呢班叻仔叻女,好多人都係來自破碎家庭,或都是”有過去的人”,個個背後既故仔都嚇得死人咁。

原來,拿走面具,大家都不過是很破碎的人。

我們這班破碎的人,很多人的成長傷口在大學年代突然爆破;當年團契的cores,唔少人有情緒病、精神病,或需要接受心理輔導。不過,最搞笑同低B的,是這班心靈破碎的人組成既事奉團隊,竟然搞左好多OK勁同大型既事工。(當年大家會覺得這叫對信仰委身,這是一種見證。)宜家諗番好痴線!我地係咪自虐狂?點解要搞咁多事工?而且當年團契得咁少人返,搞咁多事工出黎,黎黎去去未又係果班人參加!點解要咁呀?其實係咪做緊SHOW比自己睇?

(自問自答:)唔好咁講。中大團契的確有好多寶貴的優良傳統,為左接棒,為左薪火相傳,為左回應大專基督徒的尊貴身份,我地先咁努力搞咁多事工咋,我地以為咁樣係好有意義呀嘛。

今天,我只能概嘆當年我們年少無知!老老實實,如此精英主義的團契氣氛,什麼關中、社關、信反等等”優良傳統”,係咪一定係MUST呀?中大團契的運作模式,必須這麼事工主導嗎?如果事奉人員個個條命都係千瘡百孔,傷痕纍纍,團友又唔多,團契的運作模式是否可以不一樣?無咁大個頭就唔好戴唔大頂帽啦!上帝唔需要大家搞咁多事工囉!

近年無乜探D師弟師妹,唔知我以上講既,match到幾多今日團契的picture。Anyway,希望今後的中大團契是一個人性化、not demanding,容許人做自己,給年輕人足夠的成長空間,見證上帝的恩典和愛的好地方。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龔立人在{不正常的信仰}中的一段話:”當下教會的實踐往往高舉殘障人士如何被醫治多於對殘障人士的肯定。在這意識下,殘障漸漸成為殘障人士對自己的否定。同時,沒有殘障的人就被建立為完美人的代表。{……} 慈惠並非不重要,人際上的關懷更不能缺,但當她們沒有挑戰社會對殘障人士的制度時,慈惠可能只會深化奉獻者與接受者之間一種獨立與倚賴的關係。慈惠只會使人停留在受害者的角色裡,被別人控制。”

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殘障”的部分吧。感謝上主,耶穌來不是呼召義人,乃是呼召罪人和病人。在我眼中,中大團契很美麗很動人,因為她是一個真實的群體。她聚集了一班有血有肉,破碎,痴線,不完美的罪人和病人。每一個,都是上帝看重的生命。

(將刊登於中大團契40週年特刊中)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