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31

《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是我在中一時,第一次很近距離凝視死亡、疾病、生命無常時,令我還有力量前行,並感動我信主的詩歌。

中學早會時,常有機會唱這首歌。哈哈,到了現在才發現,中學早會常常唱的詩歌,都是最有深度的好歌。例如青年向上歌、你真偉大、感謝神、數算主恩、MORNING HAS BROKEN, IN THE IMAGE OF GOD, IT’S A LONG LONG ROAD TO FREEDOM、AMAZING GRACE、GIVE ME OIL IN MY LAMP etc…..我現在還是會常常哼起這些歌,哈哈。

不過,《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的地位始終無法取代。這十多年來《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一直是我的最愛,亦常給我安慰和力量。

而今天很開心的是,終於知道這歌的背後的故事——原來是這麼動人的。謝謝LAWPAT的分享。

p.s. 各位中學老師和同學,你地記唔記得有一首歌既歌詞類似係:one man’s hand can’t a new hong kong, two men’s hand can’t build a new hong kong, but if two and two and fifty make a million, u will see that day come round…… 我諗唔到呢首歌叫乜野名,但記得成日唱,同埋人越大,越覺得歌詞好正!

***

《神未曾應許(God Hath Not Promised)》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務。

神未曾應許,前途順利,平坦的大路,任意驅馳,
沒有大山阻,青雲直上,沒有深水隔,一路通暢。

副歌: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
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朽的愛。

安妮‧福林特(Annie Johnson Flint, 1866-1932)

在1866年的聖誕節前夕,安妮出生於新澤西的一個小鎮;三歲母親去世,經歷了兩年黑暗的寄養生活後,被熱心的基督徒福林特先生夫婦收養,得到如親生父母般的撫養和教育,並認識了耶穌基督。

安妮少年時愛寫詩、作曲、彈琴。二十歲後,養父母雙亡,她又患嚴重關節炎,關節變形,疼痛非常。在幾十年的貧苦日子裏,她靠著神所賜的信心與喜樂,從未質疑神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事,更效法保羅的甘心順服:「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夸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章8-10節)她的分享及作品,幫助了無數在疾苦中的人。

《神未曾應許》,既是信心寫照,也是人生激勵,因而被廣為傳唱。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