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4

近日朋友健兒翻譯了一個東歐神學家寫關於主禱文的文章,它們成了我的及時雨。現在我選了一些對我最深刻的部分,自訂了標題,並寫了一些我的回應。如果大家也感興趣,不妨細讀朋友的六篇譯文。

“父親”

於是, “父親” —— 一個簡單的稱呼, 就為關於神的概念帶來完全的改革, 並因此改變了耶穌基督的命運: 以馬內利, 神與我們同在. 透過道成肉身, 神與其子女的連結是最接近, 最深入, 無條件的, 這連結超越生死, 直至永遠. 現在神不單在天上, 而且還地上.

在聖經的角度, 神並非無名字的命運. 祂並不是一個我們必須調整自己以適應的 “強硬的必要”. 我們在呼求主禱文時, 必須記得這一點. 神是我們天上的父, 祂與我們立了約, 祂是”超越必要的”, 祂的名字就是解放. 祂的意願不是像鐵一樣剛硬, 而是活生生的意願, 充滿愛的活力, 並非 “一次定生死”. 神不是一個抽象的原則: 即使會令世界毀滅也要彰顯公義. 祂的意願是有對話的空間的, 也有再思和懺悔的空間, 以回應祂的創造物的各樣反應. 祂的宗旨是拯救, 解放和和解.

(按:這段內容和前陣子聽陳華恩講的一篇道”由聖靈引介的阿爸父”的信息,遙遙呼應。http://beyondpulpit.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html)

“天上”的父

馬太很喜歡用到 “天上” 這個詞語, 他經常提及 “天國” (the kingdom of heaven). 馬太的目的並非要指出神在某個地理位置. 在耶穌時代, 猶太人並不自自然然就認為神在天上, 對於他們來說, 神的所在是錫安和祂的聖殿; 而撒馬利亞人就認為神在 Gerizim山上.

馬太要表達的並不是一個形而上學的位置, 也不是想表達現在神的距離變得更遠了. 他想表達的是, 透過耶穌, 天國現在離我們更近了. “天國” 指的是神絕對至高無上的位置, 神掌管一切我們可見可感的事物, 尤其是對於我們是很實在的事物.

(按:這個提醒對我很重要,近年我常覺得每日實實在在面對的掙扎,上帝的態度是抽離和沉默。)

願人皆尊父的名為聖

我們自己也有我們的名字…… 在神面前我們是無可替代的, 我們擁有的人權是不可轉變的, 我們擁有這人權去經歷生與死. 這個承諾有一個特別的解放效果. 如果我們的名在神面前, 是有效和有權力的, 那麼我們就沒有必要花盡心思去為自己製造自己的名. 想這樣做只不過是一種誘惑. 在聖經的開始部分我們有巴別塔的故事, 人想建造一座通天塔, 想 “為自己立名”. 但這只不過是一個悲劇性的幻覺, 是注定徒勞的.

“除了他以外, 別無拯救, 因為在天下人間, 沒有賜下別的名, 我們可以靠着得救.” (徒4:12) 知道我們不能靠着其他的名得救, 是發人深省的, 也是安慰的. 無論如何, 我自己的名並不能帶來拯救. 我們只靠着神的名立足. 於是從以為能為自己立名的妄想中解放出來, 並透過稱自己為神的兒女而得到自由, 我們祈禱: “願人皆尊你的名為聖”.

(按:我們的名在神是有效和有權力的,每個生命在祂眼中都是至寶,祂是我的創造我的一位……這些信息近來都給我很多安慰。我常常覺得沒人明白自己,也感到語言無力,原來回到創物主的面前,禱告真的可以很簡單很簡單,我不需要再不斷言說自己,因為祂比我更明白我的需要和我經歷過的一切一切。難道我需要懷疑上帝的記性和智慧差過我?哈哈~)

願父的國降臨,願父的旨意成就在地,如同成就在天

馬丁路德指出, 當我們祈求 “Thy will be done” 時, 其實正在聽到一件可怕的事——-現在神的道是 “not done”, 正正因為 “not done”, 所以才需要天天祈求一次. 神的意願已經在祂的誡命裡表達了, 然而我們才總是忽視祂的意願.

我們日用的飲食,求父今日賜給我們

“麵包的公義” 正正就是主禱文的中心. 第四祈求中的 “麵包” 是一定要分享予人的.

