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24

我服事你多年,從來沒違背過你的命令,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好吧,我現在要跟他一樣,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從今以後,我再不是你的兒子。

大兒子從遠方去了。他努力做生意,希望事業有成。沒料到,他跟弟弟的命運竟然非常相似,他居住的地方遭遇大飢荒。破產了。一無所有。後來投靠了一個人,那人也打發他到田裡放豬。他恨命運,他恨爸爸,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何他今天竟然跟弟弟那時一樣折墜,而弟弟,現在正跟父親享受著榮華富貴。這公平嗎?

他餓得很,望住眼前豬所吃的豆莢,他沒猶疑就通通吃下。他說,好,要豬狗不如嗎?我可以比弟弟更豬狗不如。

大飢荒越來越嚴重。連豆莢也快沒有了。他的身體很虛弱,在夢與醒之間,往事一一浮現。這一次,父親的臉容很慈祥。「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真的嗎?父親真的說過這話嗎?父親,你還好嗎?父親,為何你只偏愛弟弟?為什麼?「兒啊!你們都是我的兒子,我從沒偏愛誰。」真的嗎?父親……我現在比弟弟更不堪,我沒面目見你……「我兒,我愛你念你。你回來吧,這次,我宰一隻比那時給弟弟的更肥美的肥牛慶祝你平安歸來。弟弟也想念你呢。」

翌日醒來,繼續想著夢中的一切,他開始想家了。好的,就回來看看老父親吧。父親現在年紀大了,還不看看他,不是太不孝嗎?

他終於回家了。走到村口,看不到父親的影兒。他想,父親還是偏心的,為何沒像那時迎接弟弟一樣來等我?這次父親一定是不想原諒我了。

當他還掙扎著是否當折回,弟弟跑到他的跟前:「哥,你終於回來了。」弟弟跟他連連親咀,眼睛都紅了。「哥,父親上個月病逝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說什麼?

回到家裡,餓著肚的他吃了一些粗糧,就在父親的靈前跪了三天三夜。淚流滿臉,口裡連連說著:「對不起,我知錯了。」弟弟不斷勸他起來,他老是不願意。他緊緊抓著父親寫給他的遺書:「我兒,以後好好照顧弟弟,你比他成熟懂事。以後,你就是一家之主了,你要好好對待下人,好像我以前教導你的一樣。爸爸對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我沒機會看你倆成家立室了,不過我相信你將來會是一個好丈夫,好爸爸。」

哭過三天三夜後,他站起來。然後,忙著找弟弟。弟弟在睡房裡,剛起床。「對不起,我以前錯怪你。請你原諒我。」弟弟還他一個鬼臉,和小時候兩人打架後,和解時的反應一樣。他也回贈弟弟一個鬼臉。「哥,爸爸吩咐我,你回來後,要宰一隻比那時比我回來吃過的更肥美的肥牛,慶祝你平安歸來。你現在有胃口嗎?」「好的。這次,我們不要叫下人預備。我現在懂得燒菜了,我們一起來弄吧。」

最後,他們還是搞不好那肥牛,請了下人出手。他們弄的大餐也不怎樣好吃。不過,這一頓,大家都吃得很滿足。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