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20

拾到一箱美鈔。他興奮莫名,打開箱子,把鈔票一張張鋪在地上。鋪滿了三個球場。

餓了。他隨手把六七張美鈔塞進口中。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盤子。他用口水洗刷鈔票,吐出一口墨汁。重覆。他要把鈔票弄得白白淨淨的。吐出鈔票一看,不夠白。再重覆。直到鈔票幾乎溶化,就把它們吞到肚裡。再吃新的鈔票。

他說吃得夠飽了。明天再續。他說這盤墨汁是寶貝,要留來養魚。就泥猛吧,粗生粗養,好味,他最愛。

然後,他命令:”我要泥猛。”果然就有了。他興奮極了!”哥兒們,拿酒來,我們來燒泥猛吃個痛快吧。”他大喊。

球場空無一人。

“哥們兒!哥們兒!”他繼續大喊。當然,除了自己的回音,不會得到其他回應。

眼淚開始嘩啦嘩啦滾下,他憤怒極了。哼!我有酒!我這就來喝!然後大口大口喝了一盤墨汁。What? What am I doing? 我竟然喝了我最愛的寶貝,以後我拿什麼來養魚?魚?泥猛?剛才的泥猛去了哪?

在混混沌沌之中,他睡著了。

醒來,看見球場上的美鈔。他笑了。還好,今天可以重新開始。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