在唸頌主禱文的時候, 我們心裡要常記得權利與公義. 當我們我麵包和牛油多得堆積如山的時候, 我們鄰近和遙遠的弟兄姊妹正在挨餓, 這是很不公平的.

於是, “為麵包祈求” 就是改變的開始, 這個祈求令我們的眼睛更雪亮, 能清楚見到飢餓和受壓迫的人. 即使是一小步也是重要的. 在宗教改革的年代並不鼓勵禁食…… 然而在飢荒肆虐的今天, 禁食應該又有了新的意義. 我們要關心弟兄姊妹們是否也有麵包.

俄羅斯東正教神學家 Vitaly Borovoy: “若聖餐的麵包就是永生的麵包, 若分開麵包時我們與耶穌基督融合在一體, 自然地, 我們也應該對抗飢餓, 貧乏, 疾病, 以及種種社會不公義, 關心全世界的人, 因他們全都是我們的弟兄姊妹.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我們一般都沒有想到, 我們是以其他窮苦的人為代價, 才得到我們每日的麵包, 換句話說, 我們都是特權階層, 也是世上少數特權國家的子民. 我們是虧欠那些窮苦民眾的, 這個 “債” 的網絡, 我們都身在其中, 不可能逃避, 即使我們沒有察覺到, 或不願去察覺它. 有人會想起馬克思關於階級鬥爭的理論, 現在我們知道他的教條無疑是有其缺失, 可能已經過時. 但如果我們自以為義, 無視或逃避其觀點, 就不能看清我們在麵包和飢餓問題中的位置, 心靈上變得盲目.

……“寬恕” 是我們外在的希望的基礎. 而 “債” 就提醒了我們面對 “異化” 時的責任.

(按:原來,當我們說”願你的國降臨”、”我們日用的飲食,求父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我們是在懺悔,並求上帝增加我們行善的力量。)

現代人對祈禱的誤解

Dorothee Sölle 在她的文章 “Gebet” (德語:祈禱) 中指出, 對現代人來說, 祈禱已變成一種 “替代“ 活動…… 當然人類的智慧無能為力的時候, 人們才會想起神, 呼喚神……

德國劇作家 Brecht 的作品 “母親的勇氣” 描述了禱告是多麼無力, 無作用: 當某地方農民面對步步進迫的士兵時, 他們無能為力, 他們向神祈禱, 又懇求啞巴 Kattrin 向神祈禱. 農民們手無寸鐵, 流血已是必定會發生的事, 於是他們只好依靠神. 但是, 啞巴 Kattrin 沒有祈禱, 她反而開始擊鼓以振奮居民的士氣. Kattrin 結果被射死了. 但現在這個城市已準備好去抵抗.

Dorothee Sölle 指出, 這個極端例子正說明人們對祈禱的誤解 —— 要求比我們更高的存在為我們周圍發生的事負責. Kattrin 擊鼓的行為顯示, 虔誠和主觀的禱告如何成為不願行動的人的藉口. 今日如果我們問基督徒, 在納粹大屠殺時, 他們為猶太人做過甚麼, 我們最可能聽到的答案是: “我們為他們祈了禱”.

(按:說得太中了。)

感恩

禱告有三個方面: 祈求 (petition), 代求 (intercession), 感恩 (thanksgiving)

感恩: …… 信仰是接受和享受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機會, 一切機會都歷久彌新.

(按:很喜歡這個對感恩的定義。)

投訴

也有其他形的禱告, 如投訴,聖經沒有禁止, 也沒有譴責這種禱告。馬可福音 15:34 “我的上帝, 我的上帝, 你為甚麼離棄我?”

無疑這種呼喊, 這種對失敗, 背叛, 遺棄和受苦的抗議, 也是人在神面對完整人生的一部分。

(按:對了。下次很想投訴上帝時,真的不應心中一早就定了自己的罪,不斷譴責自己,然後迫自己要收聲要對著上帝沉默不語。何不放膽對上帝發出真誠的禱告呢?)

***

朋友譯文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一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37661695814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二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37722610814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三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38303315814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四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38475620814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五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44857540814

洛克曼 “主禱文” —— 摘譯六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44874300814

p.s. 健兒,一萬個謝啊!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