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5

讓這咫尺
也像是一面盾牌
讓這針葉旋轉晚花燦爛
也可以是刀劍
我們不見
我們仍然牴觸
空氣中是昨日的你或我
不肯讓路

甜美的短兵
相接,在襟而為血
在心則為
詩,那是閃電對夜晚的
許諾那是冥河中
潑喇伸出一只手腕
牢牢握住雲根

我將放棄復讎
我願是不願勝的那一人
形銷,骨滅,
如葡萄酒
傾倒在你的沙場

--《自由副刊》20110726

(按:這詩像是我跟自己交戰多場後的一份小禮物,透露了戰場上的幾個我的心願)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