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24

偶然看到朋友寫的東西,有點失望。每看到有同輩人批評「八十後」對政府有太大期望,不願意自力更生,我都不甚理解。我們既在差不多的環境下長大,有共同經歴,很多還是自己以前的同學朋友,這善意批評,聽起來,就像是學校裡的高材生在訓勉別人讀書時要像他一樣用功,卻從沒反省甚麼樣的制度結出了甚麼樣的果。我讀書時真的很叻,我深明此道。

我很興慶幸看到近年有許多年輕人肯為他們所看到的所經歴到的而出聲、抗爭,或者是最起碼的有所反省。他們不再願意改變自己去符合社會的意願,而願意去究問怎樣的社會能讓眾人都可以安居業。幾十年的社教化令我們以為社會必需要進步,並且都只有一條路,就是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這部份人只不過是看到當中的問題、非人性和制度暴力。我看他們這十年間的轉變,其實令我對這一代、對將來很有盼望。

我現在過的生活,不愁沒有屋往,沒有飯開。我有行動的自由,我有在社會階層之間流動的能力,這可以理解為我努力的成果,也可以理解為我較為符合社會上的主流意願,所以能獲取較多的資源。當然,讓我們這些「有用」的人生活過得好一點安穩一點是合乎社會利益,但同時也是犧牲很大。

香港有很多很好的作家、藝術家、創業家、夢想家,還有更多不是「家」的卑微的在尋求自己認為是幸福生活的人,和更多更多家不成家還在水深火熱當中的人。香港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太擠太貴昂了。我們納稅人和擁有土地的人,為甚麼非要他們選擇改變或離開?

香港的非主流人仕長期受到忽視。當有些人認為符合社會主流意願就等同於出賣靈魂,我覺得他們其實都擁有他們應備受尊崇的高尚人格。


本站使用 WordPress 架設
Entries (RSS 2.0)
Comments (RSS 2.0)



本站內的所有原創內容均按照「創用‧姓名標示」條款授權公眾使用。詳情請參閱條款說明